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左手上天堂右手下地狱 > 第 14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甘昊故堑谝淮斡龅剑?br /≈gt;

    服务员拿着钱笑呵呵的走了,囡囡不放心的跟出去又交代了几句,转回来顺手把门在里面锁上了!我心里一跳,双手抱胸惊叫道:“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囡囡哈哈大笑了一阵,小脸红红的白了我一眼:“臭石头!疯够了没有!吃饭!”

    有钱人就是不同啊!点的菜都跟别人不一样,除了豆腐就是青菜,我围着桌子找了好几圈,唯一跟r有点亲戚的就是这盘蚂蚁上树了!我苦着脸对囡囡竖起大拇指:“高!你实在是高!大过年的你让我来这么高级的地方陪你吃草!你真行啊!”囡囡捂着嘴笑道:“我妈在家做饭从来不放r的,我都吃习惯了,你这几天天天吃r,现在让你换换口味嘛!”想想也对,过年这段时间顿顿大鱼大r,来带点清淡的润润胃也不错。只是这包厢嵌业花的太冤了,一桌子草!也真佩服她们一家人,天天吃这个居然也能把老板吃出六七十码的腰来,也是高手!不过想想每次跟老板去应酬那双肥手大抓虾的样子,看来也是靠作弊得的!

    开动了!你还别说,虽说都是素,做出的味道却相当不错,看着我满嘴冒花的样子,囡囡笑道:“怎么样?素食也蛮不错的吧?”我把一大夹子空心菜塞进嘴巴,象马一样用力的磨动牙齿,咽得差不多了才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行了,你对我可以狠心,对你男朋友可别这样,不吃r干脆让他去当和尚得了!”

    囡囡的脸瞬间黯淡下来,轻轻的说道:“大年三十那晚,我已经打电话跟他分手了!现在已经不联系了!”什么?我一下子被呛到,一根空心菜躲过我牙齿的把关,直接被我吞了下去,令人难堪的是,一头虽然下去了,另一头却塞在牙缝里,整根吊在我的嗓子眼,咽不了也吐不出来,难受的要死!

    我干脆红着脸把手伸进嗓子眼一扣,把那个罪魁祸首揪了出来,狠狠的甩到地上,转头对囡囡说道:“怎么会事?跟我说说!”

    囡囡看者我一连串的动作刚想笑却听我一问,脸一时也拉不下来,弄的哭笑不得,恨恨的说:“不说了!不要提他了!”

    我想想也是,感情这东西,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别人怎么说都是个外人,既然她不想说,我也不再多问。继续吃草!

    看着我大口大口的样子,囡囡干脆把手放在腮下,看着我吃。我被她看的颇有些不好意思,停止了咀嚼动作,拼命伸长脖子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然后喝了一杯啤酒润了润喉,这才转头对她问道:“你看什么?能看饱?”囡囡微笑着说:“就喜欢看你吃东西的样子。很安逸,很幸福!”

    正文 第十二章

    房间里开着空调,室内温度比外面要高出许多,这一番大吃让我居然有些发热。两人坐的很近,囡囡小脸发红,嫣红的嘴唇就在我的肩膀不远,远远望去,象极了一对热恋的情侣。

    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诱人的红唇近在咫尺,我有点嗓子发干,想喝啤酒却已经没有了。把心一横,低下头跟她面对面,叫了一声:“囡囡!”

    突然离她这么近,囡囡的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想躲开却被我拉住脖子,只好低下眼帘,小声回答:

    “干吗?”

    “我想亲亲你!”

    “你——你敢!”

    “唔——”

    通常女孩子对我说你敢的时候我都会当成一种鼓励,所以在她没有太多挣扎的情况下,我顺利的吻上了她的樱唇。

    囡囡的身体大部分靠在我的身上,仰着小脸和我激烈的亲吻着。开始还有一点点的抗拒和羞涩,可是吻到后来,双手已不自觉的缠上了我的脖子。

    公道的说,囡囡的容貌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比之猫猫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身材也是相当的标准,虽然谈不上火暴,却仍然令人眼热。我的手掌一点点的向上爬,终于在她的一声低吟中按在她胸前的坚挺上面。

    真是极品咪咪啊!隔着衣服,我如痴如醉的抚摩着她的茹房,坚挺而饱满,托在手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我干脆把她的衣服撩了起来,刚想往上攀,却被她一把按住。“不要!石头!我们不能这样!”

    我靠,c之过急!

