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左手上天堂右手下地狱 > 第 27 部分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甙。?br /≈gt;

    “小柔,你怎么把他带来了?你不说不让他来的吗?”声音很熟悉,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桃子。我刚想叫她,小柔回头白了我一眼,道:“他在家我不放心!不要告诉老板!”桃子嘿嘿笑道:“你不放心什么?跟别人跑了?”小柔气道:“你别那么多废话行吗?”桃子哈哈笑着说:“好!我废话多!干吗让他坐这?去大厅不更好吗?”小柔说:“去那里?想都别想,我不会再把他推到火坑了!”桃子突然压抵声音说:“小柔,你别忘了,他可是你的仇人啊!”小柔沉默了一会才说:“我知道。”桃子轻嗤了一下,低声说:“你知道个p!你爱上他了,是不是?看他不在的那几天,你跟掉了魂似的!”小柔道:“我那是——”“别这是那是的了,我才懒的管你呢!别忘了你还有个植物人姐姐,光凭你这点钱,根本不够用!现在还要养个傻子!”说着,自顾自的走出门去。

    小柔在原地站了一会,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帽檐让我仰起头来,一字一句的对我说:“石头,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一百二无聊的坐在更衣室,桌子上的零食都已经吃完了,现在不知道该吃什么了。真后悔刚才答应小柔不出去,现在真是闷的发慌。

    好在外间不时有人进来,是那些女孩子换衣服。我坐在里面偷看那一波波诱人的春光,居然把下面的兄弟给叫醒了!看着那一对对雪白的咪咪在我不到五米的地方肆意展露,或大或小,或圆或扁,真是把心都给勾走了!咦,这女人怎么一边咪咪上长着两个茹头?真是很新鲜啊!我悄悄走到里间的门边扒着房门往外一看,哦,原来是一颗痣!不过这痣可够大的,跟咪咪头差不多大了,不知道她老公舔她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快感?

    等人都走了,我又开始无聊了。小柔还不回来,我真的是闷死了!正想在房间里面转转,外面突然穿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连忙躲了起来。

    进来一帮人,听脚步声起码有五六个!一个男人听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开口骂道:“不就是上去喝杯酒嘛,你摆那么大谱干什么?!”一个女人坚决的说道:“老板,我给他讲过,在大厅喝,我随便陪,如果去房间,不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另有一个男人骂道:“妈的,你敬酒不吃——”声音被打断了,先前的男人又开口了:“小柔,没那么严重,孙老板是对你有意思,那是看的起你!喝杯酒,交个朋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小柔?外面的是她?她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那两个男人的声音时,刚进大厦门口时的那种恐惧感又再次降临到我的身上,我的手居然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小柔又说:“老板,我当初来的时候已经告诉你了,我只跳舞,不陪客人。您也是答应过我的,您叫我陪客人喝酒,平时只要是在大厅,我哪次不答应您?现在他说要去房间,老板,对不起,我做不到!”

    男人叹了口气,又道:“小柔,我知道你很需要钱,你想想,光凭你跳舞一晚上能挣多少钱?听说你还有个生病的姐姐?要是你陪了孙老板一次,他给的消费够你在这一星期挣的!”小柔冷嗤一声,道:“我是需要钱,但是我需要的是干净钱,靠出卖自己r体挣来的钱我自己就算无所谓,姐姐也会嫌脏!”

    “妈的,给脸不要脸!”男人终于按捺不住了,劈手给了小柔一个嘴巴子!“你以为你他妈比上镶金的?这么珍贵!装什么清高?还不是被老子c过!”小柔一听也急了,冲上去撕打着哭喊道:“王有财,你个王八蛋!要不是你用迷药灌我,老娘怎么会被你弄脏了身体!你不是人,你会遭报应的!”

    “咚!”的一声,好象是人被打中腹部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小柔痛苦的低吟。男人又上去用脚猛踢小柔的身体,嘴里骂道:“臭婊子,你给我记好了:豪天帝国,老子王有财说了算!现在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给我打,打到她自己说去了为止!”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的手在哆嗦,我的身体再颤抖,我隐隐约约感觉出,外面的男人很可怕,他们可能曾经伤害过我!我想逃,逃的远远的,让他们再也见不到我的地方,可是小柔还在外面受苦,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不要打她!”我从里屋冲出来,抱起躺在地上的小柔,用身体护住她。外面有四个男人,一个胖子,一个矮壮,另外两个打手模样。他们同时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后紧紧盯着我。那胖子开口说道:“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嚣张,原来养了个汉子在这里!兄弟,哪条道上的?”

