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七四五章 曲难唱
    单文进为没有子嗣愁眉不展,也为如何解决这一难题费尽了心机,一直没有办法。

    现在,他似乎看到了一点儿希望,又难下决心操办此事。他心里苦涩,唉声叹气,想一想都心痛不已,打心眼里不想用这种办法来解决无后大事。

    可是,如果不这么办,又怎么解决这个天大的难题呢?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单家的万贯家财都归了别人吗?

    不管怎样,既然有了这点儿希望,或者说,这道无解的难题总算有了值得考虑的答案,就不能轻易地放弃。对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应该好好地想一想,或许能给单家带来希望。

    此事究竟办还是不办,单文进必须有个决断,而且要赶在天黑前。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一旦错失良机,后悔都来不及了。

    单文进心情烦乱,非常苦闷,想看看书缓解一下烦恼的情绪,可是眼睛看的是字,脑袋里想的还是这件烦心事。

    后继无人是单府最大的事情,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必须解决。

    他年龄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说不定哪天就一病不起,再想解决就晚了。他一旦离开这个世界,家业旁落就会成为事实,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不能不焦虑。

    现在,他还活着,头脑还清晰,无论如何也要想个办法,必须尽快解决,不能再没完没了地拖下去了,绝不能让单家的财产被外姓占有。

    多年来,单文进也有了很多想法,一个都没有实施,在空想而已。

    他想过要一个孩子来继承单家香火,又总是信不过。要来的孩子不是他的血脉,连夫人的血脉都没有,毫无正宗可言,想融入单家家族也很难。

    再说,要来的孩子谁都知道,传来传去会闹得无人不晓,孩子长大后也会知道自己的身世。到那时,还不知道会怎样,孩子一旦认祖归宗,单家的财产就会更名改姓,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单文进甚至想过借种生子,可这种事情更难办,让自己的娘子和外人搂抱在一起,无休止地缠绵,那该多难受呀。这种事想一想都无法忍受,不是戳他的心窝子嘛。

    这且不说,他也担心出事,这里的人没有不认识自己的,一不小心传扬出去,于脸上无光,还怎么见人呀。

    再说,等到孩子长大后,亲生父亲来认子归宗,可怎么办呀,单家的财产还是归了别人。

    他有心过继一个亲属家的男孩子,可是和要来的孩子没有不同,一样靠不住。

    ……

    后继无人已是单文进的心病,这些年来,他没少琢磨这些事,被残酷的现实逼得不得不琢磨,什么办法都想到了,一直没有好主意。他已经无法可想,很失望,也有些绝望了。

    在万般无奈之时,他今天又动了借种的念头。他看杜晓天身体健壮,年轻英俊,又有才学通晓文墨,是个非常难得的人选。

    他最可心的是,杜晓天是外

    来人,在此地无亲无友没有人认识,来去匆匆不会留下记忆,村里的人们也不会关注。

    思索中,单文进觉得,如果办了这件事,过后也不会引起风波,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单府照样过原来的日子。一旦有了儿子,人们自然会认为是他老来得子,不用再为此苦闷忧愁了,最关键的是,单家的财产能够保住了。

    单文进一直在苦思苦想,焦虑不已,把杜晓天留下来,就是在打这个主意。

    然而,这种事情非同一般,决心实在难下。还是那句话,让别人搂抱爱妻缠绵,不是戳他的心窝子嘛。

    难,实在是难呀,无后大事必须尽快解决,庞大的家业必须有人继承,借种的办法又实在难以接受,这可怎么办呀?

    机会难得,单文进认定杜晓天是最佳人选,办与不办都要尽快决断。

    时间不等人,难得的人选明天就要离开单府,已经不允许没完没了地拖下去了。无后大事迟早是要解决的,也必须解决,还要赶早不赶晚,单家的财产亟待有人来继承。

    单文进思前想后,相比之下,觉得这个办法还比较可靠,孩子是夫人生的,不但有夫人的血脉,怀孕生养还都在单府,不会出事。这样,夫人有了亲骨肉,会倍加疼爱,自己也会有亲生的感觉,会疼爱有加。