    心情十分郁闷的和囡囡从餐馆出来,囡囡小心的问我:“怎么,不高兴了?”我没有说话,心里一直后悔不迭,大意了!再培养一下就可以了啊!

    见我没理她,囡囡撅着小嘴说道:“不要这样子了好吗?我还没准备好嘛,明天我就要走了,你别苦着脸嘛!这样吧!”囡囡踮起脚尖在我耳边说:“等我放暑假,我再来找你!”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还没等我想说什么,却发现囡囡怔怔的看着前面,我扭头一看,差点昏倒在地!猫猫?!丫头?!

    五十三丫头的房门禁闭,里面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我坐在一张板凳上,身体靠在门上。从下午三点到六点,整整三个小时,任我喊破了喉咙,里面的人就是不开门。我没招了,也没力气了,靠在门口象条被追打的狗,伸长了舌头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坐了半个小时,我也安静下来。我实在是想不出怎样跟她两个解释,我想这次,是真的伤了她们的心!

    中午吃了一桌子草,根本不顶食,现在肚子很饿,于是就起来做饭。几个月没下橱,还真有点手生,匆匆忙忙搞了几样菜,叫她们出来吃饭,没人理我,只好自己吃。菜在桌子上放着,我看你们什么时候出来!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还真是邪门了,俩妮子就是没出来!我也上劲了,不出来是吗?我就在这守一晚上,看你出不出来!

    年前买了张沙发,此刻派上了用场。我合衣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丫头的房门,只要开有一点缝隙,我马上冲进去。

    一夜无语。我睡着了。我是被重重的关门声惊醒的,猫猫和丫头已经去上班了。我身上盖着一床被子,肯定是昨晚她们两个出来过,看到我这个样子帮我盖的,看来她们还是关心我的,事情还有转机!

    起来洗漱一番,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叹了口气,动都没动过,俩妮子到现在都不肯吃一点我做的东西,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她俩什么东西都没吃!我很心疼。

    整整一天,她们跟我一句话都没有说,看都不看我一眼,要交代她们做什么,低着头听完了转身就走,做完了也不汇报,把我搞的没有一点脾气。

    其实我不是怕她们离开我,你跑了我还可以追回来,我是怕这种被冷落,被无视的态度,你的存在她们视而不见,做什么都不管你,不说你,和她们无关,虽然只是两个小妮子,却让我感觉被全世界孤立,抛弃!

    晚上下班,俩妮子在厂里吃饭,我只好郁闷的独自回家把昨晚的剩菜吃掉。洗完了碗盘,她们回来了,也不瞅我,径直向房间走去。我再也不能忍受这种压力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房间门口,用身体挡住即将要关上的房门,苦着脸对她们说道:“你们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

    猫猫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转身默默的走到床头坐下,低头摆弄着手中的p3。丫头好一点,瞪着大眼睛对我开口说话了,只有两个字:“出去!”

    我出离的愤怒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了!我一下子把门重重的关上,还顺手c上了门闩。关门的巨响让猫猫和丫头吓了一大跳,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清了清嗓子,庄重的对她们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富家女是如何抛开世俗的眼光,毅然爱上了一个贫穷的小伙子,可是当她准享受爱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那男人的消费卡和摆脱地位的工具。我把故事说得委婉动人,俩丫头听的是感动流涕,效果令我满意。

    “可是”猫猫擦了一把眼泪对我说,“这关囡囡亲你什么事?”丫头也反应过来,瞪着我问道:“是啊,这故事跟老板的女儿亲你有什么关系?”我很悲痛的告诉她们:“那个女孩就是囡囡。那天她对我说她对我说,跟那个男人分手了,我就出去陪她散散心,开导开导她!”“那也不能亲你啊!”猫猫显然相信了我的话,态度多少有些缓和,只是心里还有点耿耿于怀。我苦着脸说:“我也不爽啊!你没看我一脸不高兴嘛!可她说是谢谢我陪她这么长时间,也许现在的大学生都是这种表达方式吧,我还没来的及拒绝就被她亲上了!”看着我一脸无辜的样子,猫猫恨恨的说:“你会拒绝?你巴不得呢!”