    哪条道?我不记得了,我仔细的回想着自己经过的每条路,突然想起萌萌家的门牌,高兴的说道:“上海路的!”上海路的?这下轮到那俩个家伙发愣了,俩人对视了一眼,那矮壮男人走到跟前,把手一伸,道:“兄弟,交个朋友吧?”我真是太感谢他了,这人太有眼色了!顺手把刚才从里面冲出来时攥着的一袋吃完的垃圾放在他的手上,然后双手抱起了小柔。

    “妈的!耍我!”那男人看清楚了手中的袋子后使劲一丢,张手向我脸上煽了一巴掌!我本能的一躲,“嗖”的一下,头顶上的帽子被打飞了!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我们豪天的头牌小宝!”那胖子笑道。那矮壮男人和身后的两个小伙子也一起笑了起来,脸上尽是不屑之意。我不知道他们笑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小宝是谁,但是既然人家给你笑,我也是很有礼貌的人,对他们也同样报以微笑。

    小柔却在我怀里紧张的小声说道:“石头,谁让你出来的?快走!”我委屈的说:“我听到他们要打你,我就出来了。走吧,我们回家吧,我在这里好无聊啊!”

    “想走?呵呵,小柔去陪一下孙老板,你去外面给我上班,今晚挣够了钱,我自然会放你们走!”胖子yy笑着,和另外几个男人慢慢围了上来。小柔紧紧抱住我,我心疼的为她擦掉嘴角的血迹。

    小柔哀求道:“老板,豹哥,你们放过我吧!”我把她往身后一拨,对围上来的几个人说:“你们想干什么?”那个矮壮的男人笑道:“小白脸,你真是不长记性!以前吃的苦又忘了吗?”他走到我面前,贴着我的鼻子恶狠狠的瞪着我。我打了个激灵,他嘴里的味道太难闻了!下意识的使劲一推,皱眉说道:“你嘴真臭!”

    “妈的!”矮壮男人恼羞成怒,嘶声叫道:“给我打!两个人都他妈的打!”

    看着几个人手里拿着短g冲了上来,我想也不想的把小柔抱在怀里,头缩了起来,张嘴喊道:“都冲我来!别打女人!”

    这个场面好熟悉!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副画面,一个同样胖胖的人对我骂道:“你他妈的竟敢打我?!”那令人作呕的模样让我心里很是不舒服,他是?——唐勇!一个精干的汉子,扬着眉毛对我说:“我他妈就是喜欢你,因为你他妈的太象我了!”他是?——唐进!

    身体如在风中不停摇摆的树叶,被漫天的g棒抽打的摇摇欲坠。我咬着牙,拼命护住怀里的小柔,尽量让她接触到外面的打击。“咚!”头部被一根闷g一下子打中,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前金星乱蹿,脚下一个趔趄,搂着小柔倒在了地上。

    头越来越重,落在身上的g棒却越来越轻,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牢牢抱住小柔,把她的暴露面积缩小到最少。

    “哐啷”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影冲了进来,手里举着一个大扫把,疯头疯脑的冲向那四个男人,一阵乱打乱敲后,居然还真的把他们给退了,双眼大睁的看着这个形若疯狂的人。

    “桃子,你她妈疯了?!”胖子大声骂道。桃子气喘吁吁的拿着扫把,护在我和小柔的身前,厉声说道:“放了他们!”那个矮壮男人只时候已经醒过神来,掏出香烟,递给胖子一颗,然后自己点着的同时对身边的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那男人放下手中的g棒,向我们走来。

    桃子举起扫把,紧张的看着他说:“你干什么?滚开!”男人笑着说:“把他们扶起来啊,你没看我空着手吗?”桃子依然警惕的看着他吼道:“不用你来扶,滚远点——啊!”桃子捂着手蹲在了地上,旁边站着另外一名打手,手里拿着一根短棒。

    胖子走上来,对着疼的脸上冒出冷汗的桃子吹了一口烟,笑道:“女人,你的名字叫傻比!”桃子“嗷!”的一声跳起来,一下子扑到他身上,张开嘴巴,对着他的耳朵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胖子一声惨叫,想奋力甩开桃子,却被她死死抱住。矮壮男人冲上来,拿起短g对着桃子的后腰就是一下,桃子一下子岔了气,张开嘴巴,瘫到地上。

