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捕灵奶爸 > 第160章 手机炸了
    有一首民谣说道,少一个铁钉,掉一个马掌;掉一个马掌,失去一匹战马,失去一匹战马,输了一场战争;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

    这就是连锁反应,也可以说是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阵法是一个非常精密的系统,依赖每个节点间的联系。徐其琛从位置脱离,使得一片区域内灵力堵在一块,前面的灵力上不去,后面的灵力蜂拥而来,很快就会突破阵法所能承受的极限。

    几百年前的老鬼有什么了不起?仗着自己见多识广,老而弥坚就能瞧不起别人?

    这个时代虽然灵气依旧淡薄,可聪明的普通人学会了用科技来实现想象。或许御剑飞行在过去是修炼者的狂欢,可一架飞机上的乘客依旧可以借助着工具,遨游蓝天。

    想不到吧?手机除了能用来打电话,还可以爆炸,这就是科技的力量。科技,就是普通人在某方面能够达到修炼者高度的工具。

    黑影在实力上碾压徐其琛和金鹤楼,所以它才能肆无忌惮,才能嚣张。可一个手机的爆炸,打乱了它全部的精心布置。

    墙上的黑影很清楚阵法崩塌的后果,立刻释放出无数条黑气,试图将脱离位置的小孩放回原位,疏通堵塞的灵力通道。

    “嗖!”

    “嗖!”

    黑色的利刃朝着徐其琛刺来,想要制服他这个搅局的家伙。

    获得了些自由的徐其琛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兜里的符文全都撒了出去。不求能击败黑影,只要是能争取些时间,让黑影没空重整阵法,那就是徐其琛的胜利。

    金鹤楼趁着黑影无暇顾及他的时候,睁开了黑线的束缚。他比徐其琛目的性强太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临近小孩的位置被他挪开,又是一片区域失灵,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涌入小坛的鲜血和灵力出现不均衡。小坛上的封印得到了些许时间的喘息,很快金光绽放,开始逐步压制黑影的力量。

    墙上的黑影开始变得虚弱,不再是之前的云淡风轻,它嘶吼着想要把捣乱的两人除之而后快,可在封印的压制下,越发手忙脚乱起来。

    徐其琛明显感觉黑影攻击的频率下降,趁乱让更大面积的阵法失效。

    献祭的目的就是利用怨念和鲜血污染封印,压制住封印的力量,好让黑影的本体破坛而出。可随着压制的减弱,封印开始主动抵抗外界的污染。

    封印释放的力量越强,里头的黑影就越痛苦。

    “赶紧把阵法毁掉,否则等他缓过来,我们俩谁都跑不掉!”金鹤楼对阵法的理解高出徐其琛太多。

    封印在时间的摧残下,黑影才能泄露出一丝意识。

    只要是黑影能保持耐心,迟早能耗到封印失效的那天。只是这是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后,谁也不清楚。被整整关了几百年的黑影,已经受够了在小坛子里的日子,所以才筹划着摧毁封印。

    封印的反击是透支它的能量,毕竟是几百年的死物,在没有补充的情况下,只会越来越弱。

    它的反击更像是回光返照,如果不能将里面的黑影消灭,那么等封印失效的时候,黑影绝对不会放过徐其琛和金鹤楼。

    徐其琛还在躲避着飞舞的利刃,累得气喘吁吁:“我……我实在是力气了……”

    手机可是在他口袋里,爆炸让他受了不轻的伤,接着又是疯狂逃命,徐其琛已经快油尽灯枯。

    金鹤楼不再言语,麻溜地法阵中的孩子挪到一旁,哪怕是挨了几把刀子也毫无畏惧。

    破坏掉阵法,利用反噬的力量摧毁黑影是他们逃出生天的唯一出路。

    要是这样黑影还不死,那金鹤楼和徐其琛就是命中注定在此陨落。徐其琛显然没意识到情况的危急,他以为等着封印把黑影重新封印起来就行。

    黑影重建阵法的速度,显然是没跟上金鹤楼破坏的速度,毕竟破坏总是比建设要容易得多。

    阵法大规模地出现失效,越来越多的力量拥堵起来。

    就好像是堵死的河道,只要是有一丝缺口,后果便是一泻千里。

    金鹤楼虽然还无法理解透彻献祭阵法的运作规律,但凭借着多年符箓术的研究,来了一招移花接木,将拥堵的能量引入小坛一侧。

    磅礴的能量一拥而上,庞大到黑影根本无法消化。大量的能量溢出来,封印将庞大的能量引导进来,小坛子发出的金光更甚。

    “不——不要——”黑影恐惧地哀嚎着。

    “你都困了我几百年,为何不放过我!”