    丫头也点头证实:“是哦猫猫姐,我好象真的看到当时哥哥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啊,可能他真的是无辜的!”我心里笑的要死,我当时当然不高兴了,差一步就摸到绝世美女的咪咪了!嘴里却忙不迭的附和:“就是就是!你们没分清楚是非就这样对待我,我很伤心啊!我是冤枉的!”猫猫围着我转了两圈,冷笑道:“伤心?你会伤心吗?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呢?”我老脸一红,知道这妮子现在还在气头上,只好求助的看着丫头。

    丫头白了我一眼,俯耳对猫猫说了几句话,猫猫摇摇头,抬头对她说:“你去!”丫头点点头,慢慢的走过我身边,看也不看我,径直走到门口,嘴里说道:“你跟我过来!”

    我乖乖的跟着丫头走了出去,心想:死丫头,敢这样对我说话!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不过现在不敢太嚣张,现在我的身份是罪人,要把尾巴夹紧。

    丫头把我领到我的房间,道:“猫猫姐需要冷静一会,现在你把手机掏出来!”我楞了一下,心道:“要我手机做什么?”但是还是乖乖的掏出来给她,眼睛瞥见居然有一条短信,号码的名字是囡囡!正想把它删掉,丫头一把抢过手机,看到囡囡的名字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觉得我就要晕倒了!囡囡,你怎么还在这时候添乱啊!

    不过等丫头看了短信的内容,脸色就缓和了,拧着我的胳膊说道:“臭哥哥,算你老实!”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我看到了那条短信息:

    石头,谢谢你安慰我这么长时间,我想,明天我能够坦然面对他了!

    不愧是高才生,应变能力比我高明多了!我打心眼里敬佩她!女人真的不能小觑,猜到了如果我和囡囡真的有什么,囡囡一定会发短信询问情况,而囡囡居然以攻为守,主动发这么一条信息,彻底打消了她们的疑虑,高!实在是高!

    我拉着丫头坐在床边,哀求道:“好妹妹,这下相信我了吧?帮哥哥给猫猫姐说说好话,让她不要再误会我了,好吗?”丫头撅着小嘴说道:“说好话是小意思,不过她亲了你也是事实,我看着不舒服!”我陪着笑脸说道:“那您要怎样才舒服?要不哥请你吃大餐?”小丫头哼了一声,道:“我又不是老板的女儿,去不了那么高级的地方!”我恨得牙痒,心想:死丫头,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裤子脱下来,狠狠的打你p股!脸上却陪着笑,道:“那您要什么,尽管吱声!”

    小丫头对着我yy一笑,搞得我心里发毛,抬起我的下巴,象一个调戏民女的公子哥,扬着眉毛说道:“她怎么亲的你,你加十倍给我!怎么样?”我犹豫良久,咬牙说道:“行!不过不是现在,以后再说!”脸上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在丫头死缠烂磨下,我被迫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算是先付了一点利息,奋力挣脱开身子,把她推回自己的房间。

    不是我端架子,我是真不敢跟丫头再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了。小妮子的身体眼见着一天比一天熟,我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冲动,真害怕哪一天真的忍不住把她给喀嚓了,那我的罪孽就太重了!每次跟她亲热,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太令人难受了!

    一会儿功夫,猫猫就象一个骄傲的孔雀,昂首挺胸的走进房间。我连忙端茶送水,殷勤倍至的伺候着。看着她的脸色虽然有所缓和,但是还是板的象块砖,我捏着一手心的汗向她诅咒发誓:“老婆,你相信我,我今天是冤枉的!我被人家占了便宜,心里也是万分委屈!以后,我一定会提高警觉,严防律己,绝不会再让人偷袭!我这张脸,是属于您的!只留给你一个人亲,别人想闻一下都不可以!”

    猫猫扑哧一下笑了起来,白了我一眼骂道:“臭石头!明明是占了便宜还把自己说的跟受了委屈一样!谁稀罕亲你亲去,我才不管呢!我也不稀罕你那张臭脸,你自各留着吧!”我看她终于笑了,连忙坐在她身边搂着她说:“你不稀罕谁稀罕?今天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非要让你亲个够!”猫猫咯咯笑着,身手想推开我凑上去的脸,又不舍得太用力,被我贴住嘴巴,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猫猫和丫头高高兴兴的去做饭了。我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叼着一根烟,心想:这样也行!居然被我蒙混过关!也得亏猫猫和丫头都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子,要是换做小月,信我才怪!

    想到小月,我叹了口气,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这个年,她过的开心吗?到底也算是朋友一场,虽然她做了伤害我的事,我也希望她能够生活快乐。

    偷空给囡囡发了条信息,只有一个字:高!囡囡很快回过来,也是一个字:哈!