    胖子一手捂着耳朵,鲜血在指缝中流淌下来,滴倒衣领,脸色发白,嘶声叫道:“把这个婊子给我往死里打!妈的,敢咬我?!我他妈的杀了你!”矮壮男人闻言一下子冲了上来,和另外俩名打手一起把桃子围在中间,拳打脚踢,g棒想加,起初还可以听到桃子的惨呼和痛骂声,后来就渐渐听不到了。

    “住手!住手!老板、豹哥,我给你们跪下,我求求你们,这样她会被打死的!”小柔从我身下挣脱出来,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额头与地板接触发出的“砰砰”巨响让我一阵心跳,一把把她拉了起来,心疼的抹去她额头上的血迹和污痕。

    “停!”胖子终于叫了一声,那几个人打的也手累了,把g子狠狠砸在桃子身上,呼哧呼哧的看着她喘气。小柔哭泣着爬到桃子身边,把她抱到自己怀里,看着桃子遍体鳞伤的样子,小柔号啕大哭起来,不停的呼喊着桃子的名字。桃子慢慢睁开眼,对着小柔微微一笑,道:“小柔,姐帮不到你了!”小柔哇的一声,把头靠在桃子的肩膀上,眼泪如泉涌般流了出来。桃子转头看着那几个男人,然后盯着胖子,一字一句的说道:“王八蛋,你不得好死!”语气冰冷的连我也不禁打了个冷战。我想过去扶她,浑身的酸痛却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瘫坐在地上。

    胖子把烟头一丢,恶狠狠的说道:“妈的,嘴还挺硬!兄弟们,别说老板没照顾你们,豹子,你去把其他兄弟也叫来!你们俩个,把她给我扒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一百三这里是地狱吗?

    我浑身血污的依靠在墙边,怀里紧紧抱住不断挣扎呐喊的小柔,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脑子里嗡嗡乱响,身体也一阵阵发颤。

    房间的门被关的严严的。外面根本不可能听到里面的声音,否则,所有人都会被眼前的景象吓呆,还以为自己走到了鬼门关!

    房间正中被人拉来两张桌子。桃子一丝不挂的躺在上面,双腿分的大开,无力的垂到两旁,下身所有的私密在灯光的照s下全都一览无余。身上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左边的茹头不知道被谁咬破了,一小块红r翻起来,渗出丝丝鲜血。

    一名后面进来的打手惊慌的看着这一切,张张嘴想对坐在椅子上看戏的胖子说点什么,旁边的矮壮男人斜眼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伍子,舍不得了?不就是一个j吗?咱这多的是!”那个叫伍子的人楞了一下,叹了口气,又退了回去。

    一个男人心满意足的从桌子旁直起身,松开按着桃子双腿的手,吹着口哨提上了裤子,紧接着,又有一个男人补了上去。这已经是第七个了吧?!

    桃子p股下面的桌面上不断的往下低落着y体,有男人的jy,也有她自己下身的鲜血。她的y部已经被撕裂,鲜红的yr从里面翻卷出来,把已经有些发黑的y唇遮盖住,会y口还在向外渗着血珠,顺着臀沟向下流淌。

    桃子已经气力全无,歪在一旁的脑袋耸拉着,嘴角里流出长长的蜒y,眼睛睁的很大,却是无神的看着那个呆立在一个角落的男人,那个叫伍子的男人。我的心很痛,我想冲上去帮她,却被数次打倒,我现在根本动不了了,紧存的力气全部用来抱住怀里的小柔。

    小柔撕心裂肺的哭喊并不能组住这一幕人家惨剧,反倒惹的胖子不满的走过来踹了她几脚:“妈的给老子住嘴!好好在这给我看戏!你放心,现在还轮不到你,你对老子还有用!而且老子还不舍得把你送给人家,不过没办法,只要你答应陪孙老板,我马上叫他们住手!”

    小柔浑身颤抖了一下,抬眼望向桃子,即便是这种情况下,桃子还是对着小柔坚决而缓慢的摇了摇头,眼神中露出视死如归的目光。胖子急了,冲那帮打手叫道:“你们他妈是不是阳痿了?一个个长着j巴当秤砣用的?把她给我干到不能动为止!”

    当第十个男人把粗黑的yj捅入桃子肿胀不堪的yd时,桃子突然身体剧烈的痉挛起来。胖子一楞,道:“妈的倒让她享受起来了!还给我高c了!”可在本来在桃子yd内抽c的那个家伙也跟着尖叫起来,“老板,快帮忙,她把我夹住了!”我看到桃子的y部在急速的收缩,双腿胡乱的踢腾,身体跟着颤抖,连嘴里都吐出大量的白沫!

