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40章 月下人(下)
    正文

    岳缘的这一番感叹,吸引了赤练仙子的注意力。

    侧眸。

    她用视线余光瞅着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的侧脸,神情显得意味深长。

    李莫愁觉得自己听明白这句话中话了。

    说是钟情,专一而来,却总在不知不觉间去招惹别的女人。身为当事人,赤练仙子可以说有着无比深刻的感受。

    便宜徒弟陆无双不说,单单就自己的师妹小龙女,如果不是鹰缘向她说明了一些事情,只怕到头来她李莫愁仍然是蒙在鼓里,一头雾水。在自己的身边,一直有着一个二心的师妹,这么多年来,想想倒也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当初师妹小龙女委屈的时候,李莫愁还一直以为那是因为杨过的问题,但现在想来却只怕不是。

    不过话虽如此说,从鹰缘那里得到了相应的答案,可李莫愁还是不明白其中关键的一点。

    那便是师妹何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不成师妹破除了所谓的胎中之迷?

    赤练仙子无论怎么琢磨,也只能将这个观点作为自己的参考。

    更重要的是她了解过佛门,了解过布达拉宫的活佛,轮回转生一说在那里向来盛行,有时候她都难免会怀疑自己的孙子鹰缘是否也出现了问题。佛门功法,尤其是密宗功法,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法门。

    现在听到岳缘这句话,李莫愁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怎么说。

    或者说是男人喜闻乐见的找理由。

    “只看得到表象?”

    “你这是说世人太过肤浅,那么真相是什么呢?”似笑非笑中,李莫愁顺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认定自己已经窥到了这话语背后的第二层,甚至推断出了隐藏着的第三层含义。

    “银辉遍洒。”

    “但那并不是属于他的光。”

    “莫愁,你知道吗?”

    “那月亮实际上是一个寒冷荒芜的所在,没有广寒宫,没有嫦娥,也没有吴刚,更没有一颗桂树。”

    “无情绝望的黑暗之地,那才是他的真面目。”

    目光从天空的那轮圆月上收回,视线定格在赤练仙子那张神态略显妩媚的俏脸上,岳缘用着一种玩笑之意说出了他要说的话“若是没有足够的防护,它永远只能远观。”

    “否则的话……接近它的时候,结果未必月圆所代表的那份美满。”

    岳缘知道赤练仙子已经开始了对自己那些话的分析,只不过自己的言语跟千层饼一样,内中所蕴含的意义却要比想象的要深刻的多。

    有些东西,他想说,却又欲言又止。

    因为在外人面前,在大计面前,他岳缘是一个活在谎言中的人。

    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重新忆起所有事情的他才发现铭刻在史书上,浪迹在江湖中的岳缘只是一个用无数谎言构成的形象。

    无论是东皇太一,还是道公子岳缘,又或者明教教主,那都是他,却又不是他。

    他,就是最大的谎言。

    更是在局中。

    一份已经到了末尾的大局,落幕将在不久之后上演。

    “嗯?”

    一声迟疑,赤练仙子蹙起那好看的眉头,神情略显迷惑,她突然觉得岳缘的话好像超出了她的知识理解。

    似乎是有着天文知识,但又总觉得那只不过是表面,深层中藏着其他的秘密。

    这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初见的时候,在李莫愁的眼中,道公子岳缘可是一个很直接的男人。

    怎么在一起之后,反而是有了隔阂?

    她没有直接询问,确是顺着这个话题,提出了一个问题“你说他黑暗无情,却又哪里来的褶褶生辉的银光?”

    眼神微微发亮,岳缘望着只比自己稍稍低了半头的赤练仙子,回道“那是因为他遇见了属于自己的太阳啊!”

    “!!!”

    那股堵在嗓子眼儿里的气在这一句话下烟消云散,俏脸微微一红,面色更显妩媚。哪怕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李莫愁竟然发现自己再度有了一种当初在大胜关面对道公子那句话时的感受。

    果然。

    这家伙还是如当初一样。

    回避开赤练仙子那突然如水一样的双眸,岳缘将视线再度投向了圆月。

    这句话是心里话,是真话。

    但却也是对他自己伤害最深的话。

    邪灵无情。

    龙族更是滥情,算是另外意义上的拔x无情。

    两相结合之下,他岳缘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

    心动,便代表着他自己已然入了局。

    这正是那些人所希望的局面。

    也正是此点,所以在大唐的时候,哪怕还没有恢复过往记忆的时候,岳缘便表现出了对慈航静斋最大的厌恶。

    因为岳缘发现自己开始一步一步的走入其中了。

    是五次的轮回太多了,还是因为自己真正的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

    万丈红尘,还真是足以融毁一切的熔炉。

    纵横无敌,携带者勃勃野心降临此世的岳缘在这一世重新恢复记忆后,确是第一次罕见的出现了名为害怕的情绪。

    不是害怕无暇的计策,也不是恐惧无上的武力,而是担忧那柔肠百转,绕指三千的烦恼丝。

    在清醒的那一刻,岳缘便知道自己出现了一样无法避免的破绽。

    他舍去了龙躯,分裂了灵魂,更是毁去了道体。

    将一切能够产生弱点的东西都剔除,要将自身打造成完美无瑕,凭借时间来磨练这从新生中诞生出来的造物。到时的他将不惧专门针对而来的武功与能力,他的大计也将继续下去。

    只是……却在最后拿回记忆的那一刻,岳缘发现这完美之中出现了瑕疵。

    一个不起眼,却又致命的瑕疵。

    人算不如天算。

    龙与邪都不是人。

    而这……抬起手掌,目光在自己手上停留了半晌,岳缘又将手伸出,在赤练仙子有些愣的目光中,轻轻摩挲着她的侧脸,在心中自言自语道“这,便是人吗?”

    “这便是情吗?”

    五次轮回,便是五次完整的回忆录。

    接连五次的红尘中打滚,正在一点点磨灭着他身上的某些东西。

    更可怕的是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羁绊。

    若说在大唐时是顺着心情,在大秦时是冷漠,那么现在……则是矛盾。

    他不是通天,不是东皇太一,不是道公子,不是许仙,不是陆小凤,不是叶孤城,不是李寻欢,只是岳缘。

    “???”

    本来有些羞涩的李莫愁却突然发现岳缘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顿时整个人一头雾水。

    今天的岳缘很奇怪……不!

    确切的说,她在寻找多年后再见到的道公子岳缘就很奇怪。外人或许无法看到,但她李莫愁能够发现对方整个人周身上下都荡漾着一种名为矛盾的东西。

    或者说他不纯粹了。

    似乎岳缘在寻求着什么,在这一刻,赤练仙子能够感受到月下的这个男人陷入了某种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