    吃完了晚饭,看了一会电视,感觉累得不行,干脆也不陪俩妮子看幼稚的韩剧了,回房睡觉。

    一躺下,猫猫穿着睡衣走了进来,c好房门爬到床上,把我的被子一掀,指着我说:“你,把衣服脱光!”

    五十四看着猫猫象一个贪吃的孩子,在我赤l的身上不停的亲吻着,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猫猫,你—你怎么了?”

    猫猫也不说话,趴在我的身上,从额头到嘴巴然后一路吻下,当她亲吻我的小腹时,我的情绪被调动起来,想坐起来压在她身上,却被她死死按住。

    已经快亲到下面了!猫猫用手抚摩着我下t的毛丛,舌头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滑动,有点痒,更多的是兴奋,她从来没有这样亲过我。

    小手滑过毛发继续往下,在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下t上来回抚摩着,然后把它扶起来,轻轻的握在手心,上下套动。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用双手在她的小脸上摩擦着。

    yj已经有些发胀,虽没有完全挺立起来,却已经明显涨粗。丫头的嘴唇慢慢下划,终于,yj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空间,立即被一团软r包裹起来,我舒服的大叫一声,身体立马紧绷起来。

    猫猫的口技现在练的相当不错,对我的兴奋点她把握的很到位,柔软的香舌不停的在我的马眼和沟冠处纠缠,把整个yj刺激得象一根烧红的铁g,又硬又热。

    猫猫用嘴唇把牙齿包起来,模仿着yd的动作,吞吐着我硬挺的yj,还不时把那根r棒推到前面,伸出舌头舔舐我下面的两个蛋蛋,把那曾皱皮含进嘴里用力的吸吮,弄的我又痛又爽,魂都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我知道猫猫做不了深喉,毕竟她还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子,身体还在开发当中,能做到这一步已是相当的不容易了,而且她的小嘴本来就小,此刻一旦嘬起来,那种紧密的程度不亚于yd的感觉,况且还有一根灵巧的舌头,真是让我爽到飞天!

    猫猫对那两个蛋蛋兴致很大,在用嘴套弄yj的时候还在不停的用手挑逗着它们,搞得我身体也不自觉的随之颤抖起来,这妮子,这个时候还在玩!

    一会儿,小妮子转移了目标,认真的研究起我的p眼来,先是用手指摸了一下,然后竖起食指往里面轻轻的探视,最后干脆一边上下吞吐着我的yj,一边前后出入我的g门。

    老衲纵横江湖几十年,给女孩子g交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但是被人家玩p眼还是大年初一头一遭!我被她捅的不住的缩着身子,哭笑不得,想叫她停止却被她按住,看我的眼光一寒,吓得我赶紧乖乖躺好,拼命忍受身体的不适。想来那些跟我g交的女孩子也差不多是这个滋味吧,不得不感慨万物轮回,报应不爽!

    玩弄了一会,猫猫终于放过了我的后门,也随之吐出了已经涨到极点的yj,爬起来,跨坐到我身上,抬起p股,一手拿着yj,一手按着我的胸膛,g头在y唇上摩擦了几下,猫猫脖子一仰,p股往下一沉,g头挤开yd入口的嫩r,滋得一声钻了进去。

    还是yd的感觉最好,虽然没有舌头的挑动,但是被里面的r芽紧密包围的滋味是任何一个部位都不能代替的!小妮子居然已经相当湿润了,抽c起来并不是很费劲。我把双腿屈起来,大大的分开,让猫猫按着我的膝盖,丰臀快速的起落,yd不停的吞吐着我的yj。两人在同一时间呻吟出声。

    我奇怪男人也可以叫床,以前,无论有多舒服,我都不会叫出声音,顶多是鼻息粗重了许多。但今晚不同,我有一种想呐喊出来的感觉,太舒服了,舒服的我想大叫!猫猫把手从我的膝盖上放下来,撑在我的胸膛上,双脚踩着床,咬着牙齿拼命的起落着自己的p股,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我双手扶住她的p股,控制着她的节奏,怕她太快了我受不了,直接喷发出来。

    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过了一会,猫猫的动作放慢下来,小妮子到底是个新手,体力明显不支。我让她趴到我身上,搂进她,双腿分开夹住她的身体,猛一翻身,把她压到了下面。

    一压上去,我就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然后如狂风暴雨般猛c向她的身体。猫猫眼睛紧闭,双手攥拳,身体象一张弯弓一样翘起来,嘴里只听见急促的喘息,连叫也叫不出来了。