    “桃子!”小柔惊叫一声,晕了过去。那伙人急忙冲上去,又是拉又是拽,连按带拔的终于把那个男人的yj抽了出来,而此时的桃子依然在痉挛,躺在桌面上的身体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弓形!胖子低声骂了句:“马上风!”然后冲了上去,用大拇指使劲掐住桃子的人中,一会儿功夫,桃子安静下来,气息慢慢趋向平稳,身体又瘫软下来。

    矮壮男人拿来一瓶矿泉水,对着桃子的嘴灌了进去,咕咚几口咽下后,桃子痛苦的咳嗽起来。“贱比!”胖子捂着简单包扎好的耳朵对桃子骂道,然后用手拍拍她的脸,又道:“舒服了吧?何苦呢?跟我斗你连死都死的很难堪!服了吗?”桃子的嘴唇动了动,胖子眉头一皱,道:“你说什么?”桃子的嘴唇又张了几下,胖子把头凑过去,耳朵贴到桃子的嘴边说道:“你说什么?大声点!”

    突然,桃子动了!她一下子抱住胖子的头,张开嘴巴,对着那个近在咫尺的耳朵狠命的咬了下去!“啊!”胖子一声惨呼,双手用力的捶打着桃子的身体,其他人在在惊呆了几秒钟后反应过来,纷纷上来帮忙。在众人的怒喊声中,胖子终于被拔了出来,双手捧着脑袋嗷嗷惨叫,桃子瘫倒在桌面上,嘴里还叼着一只耳朵!

    桃子用舌头把耳朵翻进嘴里,用力的嚼了两下,然后如吃到烂r的模样把嘴里的东西吐的远远的,咧开涂满血迹的嘴巴,无声的笑了。那样子,恐怖极了!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矮壮男人大怒,对一个打手吩咐道:“快带老板去医院!”两个打手连忙穿好裤子,扶着胖子走了出去,一个打手又折回来,拣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被桃子吐掉的零散耳朵。

    幸亏小柔已经晕了过去,看不到这惨烈的一幕,否则,我真不知道她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矮壮男人拿起一根短g,一下子抽到桃子的小腿上,桃子身体弹了一下,又不动了。男人指着桃子对其他人说道:“给我把她活活日死!”那y沉的模样令众人一颤,却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来。男人怒道:“怕什么?!出了事老子顶着!”还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男人急了,对一人说道:“大虾,你上!”那个刚才被桃子下身夹住的家伙哆嗦了一下,往后一退,捂着裤裆躲到了一边。男人骂道:“没用的东西!”转而看着桃子说道:“贱比,既然你这么喜欢咬人,我就成全你,给你找个配对的来玩!”扭头对一个打手说道:“去把黑子给我弄来!”那人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男人凶狠的目光,低头走出去了。

    过来一会,门被打开了,刚才出去的打手现在回来了,手里牵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栓着一条狼狗!众人的眼光先是一惊,后来又开始变的发红,最后炽热的兽欲完全展露无余,脸上充满了期待的神色。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拣起刚才丢到地上的矿泉水瓶子,把纸包打开,一种白色的粉末顺着瓶口洒落进去。拿着瓶子摇晃了几下,男人又走到狼狗面前,让它张开嘴,把瓶子里的水灌了进去。不一会,那狼狗开始s动起来,舌头伸的老长,流出大量的舌蜒,背上的毛发都根根立起,而后退间突然伸出一根鲜红色的r棒,而且越伸越长!

    他想干什么?!我看着矮壮男人一脸狞笑的样子,心里一阵翻腾,“哇”的一口血水喷出来,象是被抽了走了脊椎,再次软倒在墙边。

    男人一把拉住桃子的双脚,把她从桌子上拖到地下,“嗵!”的一声,桃子的后脑撞击到地面,本已晕过去的她一下子被疼醒了!狼狗象是识人性般扑了上去,后退微蹲,下身猩红的狗j在桃子的双腿间胡乱的顶撞着,却是不得而入。桃子摇晃着脑袋,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意识还是很模糊,根本不知道爬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东西。

    看到狼狗久久不能成功,矮壮男人对两个看的过瘾的打手叫道:“去,把她给我翻过来!”旁边叫伍子的人走过来哀求道:“豹哥,饶了她吧!这太——”矮壮男人扬手给了他一个大嘴巴,骂道:“妈的你再给老子罗嗦,老子废了你!”那伍子又缩着头退了回去。

    这时,桃子的身体已被翻了过来,肚子上垫了一叠衣服,把p股高高翘起,狼狗立刻冲了上去,两条前腿望桃子的身上一扒,下面的yj噗嗤一声,捅进了桃子早已伤痕累累的yd!