    子嗣大事不管拖到哪一天,恐怕也只能用这个办法来解决,既如此,与其拖下去,还不如尽快操办。今天的良机实在难求,失不再来,不能再犹豫了。

    几经反复,几经折磨,单文进终于下了决定,要操办此事。他虽然下了决心,但是心里依旧极不情愿,苦涩难言,想到夫人要被杜先生搂抱,还不止一次,感到戳心窝子地疼痛。

    他看了看偏西的太阳,一连叹了几口气,挪动两腿慢慢腾腾地来到后宅。

    单文进想让大夫人或者二夫人出面,她们年龄已大,舍出一些日子,相对而言还不是太难受。

    他一边走一边想,默默地摇了摇头,她二人已经四十多岁,怀孕生子有些困难,即使能生,孩子体质虚弱,也很难抚养。

    为了单家,也为了自己,他只能去和三夫人商量。三夫人才三十几岁,黄花未老,生儿育女没有问题,他尽管有些不情愿,也只能这样。

    哪知,他的心愿还是难成,三夫人听后很生气,决不答应。

    单文进愁眉不展,思来想去,此事还是要办的,只好去找四夫人。四夫人还不到三十岁,更难舎出去,可是再不情愿也得舍呀,既然要办,也只能这样。

    四夫人一直被老爷冷落,经常独守空房,早已心生幽怨。她听了此事深感意外,有心答应,又羞臊难为,这种事非同一般,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了。

    单文进再次碰壁,心中苦闷,摇头叹气,这种事又无法强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现在,只有五夫人和六夫人了,这件事还办不办呀?

    他愁眉苦脸

    ,心烦意乱,一直犹豫不决。五夫人才二十余岁,青春无限,一旦和杜先生睡出感情来,可如何得了呀。

    六夫人想都不要想,燕春才十八岁,是花了重金娶回来的美貌佳人,哪能让别人碰呢。

    难道此事不办了吗?

    单家有无后人,乃是天大的事情,不但关乎孝道,还涉及单家财产是否后继有人。此事不办,就没有子嗣,偌大的家产便归了别人,想一想都心惊肉跳。

    他觉得,此时在单府,女人和单家财产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毫无可比之处。

    有无后人乃天大之事,是重中之重,这件事现在不办,日后也是要办的,再拖下去还有意义吗?再说,日后还能找到这么好的人选,有这么好的机会吗?

    单文进在犹豫,在思索,在愁闷苦恼中挣扎,认定这件天大的事情必须解决,还要尽快解决。

    现在,既然有了好机会,就不能再柔弱寡断,还是让五夫人去办这件事吧,夫人要是能怀上身孕,单府就有了希望,自己也能安心了。

    他不担心夫人和杜晓天睡出感情来,过后还是自己的女人,谁也抢不去。杜晓天离去后,他二人不会再有今后,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单文进好容易下了决心,哪知又被五夫人拒绝,很是无奈,叹息不止。

    说起来,五夫人不是没有此心,可是不敢这么做。她深知,老爷翻脸无情,自己要是和外人有了鱼水之欢,迟早会秋后算账。到那时,她就惨了,即使不被休回娘家,也会被嫌弃,打入“冷宫”,这辈子就完了。

    单文进心里凉透了,这件事情想办也办不成了,单家天大的事情可怎么解决呀?他想到六夫人,心里一阵苦涩,总不能把燕春舍出去吧?

    他太闹心了,既不想放弃大好机会,又舍不得让燕春出面,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到了此时,他要么放弃这件闹心事,要么舍出心爱的六夫人,此外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屋檐上有个燕窝,大燕子叼回虫子正在喂小燕,惹得几只小燕子唧唧喳喳地叫起来。

    单文进看着燕子,眉头微皱,感叹不已:“唉,我单文进都不如鸟儿,它一次就能生出好几只,我几十年也没有生出一个来。”

    他思来想去,还是不能放弃大好机会,否则无后大事不知道何时才能解决,后果难料。此事不尽快解决,他百年之后,单家的家业就要归别人了,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这是单府头等大事,任何人都要为此努力,都要毫无保留地付出。

    单文进看了看天,太阳已经西斜,一声叹息回到书房。他心里烦乱,哪有心思看书,翻来翻去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他一声叹息,把书扔到一边,又啄磨起来,不时地唉声叹气,难道这件事就算啦?

    这可是单家最大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否则单家真要从世上消失了,偌大的家业也会归于别人,不敢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