    抽c了一会,我把yj顶进yd的最深处,p股开始做小幅度的抽动,猛一看,身体并不动,但是只有猫猫才能感觉到身体内的yj正快速的顶着花心不停的冲撞着。这一招是猫猫最喜欢的,只c了几下,猫猫就颤抖起来,双腿盘上我的腰,身体随着我的冲撞急速的回应。我感觉g头越进越深,里面那个软软的r团被我顶的凹陷进去,g头直接c进哪个凹进去的地方,被它象小嘴一样用力的吸吮,舒服的全身毛孔都舒张开来。

    感觉到我yj的跳动,猫猫突然把我从她身体上推起来,我停下身子,疑惑的看着她。猫猫红着小脸说道:“今天是危险期,不能s到里面!”我一听,头上几乎都冒烟了!这时候你要我停止?干脆把我阉了吧!猫猫去不由分说把我的yj从她的身体里褪出来,正当我恼怒的想到这是猫猫在报复我的时候,她的小手拿着我的yj放在下面另一个柔软的地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说:“进来。”

    我傻了,几乎不能相信这一切!猫猫,让我开她的菊蕾?!我到此时还没搞清楚猫猫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如此主动的对我,我是罪人啊?就算是她的初夜,也不曾给我这样大的震撼。我咽了一下口水,对猫猫问道:“老婆,你确定?”猫猫点点头,羞涩的闭上了眼睛,手攥紧了旁边的被角,样子神圣而庄严。

    不用再怀疑什么了!我把yj又塞到yd里面c了几下,然后拔了出来,用带出来的爱y均匀的涂抹在她的菊蕾四周,手扶着yj,微一用力,菊口只撑开一点点,强劲的咬合紧紧夹住g头上的马眼。猫猫闷哼一声,眉头一皱,身体反弓起来。我连忙停下,问道:“老婆,还可以吗?”

    猫猫喘息着对我说:“可以,再来!”不能再用yd里的爱y了,我让猫猫翻身趴在床上,p股稍微翘起来,然后吐了点口水在手心,抹在g头上面,重新压到猫猫身上,找准位置,身体一挺,g头又撑开一点,然后退出来,再慢慢用力c。

    g交不同于开苞。你绝对不可以一c而就,只能循序渐进,慢慢深入。我亲吻着猫猫的耳垂和脖子,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一颗茹头,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下面,揉搓着她的y蒂。我要让她在享受身体快感的同时,把承受的痛苦减少到最低。猫猫的茹头已经勃起很大,我干脆歪头含住它,y蒂也涨挺起来,我的手指顺势下滑,c进了她的yd,在满是爱y的腔道中快速的抽动着。

    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yj的g头部分已经c进了猫猫的菊蕾里面。被她的括约肌夹的紧紧的,有些发疼。猫猫比我更甚,整各身体都绷起来,本来丰满柔软的p股此刻变的异常挺实,顶在我的小腹上十分舒服。

    只要g头进去就好办了。我缓缓的抽c着身体,让她细嫩的菊蕾逐渐适应异物的侵入。每一次的抽c都会比上一次更深入一点。我知道猫猫很疼,但是我已经无法停止,她那里强劲的收缩几乎把我的yj夹断,我只能通过抽c的方式来缓解两人身体上的不适。

    在我又一次用力进入的时候,yj象是冲破了樊笼,一下子进入到一个略微宽广的空间,只有根部象被一只小手紧紧握住,不能再深入一点,我知道,我已经完全进去了!

    猫猫的身体颤抖的非常剧烈,跟我为她开苞时的痉挛不同,这次完全是疼痛造成的。我趴在猫猫的背上,把她的小脸翻过来,亲吻着她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心疼的说:“宝贝,全进去了!”猫猫颤抖着说道:“先别动!好痛啊!”我答应她,不停的亲吻着她的脖子。

    缓和了一会,猫猫对我说:“老公,你动吧。”我象得了圣旨般撑起了身子,慢慢的拔出yj,然后再小心的c进去,如此做了有五分钟,我见猫猫的身体有些发送了,就逐渐加快了频率。

    想不到猫猫的菊蕾中也有爱y的滋润。抽c了一会,我感觉已经不是那么困难了,yj四周明显有了润滑。其实g交要说特别刺激的地方其实并不多,无非是占有一个女人全身心的那种成就感,直肠并不能象yd内的r牙一样会挤压你的yj,道是yj根部被紧紧束缚的感觉还值得一提。