    “啊!”桃子一声凄厉的惨叫惊醒了怀里的小柔,看到这一幕,小柔如傻了一般怔立当场!

    狼狗的yj没有人的粗,但是却很长,而且根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蝴蝶结桩突起,现在连这个地方都已经c入到桃子的身体里面,就算有人想把她和狼狗拉开,都是非常费劲!

    桃子痛苦的摇摆着身体,想挣脱狼狗的jy,却被它的两根前爪抓住,背上划出几道深深的血痕,人却不能移动半分。狼狗的yj紧紧箍住桃子的yd,在她的身体深处凶猛的冲撞着。桃子已经快不行了,头摆动了几下,眼睛看到旁边不敢正眼观看的伍子,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张开嘴巴对伍子说了一句:“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

    伍子呆住了,一下子扑到矮壮男人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仰头说道:“豹哥,我求求你!放了她吧!”矮壮男人大怒,一个正踹把伍子踹翻,然后对其他几个打手说:“妈的,给我打!贱骨头!”

    小柔在我身上挣扎出来,站起来一言不发,径直走到桃子旁边,c起旁边的一张凳子,对着狼狗的身体狠命一击!狼狗“嗷!”的一声歪倒在一边,粗大的蝴蝶结突起带出一汪血水,而桃子的下身简直成了一个血窟窿,惨不忍睹。

    小柔把桃子轻轻翻过来,给她盖上一件衣服。矮壮男人怒道:“妈的,你想死啊!想替她吗?别以为老板罩着你老子就不敢动你!”小柔也不答话,冲上去就想打他,却被旁边两个打手给拉住了。矮壮男人啐了一口痰,对小柔狞笑道:“怎么,想打我啊?来啊!”

    “蓬!蓬!”两声,拉着小柔的两个男人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我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一步一步向矮壮男人走去,嘴里嘶声叫道:“她怀着孩子呢,你知道吗?她肚子里面有孩子!你他妈知道吗?!”

    一百四矮壮男人见我满身血污,如凶神恶煞般站在他的面前,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色厉内岔的说道:”小宝,你想干什么?你他妈是不是不想活了?还没被打够?”我哼了一声,冷冷看着他,道:“我不叫小宝!”说话间,拳头一伸,重击在他刚要张大嘴巴叫喊的下巴上!把他打的一头撞在了墙上,噗的一下吐出两颗牙齿!

    “妈的,敢打我!给我杀了他!”矮壮男人大叫一声。周围的打手全都扑过来了,他们手里有家伙,我却赤手空拳。看准跑在最前面的一名打手的空挡,我一个擒腕击胸把他捶到地上,顺势夺下了他手中的g子。

    这种场面已经很就没有了!此时的我热血沸腾!我用g子指着那些跃跃欲试的家伙,傲然说道:“全部一起上!今天你们谁也跑不了,能把我打死的,我佩服你!打不死,你们一个个全都给我血债血偿!”听到我这么一说,那些人反倒楞了,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我转头对小柔说:“带桃子先走!哪个敢拦我先让他见红!”后半句话我是对着打手们说的。小柔茫然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复杂,我不去理她,又催促了一遍,她这才把桃子搀起来,慢慢向门口走去。

    “不许走!”矮壮男人拦住她,指着那帮打手骂道:“你们这帮饭桶!就这么一个鸭子让你们怕成这样!今天谁都别想离开,给我把他们打成r酱!”打手们一听,也振奋起来,手舞着棒子狞笑着向我冲来。

    “砰!”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三个人走了进来,最前面一人叫道:“吆呵,挺热闹啊!陈豹子,你这是在这拍武打片吗?”一听到来人的声音,矮壮男人顿时如被黄蜂蛰到了p股,愁眉苦脸的转头对那人说:“王队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我这没事,就几个在场子里闹事的,稍微教训一下,不犯法吧?”