    “秃瓢!没想到你都死了那么多年,依旧没有手下留情,难道非要置我于死地吗?”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小坛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强化着封印,要把黑影重新关回去。

    “不行!绝对不行!”

    身后传来坚定的呢喃,徐其琛回头看,胖婶不知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

    徐其琛暗暗防备着,挡在胖婶前面:“不要执迷不悟,它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会去救你孩子?”

    能动手尽量别比比。

    但凡徐其琛体内还有一点点能用的灵力,他都不会和胖婶废话。实在是接二连三地折腾,他真的是一滴都没有了。

    虚弱的胖婶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其实她并不算是肥胖,只是丰满了一些。好好打扮一番,走在街上也能引起不少人回头张望。

    此时浑身尘土、血迹斑驳的她没有一丝美感,反而是有些落魄的感觉。

    她绝望地盯着金光绽放的坛子,听着黑影越来越弱的嚎叫。

    如果黑影烟消云散,那她孩子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就破灭了。

    “你不能回去,你答应要救我儿子的!你答应救他的!”胖婶发疯似的朝着小坛冲去。

    正是封印和黑影缠斗的功夫,任何一点外来的干扰,都可能会改变结局。

    没有灵力,徐其琛之前照样能过日子,想都没想他就朝着胖婶扑了过去。、

    妈呀!

    都恢复原样了,身体还那么结识啊!

    徐其琛就像是撞在一大块移动的石头上,头晕眼花,整个人都快要散架。好在胖婶被他撞了一下,偏移了方向,从小坛的旁边穿过去。

    “没用的,献祭的阵法已经毁掉了,黑影是跑不出来的!”徐其琛忍着身体的疼痛说道,“放弃你的挣扎吧,你要为这些被你掳来的孩子付出代价!”

    胖婶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欲坠:“你知道肌病吗?”

    徐其琛皱了下眉头,他不知道为什么胖婶会提这个。

    胖婶自顾自地介绍道:“这是一种基因病,没有药能治!我儿子现在只是行走有些困难,再过段时间,他可能只能在床上躺着,肌肉萎缩,骨头变形,然后等死!”

    “哪怕是死,他都不能安安静静地死,他必须经受所有的痛苦和煎熬,才能死!”胖婶说着,泪就留了下来。

    徐其琛有些同情,劝说道:“技术是在发展的,再难治的病,总有能够找到办法的一天!”

    胖婶微微抬起来,笑了出来:“可惜那一天,我等不及,孩子更等不及!”

    “徐其琛!拦住她!”盯着封印的金鹤楼感觉不对劲,赶紧喝道。

    胖婶重新站了起来,她的泪眼中充满了决绝。徐其琛心道不好,才抬起腿,就看到胖婶一脑袋堆在了小坛。

    小坛坚硬无比,胖婶无疑是以卵击石。鲜血撒在小坛上,金光暗淡了许多。

    胖婶的怨念和鲜血再次污染了小坛,里头的黑影感觉大压力顿时小了不少,放肆地叫嚣着。

    “秃驴,没想到吧,你要保护的人,恰恰是能放我出去的人。”

    黑影并没有放弃挣扎,利用胖婶救儿子的想法,让她送死。

    金鹤楼和徐其琛一脸灰暗,本以为有转机,谁也没想到胖婶会以死的代价放出黑影。

    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也是愿意奉献的,这种矛盾在胖婶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不是不知道黑影一旦出来,便会祸害人间,要不然数百年前的修炼者们也不会把它封印起来。