    我一边加大力量抽动身体,一边问猫猫:“老婆,现在还疼吗?”猫猫摇头说道:“不疼了,就是很胀,想大便!”我一听吓了一跳,可不能让我兄弟吃屎啊,于是赶紧加快了速度,在猫猫的一声大喊中把jy凶猛的s进了身体。

    等我完全s完,猫猫连忙爬起身来,匆匆忙忙的穿上睡衣,一路小跑的开门进了卫生间。

    我也心满意足的穿上睡衣去卫生间洗漱。走过客厅的时候看了一下丫头的房间,房门禁闭,这次小丫头没偷听。大摇大摆的敲开卫生间的门,一边用水洗着下身,一边问猫猫:“老婆,你今晚怎么对我这么好啊?”猫猫蹲在便池上面,伸手掐了我腿上一把,抬头骂道:“你这个花心大罗卜,不把你伺候舒服了,你天天想着去外面偷腥!”

    我傻了!

    五十五老人家说:年纪越大,日子过的越快。现在看来,真的是这样,我今年才26,却已经触摸到了青春的尾巴。

    春节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这段时期我忙的要死。指定了一套新的绩效考核放案,刚开始实施,虽然得到了显着的效果,员工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很多,但也凸现了许多问题,最大的一点,伙食跟不上。

    最近物价上涨相当厉害,猪r简直吃不起了!员工的伙食标准是每天七块左右,厂里每顿饭补贴2块钱,剩下的自己掏,合计每顿4块多,按说也可以了,可员工普遍反应缺油少r,我查过买菜师傅,没有问题,看了一下菜的质量和口味,确实不咋的,厨师没换过,怎么会搞成这样了呢?

    我决定去别的厂子取取经。旁边有个制鞋厂,人数跟我们厂差不多,我利用一个中午的时间过去观摩了一番,得出一个结论:那厂的行政主管跟我一样,为这事也愁的要死!还随我一起去另外的工厂参观,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鞋厂的行政是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叫安然。模样中等偏上,身材却好的不得了。胸前那对波涛据我目测估计有36c,腰枝纤细,p股挺翘,一身工作装穿在身上显得很合体。

    两个人一起转了两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我们发现了问题的所在。油!

    以前公司用的食用油都是买的成桶油,一买一大汽油桶,说是花生油,其实也是搀假的,都是菜油搀的,不过味道还可以,也不说什么了,便宜嘛。但是现在的油比之前的还要假,味道完全变了!我在自己公司和鞋厂的食堂里都舀出一点油来闻了一下,臭的要死!

    这点上安然比我要果断的多,直接下令把剩下的油全部倒掉!上千块钱的东西就这样流下了下水道。我还需要向老板请示,在确认已经无法使用后,老板才哭丧着脸让我把剩油处理了。

    我跟安然商量了一下,再买原来的那家明显是傻子,用别的也不见得安全,干脆买猪膘来炼!当天炼了当天用,既省钱又安全,虽然没有纯正油那样卫生,但成本降低了。这对公司也是一大贡献。

    猪油事件解决以后,我和安然接触开始多起来了。过了两个月,各厂的生意都处在换季的淡期,于是,我们商量搞个篮球对抗赛。

    听说要举办篮球赛,厂里的小子们一个个都蹦上了房。公司处在城市的郊区,文体活动除了坐在餐厅看看电视外,真是少之又少,现在有这么个玩的机会,肯定个个踊跃报名。不到两天的工夫,男女队全部成立了。

    利用周末的时间组织训练了一下,找了个星期天,两厂正式比赛。

    安然今天打扮的很撩人,一身红色运动装,虽然把美好的身材给遮掩下去,但是却有一种类似于制服的诱惑,比之穿工作装还甚。长发绑成一个马尾,然后再盘在脑后,调皮的向上翘着。看到我,脸上盈盈一笑,对我伸出一个大拇指,不过是朝下的。

    吆喝!叫阵了啊?我对厂里那帮小子们喊道:“你们给我卯足劲的打!不赢他们别说是我们厂的人!”几个小子纷纷嚷道:“放心吧老大,他们敢跳起来我就脱他裤子!”

