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三国寻龙记 > 第十二章 黄氏家族
    正文

    男儿千年志,吾生未有涯。--南宋.文天祥

    再度翻越一个山口,陈龙二人身边已经没有像样的器械,只有青龙匕、三角翼和临时制作的登山手杖伴在身边。陈龙怕后面还有大山深谷,所以并没有抛弃三角翼,晚上就当做临时帐篷遮雨,两人一路说不尽的风餐露宿,饥餐渴饮,终于来到一条大江边。

    一路上陈龙用光脑记录着大致的方向和路线,但因为没有起点定位,所以还不能画出经过地区的地图,也无法在古地图上找到目前的明确地点。而一旦有了明确的地名,陈龙相信马上能够确定桃源村的位置。陈龙在路上,也暗暗尝试着联系后脑的芯片,但毫无动静,不知道国家重新制作的时空穿梭装置还能否联系上自己和刘茜。

    抛开烦恼,陈龙望着面前的大江,江水滚滚而去,大致是西南往东北的方向,江对面又是一些青山,但山势比较低矮。陈龙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跨江后继续向东翻山越岭,一是沿江而走,跨江后向东南而去,权衡了一番,还是觉得沿江走会容易一些,而且碰上水边居住的村落几率会比较大,所以最终决定沿江往东北方向前进。

    走到一处比较平缓的地段,陈龙将三角翼油布拆下,抛掉骨架,背着桃花泅渡过了那大江。到了对岸,回头一望,只见来处高峰林立,气象万千,想起一路的千难万苦,亏了桃花相伴,难得她能够有勇气一路跟随。升了一堆小火,烤干外衣,陈龙和桃花紧紧拥抱了一阵取暖,说一些知心的话,桃花的白衣早就千疮百孔,借这个机会遮遮掩掩的洗了一个小澡。洗毕穿上烤干的外袍,多日风尘一扫而空,都有再世为人的感觉。

    水势弯弯曲曲,江边丛林深布,并不好走。特别是随着山势起伏,江边崖岸也是高高低低,怪石密布,有的地方十分险要。又这样磕磕绊绊走了几日,忽然桃花欢声大叫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陈龙随着桃花的手指看去,那半山腰竟然掩映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陈龙大喜,抱起桃花亲了又亲,两人相携着运起轻功,向那羊肠小道一路飞奔而去,辛苦了这么多天,终于第一次发现了人迹。

    只见那小道上隐隐有着一些羊蹄痕迹,偶尔还有羊粪撒落,两人欢呼雀跃不已,知道已经临近了附近的山村。那小道沿着江蜿蜒前进,也是取道东南,随着山势回环,不久竟然接入了一条宽些的土路,那土路穿越丛林,一路依着山势向着东北伸去。

    两人亦步亦趋的走着,心中盼望早点遇到人烟,忽然前方山脚下冒起一缕黑烟,陈龙大喜道:“是炊烟!桃花我们出来啦!”桃花也是喜出望外,两人沿途路穿过树林,一眼望见那山脚下,一间简陋的茅屋,孤零零立在那里,烟囱里正冒出滚滚黑烟,显然正在做饭。

    陈龙几步上前,敲了敲柴门,柴门未关,陈龙缓缓推开,只见小院内收拾的倒还干净,几捆柴火堆在檐下,门口一个大水缸,院中间放着两个竹椅。想是主人正在做饭,陈龙和桃花先坐在竹椅上歇息了片晌,屋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花白头发的老汉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小几,显然是放到院中准备开饭的,看到两人不由一愣。陈龙赶紧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个礼道:“老丈有礼,我乃长沙人姓陈名龙,和家眷一起探亲不幸遇到匪患,虽舍命逃出,可是在这深山里迷了路,幸好遇到老丈,能否和您问个路,借宿一宿?”那老丈见两人衣衫褴褛,但面容清秀,不似坏人,已经信了八分,叹道:“碰到土匪了?唉,这年景不好,到处都生土匪了。来了即是客,请先坐一下。”回身推开门,冲着里屋喊道:“老太婆,来客人了!”

    一位白发苍苍的婆婆,听到召唤,端着两个小碗,从茅屋中走了出来,客气的对二人寒暄问好,甚是慈祥。听了老丈的介绍,同情的道:“看你这媳妇多漂亮,真是可怜见的,今晚就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准备点吃的。快坐快坐!”老丈布好小桌,几人一起吃着碗里的粟米,倒也有几块羊肉,陈龙不由边吃边问道:“老丈,这是哪一年啊?这里又是何地?”老丈被问得一愣,眯着眼看看陈龙,还以为陈龙迷路加失忆呢,缓缓道:“如今是中平元年。这里属于全州地界,你们可以再往东南去,可到泉陵县城。那里繁华的紧,你们可以乘舟回你们的家乡。”