    小柔刚想张嘴说话,我给她使了个眼神。我不想再惹太多麻烦,既然警察来了,我也不想惹是生非。我对跟王队长一起进来的男人点了点头,叫了一声:“袁哥,你来了!”袁涛y沉着脸说道:“你总算还记得我这个哥!叫你找我不找,回头再给你算帐!”我苦笑了一下,这份人情,我算是又欠上他了!

    陈豹子掏出香烟,抽出几根递给王队长他们,却被挡住了。王队长寒着脸对他骂道:“陈豹子,我告诉过你,最近打黄扫黑行动正紧,你最好跟我老实点,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没你好日子过!你现在搞这么个阵势,向我挑衅吗?”陈豹子满脸堆笑的说道:“哎呀王队长说的哪里话,都是自己人,吓唬他们一下就算了,哪里有什么阵势!现在没事了,您放心吧!”王队长斜眼看了他一下,说:“没事了是吗?那我要把他们带走了,你不反对吧?”陈豹子陪着笑说道:“您王老板要带人走,我哪敢反对?只是,这个女孩——”他用手指了指小柔,道:“她可不能走,她借了我们老板十万块钱还没还呢,这可是白纸黑字有证据的!”

    “她的钱我来还!”袁涛站出来说道,“我去跟罗老板说,我给他二十万,十万的利息!可以了吗?”陈豹子笑道:“有袁老板这句话,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最好您再多出十万,把这个小子也给赎了吧!他可是我们豪天的头牌!”陈豹子又用手指了指我。

    “他?”王队长看了看我,丝毫不顾袁涛脸上的愠色,哈哈大笑起来,“他是你们的头牌?哈哈,笑死我了!我说石头,你什么时候成了豪天的头牌了?哈哈哈!”我恼怒的冲他叫道:“王八,你给我闭嘴!小心我把你牙一颗颗敲掉!”王队长丝毫不以为杵,依然笑道:“石头啊,你有今天还真是报应啊!”

    “你们——认识?”陈豹子看到我和王队长熟稔的样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王队长收敛了笑容,对陈豹子轻蔑的说道:“豹哥,您老人家知道他是谁吗?”陈豹子一楞,忽然想起刚才他们对我的称呼,脸色大变,脱口叫道:“长风巷的石头?!”我眉头一皱,袁涛俯耳对我说道:“你当年杀唐勇的那条巷子就叫长风巷!”

    陈豹子一叫,所有人哗然。

    “就是那个一人打死一个帮的石头?”

    “我说刚才给我那拳怎么这么有劲,原来是被石头打的!不冤,还真他妈的疼!”

    那些打手看我的眼神从不屑一下子变成崇拜与恐惧。陈豹子的舌头象是被打了结,说话都不利索了,“你真的是石头?”我挺胸说道:“我是石头。你要是不服,我们再打过!”没有人敢上前一步,王队长笑道:“他连湖南帮都不怕,还怕你们一个区区的豪天帝国十几号人?!”

    陈豹子面若死灰,我的事情他也是听说,但是毕竟知道我曾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现在又有警察撑腰,自己以后会有多大麻烦还是个未知数!

    我转身对那帮唧唧喳喳的打手说道:“我要走!而且是要带她们——”我指了指小柔和桃子,“我们一起走!谁要拦,尽管来!我没那么可怕,湖南帮不是我一个人挑的,还有其他的兄弟!”想起老杜的惨死,我的心里一阵苦痛。想起小果,手拿着玩具枪气定若闲的模样,我又是一阵温暖。“你们谁要阻拦,谁要报复,尽管来找我,只是,不要对女人下手!我最恨打女人!”我狠狠盯了一眼陈豹子,他哆嗦了一下,不敢与我对视。

    “放心”王队长笑道:“我们不c手,只要在这个房间,随便你们折腾吧,我今天只看热闹,别出人命就行!”袁涛白了他一眼,从怀里拿出一个长盒子塞到我手里,说:“我花大价钱买回来的,送给你了!”

    是什么东西能让袁涛花大价钱买来送给我?偏偏又是这个时候!我诧异的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层丝绸包裹的东西。王队长气的大骂道:“袁大头,你这不是叫我难堪嘛?不是叫你私底下给他吗?”袁涛笑道:“是你说今天只看热闹的!”我擦!王队长无语了。

    丝绸揭开,一道寒光s痛了我的眼睛。上面的两个大字让我顿感亲切,“噬血”!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拿起噬血,手握着刀柄抖了个刀花,顺手一落,锋利的刀锋悄无声息的砍下了一个桌角,我满意的用手抚摩着刀面,对打手们冷冷说道:“你们来吧!”

