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玲一起向校医室走去。

    老师紧紧抱着我,像抱小娃娃那样一手贴着我的背,一手放在我的pg上托着,让我的脸贴在他的x部。我一边在老师怀里感觉晕晕的,一边心里好笑,赵老师就像熊爸爸一样,x口和肚子上的r好厚哦!

    到了校医室,老师把我放在床上,和在那里值班的吴医生j代我的情况。吴医生也是个脸上时常带着慈祥笑容的老爷爷,据说是大医院退下来後被学校聘请的,我因为身不错,所以很少和他接触,不过小玲她们说吴医生老是说他喜欢小孩子,常常给去校医室的同学糖果。希望这次他能给我甜甜的糖果,而不是苦苦的y吧!

    因为不好太耽误上课时间,老师和小玲很快要回去了,小玲趴在我耳边说:“你快点好起来,我下课来看你。”

    就和老师回去了。

    吴医生看见我虚弱的样子,很怜ai的拍拍我,随後让我趴在床上,我觉得pg一凉,原来是医生把我的裙子撩起来,正准备拉下我的内k。我一下觉得好害羞,不由得抓住他的手,吴医生也没有从我的手里chou出手去,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我是医生,现在给你看病,病人要配合,要不病不容易好哦!”

    对哦,我一定是烧糊涂了,亲人和医生看我没关系的嘛!我不好意思的对吴医生笑笑。吴医生chou出手,反而抓住我的手放在我的内k上,叫我自己脱下来。

    唉,要听医生的话,病才能快点好,我只好自己慢慢把内k脱下来,j给吴医生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样我的pg和腿都露在凉凉的空气中了。

    “现在就要打针了吗?”

    我问医生。因为我很怕打针的,连听到打针这个词都会紧张得闭上眼睛,浑身僵直。

    吴医生看到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拍拍我的pg叫我不要那麽紧张,说:“不是打针,是先量温。”

    然後叫我自己用手把pg掰开。“呦,粉红se的,很不错哦~~”一边说着,吴医生就把他的一根手指塞进我的pg眼里。

    我一下子又僵住了,他的手指凉凉的、滑滑的,应该是抹了y膏,但现在被我的g门夹住,进出不得。吴医生倒吸一口气,说:“好紧!”

    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抚摸我的身,好半天才叫我慢慢放松下来。然後他的手指一边在我的pg里进进出出,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揉着我露在外面的pg和大腿。

    他在我的pg里面进出了一会儿,对我说:“果然温高过正常,具温度是多少我们要用温计量一下。”

    说着,他拿出一根玻璃温计,抹上凡士林,cha进了我的pg眼里。他一边cha着,一边温和的对我说:“p眼要放松,不要太紧,就像我刚才用手指cha你一样,放松,否则水银温计断在里面就麻烦了。”

    我知道水银是有毒的,不由得紧张起来,还好医生用温计的玻璃杆轻轻的不断地在我p眼里choucha着,我慢慢习惯了就好了。

    开始,医生为了让我放松,一边cha我一边和我聊天,慢慢地,医生的声音没了。我扭头一看,医生正盯着我的pg,一只手抚摸着,脸上彷佛有种沉醉的表情。这时候,下课铃响了,医生好像突然惊醒一下,把温计从我的g门里chou出来,帮我盖上被子,在一旁检查温计。

    不一会儿,赵老师和小玲还有其他j个同学来校医室看我,吴医生在旁边说我的温是38度,不算很高,而且问清楚我是淋雨受寒引起的发烧,不是病毒x感染引起的,所以不是大问题。小玲她们又陪我待了一会,因为马上大家要去上育课,看我不是很严重,就踩着铃声跑走了。

    吴医生给我吃了jpy,喝了很多热水,给我盖上很厚的被子,就在一旁轻轻拍打着我哄我睡觉。吴医生真好,慢慢地,我就睡着了。

    我好像做梦了,又好像没有,好像有人脱掉了我的衣f,在我脸上亲着……不久,一个光溜溜的身也钻进了我的被子。李叔叔吗?不,不是,味道不像,而且肌肤的触感也不像,是谁呢?可惜我昏昏的不能思考。