    猫猫这个拉拉队队长果然不同凡响,一声令下组装部的女孩子们全都掏出一个小喇叭,乌拉乌拉的吹了起来。鞋厂的丫头们也好不示弱,在一个看着年纪不过二十,泼辣好动的女孩带领下,纷纷拿出两个空矿泉水瓶子,一手一个,噼里啪啦的敲起来。一时间,喇叭声、瓶子声充斥全场,球赛还没开始火药味却已弥漫开来。

    比赛开始。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胜利十拿九稳。鞋厂那些奶油小生坐在车间纳鞋底子还行,站在篮球场上跟我们的人一比简直惨不忍睹。身体一接触立马就飞出去了。厂里的小子整天跟铁家伙打交道,一个人抗着一件百十斤的东西跟玩似的,一张大手拿着篮球跟捏个乒乓球似的,身材又高大,随便往篮框一放就进了。整个上半厂,搞了个48…7!

    猫猫带着拉拉队欢快的象一只只小家雀,乌拉乌拉的把小喇叭吹的震天响。对面的女孩子们虽然一脸不服气,但是奈何技不如人,就算有几个硬撑着敲了几下,但是没人响应,自己也低下了头,缩到后面去了。可笑的是那个泼辣的小丫头,气得肚子涨涨得,不停的骂着本厂的那些男孩子,看来是个小头目,把那些小子们骂得头都不敢抬。

    我看了看对面的安然,她也正在看着我,见我看到她,不服气的冲我撅了一下小鼻子。我对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等着瞧。

    我也忍不住了,下半场一开始我就脱了外套也上场了。我在学校和部队都是篮球队的,别看这几年没怎么打,技术还在。热了一会身,手感上来了。

    对方其实有两个打的还是不错的。就是不懂配合,个人表现欲太强。一个家伙拿着球后看我个头没他高,明显轻视,强行突破,在罚球线起跳,准备投篮。我平生最恨别人看不起我,不给他点下马威不知道老衲厉害!随着他的跳投,我也高高跃起,那家伙眼睁睁看着我跳过他的高度,胳膊一抡,一巴掌结结实实的盖在篮球上,半空中脸色就灰了。

    球打在对方一个人身上弹了回来,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穿过人群抓住了球,然后一个背后换手避开阻挡的人员,向对面篮下跑去。

    猫猫在场外带着装配组的丫头们一阵欢呼。小丫头和几个正在旁边球场热身的女队员也惊叫起来:“哥哥加油!”“老大加油!”连安然居然也站起来紧张的看着我,我瞥了她们一眼,加快了速度,一定要把球投进去!

    对方的队员反应也不慢,立即有人追了上来,被我盖帽的小子更是发足狂奔,紧随我的身后,我利用运球路线的弧度一直压着他,不让他超越。他有些急了,小动作多了起来,借着捞球的机会在我身上搡了好几拳。

    我没有理会,同样一个三步上蓝在罚球线起跳,我的滞空能力还是蛮好的,在有人盖帽的情况下一个漂亮的背后传球把球换到了左手,然后轻轻一撩,球进了!

    还没等我听到四周的掌声,身体被人从后面狠狠一撞,直接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头当的一声撞在篮杆上!

    恶意犯规!厂里的小子们顿时火了,直接把那小子就围起来了。我的耳朵里嗡嗡的响,站起来晃晃脑袋,对那几个小子喊道:“想干什么?都给我老实点!放开他!”看我没什么事,那帮小子松开对方,我这才看见,正是被我盖帽的那个家伙,此时还撇着嘴嘟囔着:“打球嘛,合理冲撞是必然的!”我冲他笑笑,道:“是啊,别在意,继续打球。”那家伙一楞,反而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直寂静无声的球场这时才响起如雷般的呐喊声。我看到猫猫关切的目光,对她笑着摇摇头,继续跑到篮下做好了防守的准备。耳边却听见鞋厂的姑娘们唧唧喳喳的议论声,“那个人是他们厂的主管吗?好年轻啊!”“是啊!长的也帅,打球也帅!”“我看他有点面熟啊!”“好象是那个配合警察抓毒犯的人!”“没错!是他!他居然是活的!”

    我靠!怎么说话呢!难道上过一次电视我就挂了!我没好气的扭头去看是谁在咒我,却正赶上那个泼辣的俏丽姑娘正紧紧的盯着我看,那眼神里有一种令我心跳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

    男队以85:36大获全胜!猫猫象只斗胜的公j,欢呼着跳跃着扑过来,把外套披在我身上,低声对我说:“老公,你好棒!”对着这么多人我可不敢对她做什么亲密的动作,只是偷偷捏了一下她的小手。

    安然走过来坐到我的身边,看着我一脸得意的样子,笑道:“先别开心的太早,还有女队呢!”我撇撇嘴说道:“结果还不是一样?等着瞧好了!”安然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猫猫,问道:“女朋友?”猫猫小脸一红,头低了下去,身体却靠得更紧。得,不用我说了,我向安然无奈的摊开手,安然笑道:“眼光不错,很漂亮!”