    “哐啷”一声,一个比较年轻的打手把手中的木棒丢在了地上,虔诚的望着我说:“石头哥,我不打!您是我的偶像,我是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我不会跟您打!”

    “我也不打!”“我也是!”——一时间,哐啷哐啷扔g子的声音络绎不绝。袁涛和王队长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微笑了一下,而王队长的眼神中又多了一种担忧。

    我走到陈豹子面前,对他说道:“你还要打吗?”陈豹子长叹一声,道:“遇到你这个帮派煞星,打与不打结果还不是一样输?!”说着招了招手,带着那帮打手向门外走去。

    “等等!”我叫住了他。转身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个烟灰缸。陈豹子紧张的看着我,说:“石头哥,还有什么吩咐?”我没有答话,右手一轮,玻璃烟缸一下子敲在他的头顶上变的碎屑纷飞!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趁他趔趄后退的时候,脚尖一挑,一根木棒飞到手里,冲上去就是一顿猛敲!陈豹子还算是个汉子,咬着牙一声不吭,硬挨了我一顿揍。

    打的心里舒服了,我把g子一丢,从腰上拔出噬血刀,猛力c在桌子上,对着那帮人冷冷说道:“刚才所有动过桃子的人,全都过来给我放点血!我说过的,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看着那帮家伙一个个捂着手指头搀扶着陈豹子离开后,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看到了吗?那才是真的噬血宝刀!猴子你那把是假的!妈的,骗了我们这么久!”

    “还说呢,我他妈也是挨人家骗的!花了老子500块啊!”

    “妈的要是真的,五千块我也买!”

    “我出五万!”

    “我出五十万!”

    “我——吹你妈的吧黄毛,你有那么多钱嘛你!”

    王队长看了我一眼,道:“走吧?去哪,我送你们!”我没好气的说道:“去医院!老子全身都要散了!我坐袁哥的车,老子这辈子也不坐警车了!”

    王队长:我擦!

    “为什么要回来?”王队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回头问我。这厮放着自己的车让同伴开,非要跟我们挤一个车。我一手搂着小柔,一手抱着桃子,斜眼对他说:“干吗,不欢迎啊!草,又不是来找你,你怕什么?”王队长“得”打了一个响舌,歪头对身边的袁涛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还是那个臭脾气!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个鸟样子,天皇老子都得看他的脸色!”

    袁涛白了他一眼,道:“你知足吧!前段时间我见到这臭小子,他居然不记得我了!”

    我松开小柔,把旁边的盒子塞到袁涛的座位下面,道:“袁哥,这个东西就放到你那吧,我以后都用不到了!”王队长这才笑了起来,捶了袁涛一拳道:“怎么样?我说过了吧?他肯定会还回来的!”袁涛骂了一句,“我开车呢!你老实点!”转头又说了一句:“石头,你知道王八担心什么,你不惹事他就放心了!”王队长叫道:“你也叫老子王八!老子叫王博!怎么说现在也是刑警队长了,你们给点面子好不好?”

    “是,王八队长!”我和袁涛异口同声的叫他。气得他直翻白眼。

    一直默不作声的小柔突然轻轻叫了我一声:“石头,你已经——”

    “等会!”我打断她,“你是谁?”小柔张了张嘴巴,半天没出声。旁边的桃子虚弱的说道:“石头,你又傻了,她不是你的丫头吗?”

    “她不是丫头!丫头已经死了!”想起我可怜的丫头,我的心中又是一阵巨痛,刚恢复清晰的脑袋似乎又有些凌乱,我晃了晃脑袋,丫头的死是一个事实,我无可逃避,不管心中有多痛,我都要去面对!我盯着小柔说道:“你究竟是谁?”

    小柔长吸了一口气,眼睛有些朦胧,把身子往车后背一靠,幽幽说道:“我姓唐,我叫唐柔。我的父亲叫唐勇!”

    一百五我还记得六年前,年少轻狂的我,手里拿着一把噬血刀,在清晨的细雨中奋勇搏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杯牛奶,惊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用沾满鲜血的右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轻轻的对她说:“宝宝不哭,叔叔不是坏人!”然后把噬血送入敌人的头颅!而那个敌人,却是她的爸爸!

    坐在医院的楼顶上,我茫然的看着城市的夜空。天理昭然,报应不爽!当年的懵懂女孩如今已长大,人家已经来报仇了!我应该怎样面对?再用噬血吗?捅她还是让她捅我?可是,我还没有找到猫猫啊我曾经痛恨过这个女孩,是她让我做了人人都不屑于齿的鸭子!牛郎!可是,当知道她是唐勇的女儿时,我突然恨不起来了!我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的父亲,人家来报仇,无可厚非!