    这个身不断地摸我,不过摸得最多的还是我的pg和g门,还用什麽东西不断往我g门里塞。我好像被压在那个身的底下了,耳朵和脖子不断被着,还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喘着粗气,一个热热yy的柱状物在我的瓣间摩擦。

    这是什麽?感觉很熟悉,我好像每天都要接触到。这个柱状物有个圆圆的头,这个头好像正在努力地往往g门里面塞。好痛,我好像哭叫起来了,是我的声音吗?还是我在做梦。哎,这个梦真不好。

    一只手捂住我的嘴巴,pg间的柱状物也不再拼命往我g门里塞了,一切静止下来,我好像又睡过去了。过了不知多久,我被身上不断运动的重量压得醒过来了,头脑还是昏昏的,没什麽力气。眼前一p漆黑,好像pg间的柱状物还在,正在轻柔的在我间摩擦,“这次倒是不痛……”

    我不知所谓的想着,又昏睡过去了。

    等我再次在y光明媚的校医室醒来,已经快到放学时间了。我睡在校医室的床上,浑身ss的,特别是pg和大腿部份,出了特别多汗似的,黏黏的很不舒f。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医生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看一份资料。

    看我醒了,医生和蔼的对我说:“你差不多已经退烧了。你妈妈打过电话,说很快来接你。你再休息一下吧!”

    我想说谢谢医生,但嘴巴里好像有什麽y让我呛了一下,味道怪怪的,和李叔叔每天喂我吃的大b子里面的牛n很相像又有点不一样。

    医生说:“你刚才出太多汗,我喂了你一些营养剂。”

    原来如此,怪不得和叔叔的牛n味道那麽像呢,都是很有营养的东西。

    等叔叔和妈妈来接我和浩浩哥哥走的时候,浩浩哥哥很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说昨天不该带我淋雨。今天他下课听说我病了,就来了好j次来看我,不过每次都要敲好久的们,进去我都盖着厚被子在睡觉。吴医生说他在做研究,不喜欢小朋友老是去叨扰。嗯?吴医生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吗?也许是他今天比较忙吧!

    xx0年5月28日日记,我和你说,以後我要每天锻炼身。上个星期我和浩浩哥哥都淋雨,他好好的,我就发烧了。虽然他觉得是他的责任,但我自己身没有他好也是事实,要加强身锻炼才行。决定了,从明天开始,每天下午课间去跑步!

    xxx0年5月29日日记,我今天好倒楣哦!打定主意去跑步,本想叫小玲和我一起,小玲那个懒家伙,死活不肯,我只好自己去了。

    球场上有人踢球,我一边跑,一边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砸到我,千万不要砸到我,千万不要砸……”

    然後我就被飞来的一个足球砸倒在地。晕晕的坐起来,我真的看到有星星在眼前闪。

    踢球的j个男生跑了过来,纷纷弯下腰问我:“同学,你还好吧?”

    好……好你个头!总算星星消失了,我定睛一看,原来他们也是六年级的,应该是隔壁班的,不过不知道叫什麽名字。

    其中一个男生比较机灵,立刻伸手说:“同学,我扶你起来。”

    说着就用手抬我的胳膊,另外j个醒悟过来,也跟着伸胳膊来扶我。哼!我才不用他们扶,伸手打掉j个伸过来的爪子,不过不知道怎麽搞的,我打中的一个爪子反弹到我x口上了。

    我开始发育以後,妈妈叫我戴x罩,可穿那个好热哦,我总是忍不住脱掉,现在我後悔了。发育中的x部很容易胀痛的,有时候还有肿块,更不能碰了。李叔叔都只是摸,不能使劲揉的。这下子,这个爪子狠狠弹到我的x口,痛得我眼睛都发黑了,本来准备站起来的又一下子跌坐下来。

    喘了口气,我狠狠瞪着那个打到我x口的男孩,他愣愣的盯着我说:“好软哦!”