    可为了儿子能够活下去,她不得不选择把它放出来,否则没有人能够救治她孩子的病。

    你可以说她蠢,也可以说她助纣为虐,枉顾其他人的生命,可她哪管别人洪水滔天。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

    徐其琛没心情去怜悯,他只觉得大祸临头。

    一旦黑影跑出来,他和金鹤楼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徐其琛脑子里头一团浆糊的时候,金鹤楼冲了过去,用身体里仅剩下的一些灵力砸在小坛上。

    血迹很容易被清洗掉,可胖婶的冤魂却依旧存在。

    夙愿和怨念交织,封印如同强弩之末,光亮越来越黯淡。

    “哇——”

    “呜呜——”

    有一个昏迷失主的孩子醒了过来,看到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混乱的现场,顿时吓哭了。

    一直处在昏迷状态,身体很虚弱,孩子的哭声有些后劲不足,但是在沉默的烂尾楼中,哭声显得那么响亮。

    哭声就好像是平地惊雷一般,压制住了黑影的叫嚣,整个世界好像只有他站在舞台的中央叫唤着。

    烂尾楼里回荡着小孩的哭声,黑影没了声响,小坛的光亮也暗淡了下来。

    再也听不到黑影的嚎叫。

    小坛的光芒也渐渐消失,周边恢复了夜色。

    “什么情况?”徐其琛目瞪口呆地望着小坛的变化。

    金鹤楼愣在原地,一脸迷茫。他现在脑袋里也是空空荡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波三折,折上又折,反转之后又反转,金鹤楼和徐其琛两人陷入了蒙圈。

    “我……我们活下来了?”徐其琛不确定地问道。

    “好像……可能……大概吧……”

    “那个家伙……没了?”

    “好像……可能……大概吧……”

    “都结束了?”

    “好像……可能……大概吧……”

    “大爷!你能不能换个台词!”徐其琛心里头发虚,声音大了许多。

    “辣么大声干嘛!”金鹤楼缓过神来。

    金大爷小跑到小坛旁边,把它拿了起来。

    外面刻画的封印纹路依稀可见,金鹤楼伸出手指缓缓地抚摸着,感慨古人对阵法的理解之深刻,也在奇怪。

    “封印并没有被破坏,只是耗尽了最后一点能量,已经没有封印能力了。”

    徐其琛心悬了起来,警惕地环顾四周:“岂不是……岂不是说黑影跑出来了?”

    金鹤楼摇摇头:“里面不是空的,有一股很强的灵力,只是已经破碎了!”

    “它挂了?封印也失效了?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徐其琛惊道。

    金鹤楼回想到刚才的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封印孩子身上的朝气让封印用最后一点能量将里头的黑影绞杀;还有……一种就是胖婶最后良心发现,将这些一同毁去。”

    金鹤楼和徐其琛对视了一眼。

    金鹤楼:“应该是第一种。”

    徐其琛:“第二种。”

    能够使用如此精妙封印的高人,定然会有一些后手,就像是技术高超的程序猿,多少会留个后门,倒不是真的想要做什么,只是一种习惯罢了。金鹤楼对符箓的领悟能力远超徐其琛,觉得数百年前的高人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奇。

    徐其琛只是个遇到天大机遇的普通人,不像纯粹的修炼者那么理性,多少会感性点,他想希望是第二种,不至于那么残酷。

    不管真相究竟是什么,黑影和胖婶都没了,没必要纠结过程。

    徐其琛摊在地上,浑身无力,耳边还孩的呜咽声提醒他还活着,**oss消失了。

    “联系管理局来收尾吧。”金鹤楼强撑着站了起来,“这么多孩子还得送还给他们父母。”

    “嗯~”徐其琛累得说不出话。

    金鹤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你……你去哪?”

    “我先走,不喜欢和管理局的人碰面!”

    金大爷一直不怎么喜欢管理局,可能和他野生修炼者的经历有关吧。

    躺了好一会,那个哭闹的孩子也累了,沉沉睡了过去。

    “我去!我手机炸了啊!怎么联系管理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