    可是,她真的只是来报仇的吗?我又想起某一个夜晚,她蜷缩在我的怀里,流泪对我说道:“石头,再叫我一声宝宝吧!”其实她早已表明她就是那个女孩,只是我没有发觉。她要害死我,真的是易如反掌,为什么,迟迟不肯动手?

    夜风如绵。吹到我的胸膛上升起一股暖意。万家灯火如漫天繁星般闪耀,我扶着栏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小月的师傅止水大师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率性而为,天堂也是地狱;行事无愧,地狱亦是天堂。经历了这么多,我到现在才明白其中的道理:其实,没有天堂与地狱之分,要说有,它们也只存在于人的心里。做事不计后果,即使你身处天堂,也会感觉到如地狱般痛苦;凡事问心无愧,即便身处地狱,也坦然自乐如坠天堂!

    止水大师微笑着从遥远的云端走来,轻轻一指我的心口,道:“施主,你终于悟到了!善恶由心,无愧为本。”我点点头,小月也笑着跳出来,拍手对我和大师说道:“师傅,你说错了!”然后玉手一伸,点了一下我的脑门,道:“天堂和地狱就存于这里!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我双手合十,对她们深深一楫,道:“止水大师,静心师傅,你们说的都对,石头明白了,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一阵风吹来,眼前的虚幻群都随风飘散,也带走了我心中所有的沉重,我感觉一身轻松,整了整衣服,着飞鹭山的方向拜了一拜,道:“谢谢大师的点拨,石头受教了!”

    桃子伤势很重,断了几根骨头还是小事,下y严重撕裂,外力撞击性流产,zg被几乎捅穿,即使治好了,也失去了做女人的权利了!“石头,对不起!我不该——”桃子躺在病床上,握着我的手,愧疚的说道。我摇摇头,拍了拍她的手,说:“以后有什么打算?”桃子勉强笑了一下,道:“能有什么打算?我是个废人了,乖乖回家种地去呗!”

    门口有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我喊了一声,叫他进来。我认得他,他叫伍子。“石头哥。”伍子头缠纱布,走到床前叫了我一声。桃子的眼圈红了,大声骂道:“滚!”伍子嘴唇张了张,想说话又怕惹的她发火,只好无助的看着我。

    我对他微微一笑,转身对桃子说道:“别生气,小心身体。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吧?”桃子哭泣着说:“说他妈的比啊!看着自己的马子被qg连个p都不敢放,你算什么男人?!”伍子低头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豹哥的脾气,越拦越上火的!我不也挨了打嘛!”伍子龇牙咧嘴的摸着自己满头的纱布。

    桃子更气了,骂道:“男人做到你这步算是极品了!自己的马子被qg居然无动于衷!你他妈的脑筋是不是生锈了?还是被门挤了?你不说过要保护我的吗?c你妈的!你现在来干什么?看老娘被人玩的舒不舒服是不?”伍子皱眉说道:“不就多几个人嘛,我都无所谓你在乎什么?平常你哪天不被人玩?靠,我当初没嫌弃你现在也不会嫌弃你的!”

    桃子“哇”的一声扑到伍子怀里,一边用力的捶打一边哭叫道:“我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怂包玩意啊!老婆被人日了他还在旁边拍巴掌!——”伍子一面小心的安慰她一面转头对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我看这对欢喜冤家应该没什么事了,站起身说道:“小柔呢,我想跟她谈谈!”

    桃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对我说:“可能在康复科,她姐姐就住在这里。”我点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想了想又转过身来,对伍子说:“以后,无论对手有多可怕,都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苦!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伍子楞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转身走出,身后又传来桃子的骂声:

    “老龟公,咱们的孩子没了!呜呜呜——”

    “没了就再生一个呗!有的是时间,我以后也不跟着豹哥了,咱们回家结婚去!”

    “生你妈个b啊,老娘那玩意都烂了用什么生啊!”

    “还能用吗?能用就行,不行就抱一个!”

    “我怎么知道能不能用啊?老娘又不是医生!”

    “我这不就随便问问吗?”

    康复科在十二楼。我没有乘电梯,一层一层的爬了上去。见到小柔,我应该怎么说?求她恕罪还是任其摆布?这个问题一直困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