一游读 > 家庭生活 > 改变孩子一生的教育方法 > 井深大:早期教育法 第四章 (1)
    井深大:早期教育法 第四章(1)

    父母对于孩子成为怎样的人怀有期盼是很自然的。虽然孩子的未来最终还得取决地他自己的自由意志,但是母亲最初给予的方式仍会左右孩子的将来。要让孩子照着父母的期

    盼发展不难,但是,要给孩子什么环境,让他拥有些什么,也是很重要的。父母究竟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物?是不求名利的有用之材?还是不修边幅的散漫人士?或是

    有地位的伟人?一旦目标确定,父母就必须胸怀坚强的意志,努力培育孩子。

    只要用心,培育一个智商150的儿童一点也不难。在铃木儿童园地里的儿童,智商平均就达135到150左右,有些甚至高达180。他们在入园以前都是很普通的孩子,学校也并未

    以提高智商为主要的教育目的,但因方法得当,自然就达到了如此好的效果。

    孩子在做什么事的时候眼睛会光辉闪烁?对他说什么的时候他会靠过来?什么时候他会生气勃勃?只要你细心观察就可以知道大概了。在了这方面的了解后,就可以让他继续

    朝这方面的兴趣发展了。例如打算让他学小提琴的话,就必须为他营造这方面的环境。但要注意的是,如果孩子完全没有兴趣,父母却仍一味无理地要求的话,那么父母的意思与

    孩子所想要做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井深大先生始终主张在这样做的时候,应以母爱为前提。也就是说,你在要求孩子做什么之前,应首先将母亲灌注到婴儿身上,在此基础上再来谈母亲该抱什么观念来教育孩

    子。但是若幼儿已经有了自己的意思,母亲仍不断强制他的话,绝对是有害的。

    现在的幼儿教育主要局限于音乐、绘画或体育方面,而好像还是少了一些。幼儿教育应该没有限制,无论什么都可以,换句话说,就是要让他实际去看、去听。以日本九州幼

    儿园为例,幼儿园常常带三四岁的儿童去观看村里的祭奠。从庙前老先生的挥拳弄掌、抬轿,到舞狮表演都让孩子观赏。令大人们吃惊的是,回到幼儿园后,孩子们能从头到尾记

    住祭奠的内容,跟着挥拳弄掌,模仿抬轿,对狮子有兴趣的孩子还会跟着舞狮。想一想,他们只是一些三四岁的儿童呢!为什么他们能够做得这么好呢?因为他们实际上看到,而

    且很直觉地捕捉到这些演出的精华所在。所以老师们根本不必告诉他们必须看什么,只要让他们实际体验可以了。

    后来,老师又带他们去看农夫种田、除草。回来后,他们就在幼儿园旁边为他们开辟的田圃里照着所看的情景做了起来。孩子们会以他们的眼睛详细观察他们有兴趣的事物,

    对微不足道的小地方也加以注意,并跟着学习。从这当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孩子的真正个性,并配合其个性因材施教。

    对于儿童,是主要的还是让他们实际体验,就这一点来看,现在的儿童实在很可怜,周围尽是些不真实的华而不实的摆设!

    多湖辉曾经研究过各界名人的幼儿时期。他说,没有比不用强制压迫,而给予正当动机的教育,更能收到良好教育效果的。而井深大则更进一步认为,只有以母亲为主的身边

    所有的人,给予孩子深切的理解和用心,才是幼教的起始。而且自出生到两三岁间的孩子,对外来刺激具有惊人的敏感吸收力,如果每天反复不停地给予同样的刺激,那种刺激就

    会固定在他们脑中,而变成一种“能力”。

    这有许许多多可资证明的实例。其中,最佳例子便是“说国语的儿童”。在此以前,一般人都认为小孩子讲国语是遗传的。事实上是因为一出生就可每天受到大人说国语的刺

    激,生活上自然地培养了能够克服寒冷的能力之故。井深大之所以一再强调,在3岁之前尽量多给孩子良好刺激的重要,原因亦在于此。

    反过来说,如在“模式时代”,一再地给予不良刺激,孩子就会养成“坏的能力”。

    例如,一个脾气暴躁的妈妈,每当孩子一哭,便发起火来,来叱喝责骂,于是这种刺激就会固定于孩子脑中,很可能培养出挨骂也蛮不在乎的“能力”。又如母亲倘若每天哼

    着奇腔怪调的摇篮歌给孩子听,日久之后孩子就会养成了无音感的“能力”;或者每天当着孩子面尽讲父亲的坏话,也会使孩子产生轻蔑爸爸的心态。

    许多做母亲的,如此这般地养育子女,到了孩子进入幼儿园之后,却爱发牢骚说:“我这孩子,任你怎么骂都听不懂……”其实,被骂惯了的孩子、五音不全的孩子,或轻蔑

    父亲的孩子,都不是天生的遗传,而是母亲“那样教养他”的结果。

    须知,起步方向如果错误,当然不可能顺利到达目的地,就算发现了,想要改正轨道,也一日比一日困难,这点,井深大提醒父母们切记在心。

    常常听说,现在的孩子都很懦弱,井深大本人就曾亲身体验过这一事实,有一次,他被好友本田宗一郎硬拉去担任童子军东京联盟会长,出席该典礼时所发生的事清楚地证明

    了这一点。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星期天,来自全东京的3500名儿童,皆集合于世田谷的一个运动场。在典礼进行中,还未及一个小时,蹲着聆听致词的孩子们当中,就陆续有人晕倒,而且

    竟有11名之多。

    后来,小学五年级以下的小童子军们也来参加,并举行了“破气球游戏”,即一种自己脚上绑着气球,再去踢对方队伍的气球的游戏。可是,大家只是列队哇哇叫嚷着,大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