    陈龙大喜过望,脑袋里的光脑已经开始飞速运转。全州,在现在的广西省、湖南省和贵州省交界的位置,往南走就是广西桂林,往东北走就是湖南永州,而泉陵县城正是三国时期的零陵郡制。古地图上也迅速计算出了自己和桃花的大致行走路线,却是从广西和贵州交界的大山深处走出,已经来到了零陵郡,要画出更详细的路线,需要到达泉陵县城才能确定。因为路线确定,必须确定一个端点的位置,才能确定另一个端点的位置,而自己和桃花还没有到达泉陵县城,老丈恐怕这辈子没见过地图,自己无法让老丈在地图上指出目前的确切位置,只有到了泉陵县城,才能确定整条路线。而中平元年,正是公元184年,黄巾起义刚刚开始,所以说到处是匪患确实不假。

    当晚,陈龙和桃花就歇宿在老丈家里,老婆婆还拿出些自己的粗布衣服,给桃花换洗,桃花千恩万谢接过。一宿无话,转天早上,桃花梳洗了,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老婆婆递给陈龙一个包袱,陈龙打开看时,是一条油腻腻的羊腿。陈龙连声说不要,老婆婆郑重的握紧陈龙的手道:“你们在路上需要这个,我和老伯没有孩子,养了几只羊为生,不缺肉吃。”桃花已是热泪盈眶,跪下给老婆婆磕了个头,一步三回头随着陈龙去了。

    一路说不尽老人家的好处,也不知此生能否再相见,两人都不胜唏嘘,不觉之间走上了一条更宽阔的土路,路上隐见车辙,两人知道走上了去泉陵的大道,不由加快了脚步。正行之间,陈龙忽然一把拉着桃花,指了指车辙印道:“你看这车辙,好好的土路不走,竟然拐到丛林里了。”桃花低头一看,果然两道车辙印深入路边林中,周边是零零乱乱的一堆脚印。陈龙忽道不好,看着车辙印进入的方向,喃喃道:“难道是哪个人家遇到盗匪了?”

    拔出青龙匕,陈龙拉着桃花进入丛林,沿着车辙印一路搜索下去。忽然,不远处的丛林传来几声呼救的声音,噗嗤噗嗤白刃入肉,几声惨叫声传来。陈龙赶紧让桃花藏在树后不要出来,自己运气轻功提纵,飞一般到达现场。只见一块林中空地,中间是一辆马车,几个青衣小厮紧紧围拢,正在抵抗一群盗匪,无奈盗匪人多,被连连砍翻好几个。陈龙看后面立着的几个盗匪,似乎是当老大的,在那里左右指挥,觑了个空挡,从后面出其不意,一刀将其中一个喉咙割穿,身边几个盗匪还没醒过味来,见老大跌倒,还不明所以,忽然一个个喉咙一痛,都被陈龙眨眼间割了喉。作为后世的精英高手,陈龙杀人效率从来不低,这时盗匪才刚刚反应过来,赶紧分了人手扑过来,但身手太差,被陈龙几个起落,统统打翻在地。群盗群龙无首,见陈龙如此勇猛,发一声喊,纷纷向树林里逃窜去了。陈龙还想追击,忽然马车中一个温和的中年女声响起:“这位英雄,他们也是吃不上饭的老百姓,由他们去吧。”陈龙方才作罢。一个端庄富态的中年妇女缓缓从车上下来,行了个礼,对陈龙道:“吾乃泉陵黄家夫人王氏,多谢英雄救命之恩。敢问英雄姓甚名谁?去向何方?”

    陈龙赶紧恭敬还礼,道:“夫人,我姓陈名龙,字文龙,长沙人氏,带妻子路过此地欲往泉陵县城,所幸来的还算及时。”那妇人喜悦道:“既然如此,我等顺道,可否请文龙随我车马,到小妇人家一坐,也让我泉陵黄家略尽地主之谊,谢过恩公救命之恩。”说着吩咐小厮收拾尸体,寻找走散的马匹。陈龙把桃花叫来,参见了王氏,也不推辞,和桃花共乘一骑,随着车马往泉陵缓缓走去。

    陈龙骑在马上,只有一个小小鞍座,却没有马镫,一双脚都没处搁,见他人也是如此,心知这个年代,马镫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一路上和小厮闲聊,原来黄家是泉陵的一个中大户,老爷在郡府里任个小官,夫人今日出城到佛寺烧香还愿,不幸遇匪。

    时光趋近下午末时,一行人终于来到泉陵城下。作为零陵郡的郡制所在,城墙修的甚是伟岸,城门处都有成队的兵丁把手。黄家人显然和守兵很熟,顺利通过城门,曲里拐弯走进一所大院,大家下了马,只见院后是几进青瓦楼台,张氏热情的招呼二人进了内院的客厅,招呼人上茶,并让家仆着手收拾一间清洁的屋子。陈龙和桃花对望一眼,这零陵黄家甚是热情,自己二人无处栖身,暂时住在这里也不错。陈龙脑中,既然知道到了零陵,已经在光脑中查阅了一些零陵的资料,对于此地的英雄有了大概的了解,心中十分期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