    女队比赛开始了。真没想到,厂里那帮小姑娘打起球来彪悍的样子令我们男生都自愧不如,这哪是打球啊,简直就是抢钱嘛,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向对方冲去。可惜张三哥遇到黑旋风,对方也不是吃素的,立即起身还击,这一场大战那是相当的精彩,杀得个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把两边的小伙子们看的是目瞪口呆,口水直流!

    我也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再打下去就变成内衣秀了!连我心爱的小丫头都因为抢夺过猛,露出了一大截小蛮腰,惹得我胃里直冒酸!这—咱家的东西,怎么能随便给外人看呢!

    终于,风停雨歇,我们厂的姑娘们体格上不占优势,抢不过人家,输掉了这场比赛,比分:12:11!

    安然笑嘻嘻的看着我说:“怎么样?我说不要高兴的太早吧!”我垂头丧气的说道:“甘拜下风!以后招女工,体重低于100斤的坚决不要!”安然咯咯的笑起来,手手肘捅了捅我的腰,道:“石头,问你个问题?”我说:“知无不言!请赐教!”安然看着我那帮虎背熊腰的小子,低声说道:“你的人很听你的话啊,怎么管的?给个秘诀!”

    我笑了,很自豪。我伸出手对她说:“行政管理四大秘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软硬兼施、恩威并重!”安然点头想了一会,又道:“那怎么样c作呢?”我低声对她说:“别对员工做领导!”那做什么?”安然疑惑的问我,“做朋友?”我摇摇头道:“错!做兄长!”

    “做兄长?”安然皱着眉头念叨了一遍我的话,脸上逐渐明朗起来。

    收拾东西回去,我和安然道了别后在猫猫的依偎下向厂里走去,突然感觉旁边有人看我,一扭头看到鞋厂的泼辣丫头正一脸嫉妒的看着猫猫,而猫猫也发决了,扭头去看她。我甚至可以看到两人眼中迸s出来的火花!

    这俩妮子,对着飚什么劲啊!

    五十六广东的春天是很短的。还没来得及品尝春风的韵味,街上的美女们已经迫不及待的穿上了露着大腿的裙子,看得我一阵凉快。

    安然几天前来我们厂参观了一下,大为惊奇,说到过很多五金厂,从没象我们厂这样干净而秩序的,我听了十分受用。后来找到老板,说要邀请我给她们公司的员工培训,请我做讲师。一节颗80块钱,一天一课,为期一周。老板居然那同意了,还说报酬三七分,我七公司三,毕竟是上班的时间过去。

    想不到鞋厂居然连“5s”都不知道!现在人家已经搞6s、7s了,她们连“5s”都没实施。唉,又是一个家族氏企业!做了一份详尽的培训计划,每天下午的5点种,我如约来到鞋厂餐厅,分批对全部员工进行培训。

    培训第一天,安然象个小学生一样就坐在我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旁边是那个泼辣女孩,拿着个小本子,一本正经的等着我讲话。后面是一个车间的员工。几百个人黑压压的坐在一起,要不是我少说也有几年的培训经验了,光这阵势就把我给吓蒙了。

    第一节课开展的还算顺利,中途连鞋厂的老板也来了,很年轻的样子,30多岁,没有打扰我,只是坐在安然旁边静静的听,下课时还带头鼓掌,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唯一别扭的是安然和那个泼辣女孩,眼睛就那么放肆的看着我,也不说低会头让我休息一下,害得我都不敢接触她们的目光。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走到安然旁边,咨询她的意见。安然向我介绍身边的这个女孩子,我现在才知道泼辣女孩叫安静。安然的妹妹。职务和猫猫一样,行政文员。

    安静一点都不安静。我怀疑是不是她的父母给她取错了名字。整整休息十分钟的时间,她不停的向我问这问那,电话、qq、邮箱等等全部被她要去。这妮子跟她姐姐的性格可真是天上地下,安然是心里藏事,脸上波澜不惊,她可是把什么都写在脸上,肚子里有什么全给你倒出来。我时常被她的惊人语录震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培训最后一天,我让安静把全厂的员工组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