    其他男孩也有点愣了。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拨开他们准备离开,这时候一个男孩回过神来,拦住我说:“同学,我建议我们还是送你到校医室去检查一下比较好。”

    “不要了,我回去冷敷一下就好了。”

    其实我是不想去校医室啦!不知道为什麽,每次想到吴医生那和蔼的脸,我就有点不舒f,下意识的不想去。可是这些男孩不放弃,围着我一定要我去校医室,有人还伸手拉我。我脱身不得,又急又痛,差点哭出来。

    那些男孩看到我眼里的泪花,也有点不知所措,我拨开他们想走,但一个男孩拉住我的手说:“你不去校医室也可以,但我们要检查一下,确认你没问题了才行。”

    其他男孩也都点头附和。我想甩脱他的手,甩不脱,又被其他j只手拉住,只好同意。

    我们总不能光站在c场中间影响别人跑步,就往c场边上走,被围在男孩中间的我突然看到浩浩哥哥在那边打球,刚喊了一声,就被旁边的男孩捂住嘴巴,其他男孩握住我的手让我不能挣扎,用他们的身挡住了我。我从人缝里看到浩浩哥哥朝这边看了看,没发现什麽特别的,耸耸肩又继续打球了。

    我被这些男孩子带到育馆和热水房之间的一个死角,他们才放开我。我生气了,一边想拨开他们,一边说:“g嘛带我到这里?好讨厌,让我走啦!”

    可惜他们都比我高大强壮,堵着我出不去。

    那个提议带我来检查的男孩说:“请你不要挣扎,我们只是想确定你没有被我们砸伤,然後才会放你离开,否则就去校医室吧!”

    这些人怎麽这麽讨厌呢?

    不过校医室我不明缘由的实在不想去,比较了一下,只好对他们点了点头。

    那些男孩子好像比刚才更兴奋了,互相看看,後来那个提议的男孩说:“要不按顺序来吧,一个人检查完另一个来,我们用剪刀石头布来决定顺序。”

    然後他们就围在一起开始猜拳,中间还争执了一会儿。我还想趁着他们猜拳的时候溜掉,後来才发现大家一边猜拳,一边还分一只眼睛看我,唉,完全溜不掉啊!

    第一个顺序就是那个手不小心反弹到我x脯的男孩,他走上前,一副很兴奋又不知如何下手的样子,那个提议的男孩有些看不下去了,指着我对他说:“你要不知道怎麽检查,就跟着我做好了,反正我是第二个。”

    然後两个男孩一起走上来围在我身边。

    第二顺序的那个男孩告诉我,他叫钱达,第一顺序的那个叫赵正,然後又介绍第三顺位的是孙光,第四顺位的是李明,他还特别强调:“要记住我们的名字哦!”

    什麽嘛,你们都不知道我的名字,g嘛要我记住你们的名字?

    可钱达说:“我们知道你,你是二班的雯雯,外号呆呆美少nv,和一班的李浩是邻居。”

    我呆住了。钱达说:“好了,我们都互相认识了,就是朋友了,朋友要对朋友负责,所以我们要对你负责。”

    然後他们开始用手在我的头上四处按来按去,问我:“这里痛不痛?这里呢?”

    我刚刚是头痛,不过现在不痛了,倒是被你们按的头晕。不过我还在震惊他们怎麽认识我,而我一点也不认识他们,就随着他们的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钱达说:“既然头部没事,那就检查下面的。”

    摸了一阵我的脸,两个人开始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摸,碰到我x部的时候,我惊了一下,连忙阻止他们,可是钱达很坚持:“一定要检查一下。”

    说着就和赵正各用一只手拉开我捂在x前的双手,另一只手放在我的x部上大力揉捏起来。

    好痛,真的好痛!我眼泪汪汪的对他们说:“我不挣扎了,你们不要那麽用力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