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三国寻龙记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魏马之争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魏马之争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先秦《周易系辞上》

    话说襄阳会议的召开,四大金刚纷纷提出自己的战略,个个都有道理,个个又都似是而非。诸多选择面前,陈龙让诸葛亮发话。

    年轻俊秀的诸葛亮往前一站,眉分八彩、眼若朗星、丰神俊秀,慨慨然有龙凤之表,飘飘然有出世之姿,手中只差个鹅毛扇。诸葛亮看着陈龙说道:“主公,天下三分之外,我曾经还和主公提过一计!”

    陈龙正看着飘然若仙的诸葛亮,想着自己该如何知人善任,让这位名垂千古的军师发扬光大,一时失神道:“什么计?”

    诸葛亮挺直身材、挺起胸脯,双手往后一背,面对众人道:“挟天子以令诸侯!”

    此言一出,立刻引来一阵沉默,人人都在回味诸葛亮的话,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诸葛亮一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直到陈龙呼的站起身来,走到诸葛亮身边。陈龙声音平静中有一丝颤抖,说道:“你是说,让我先放下一切,先去长安把天子架空?”

    此言一出,立刻引来一片惊疑声,张宁脸色却兴奋的红了起来,黄金百万未能实现的梦想,竟然被诸葛亮提了出来,不枉自己对他的疼爱。

    马超一跃而起,哈哈笑道:“诸葛小子说的妙啊!那昏庸天子早就该滚蛋,主公,就让我统帅三军,为主公拿下长安!”

    魏延嗤之以鼻道:“孟起只好勇力,却不动脑子。黄公覆将军就在长安,只需从容定计,主公定可轻取长安。”

    马超早就看魏延这个傻大个儿不顺眼,哼了一声道:“魏文长你倒是定个计轻取一下我看看!别数熟鸭子的,嘴硬!”

    魏延大怒道:“你个绣花枕头,没脑子的货!你们马家在西北,就是光练肌肉啦!怪不得被朝廷打的七零八落的!连自个爹都保不住,还不如个董卓!”

    这句话可是犯了马家大忌,马超暴跳起来,一把抓住魏延衣领,两人全不顾军团长仪态,都是揎拳捰袖,跟两个市井流氓一样就要开打。幸亏八健将不在,否则就要打成一片。

    陈龙又好气又好笑,大喝道:“住手!你们要打架别在我家好不好!校场上有的是地方!”张郃和张绣早过来把两人分开,只听魏延嘟嘟囔囔道:“最看不惯就是你了!咱们都只有一个主公,偏你还带着人前呼后拥,把主公置于何处?”马超红着脸沉默下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白锦衣袍被魏延拉拽的皱褶,都没去整理一下。

    陈龙知道,这是需要自己再度统一思想的时候,拍拍掌示意众人都坐下,说道:“两位将军的武艺都是天下翘楚,我还真想看看你们到底谁厉害呢。”众人听的面面相觑,知道主公还有后话,都仰首静听。

    “从我青龙军成立之初,就有许多英雄好汉看的起陈某,愿誓死追随在下。我本在山中学艺,因缘巧合出山后,一直和他们说,我青龙军可以没有尊卑,可以没有上下,但一定需要有共同理想。什么理想?愿天下百姓能够远离战乱水火,能够安居乐业,能够与子女父母享受天伦,能够享受拥有幸福的权力。所以,我这个主公是暂时的,是为了青龙军能迅速一统天下的。将来,诸位都是开国功臣,可以享有无上荣光,也可以享有合理财富,但不可贪恋权力。我必定会把权力交还给国家政治协商会议,让百姓自己制定政策,想必诸位也听说过我这个理想。”

    众将军当然听说过这个理想,但从没想过未来是个什么样子。但理想是个光环,连马超都听的思索起来,陈龙继续道:“要想百姓少受苦,就要竭尽所能尽快结束战争。所以,我才着急的孤身进入中原,划出一片战场。青龙军虽迅速壮大,但最需要的却是精良的训练和铁般的团结,这也是我把你们几个大员召集到一起的原因。只有五指握成铁拳,才能将敌人的狗头砸碎。”

    马超和魏延心有所感,主公说的共同的理想这句话,还是让两人有所触动。陈龙见说教的差不多了,多马超说道:“孟起,大家都知你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你觉得权力是用来给百姓创造幸福生活的吗?”

    马超浑身一震,自己只懂戎马一生,以武止武,练就一身本领。可是除了杀戮和暴力,马超到了陈龙手下,也慢慢了解了陈龙的政策,今天听到陈龙说的理想,才真正的明白了陈龙的理想是认真的,是清晰的,是终有一天会实现的。马超期期艾艾的回答道:“我只知道,在这乱世,权力是用血和刀换来的。主公这么一说,在下明白了权力最终还是要归于天下百姓的。”

    陈龙点头称赞,马超受了鼓励,又道:“主公,眼前最需要的是团结一统,属下刚才与文长厮打,只是一时冲动,还望文长兄原谅。”

    这句话从马超嘴里说出来,已经很不可思议了,魏延一张大长脸也堆了点笑意,点头道:“罢了,孟起老弟,久闻你虎头湛金枪大名,你我同仇敌忾,同去现场杀敌立功!”

    陈龙见两人被自己一番说教,终于和好,大喜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等且听听小诸葛继续说说他的高论!”

    众人再度坐好,都眼巴巴看着诸葛亮。诸葛亮刚才被两个大老粗动粗搅得脑壳疼,心想真是有勇无谋,带兵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就知道卖弄肌肉、舞动刀枪,和南蛮北夷有什么区别。心里想着嘴里不由说出来道:“谋定而后动,方能成大事。天下之争,自然应该用谋为主。”说的马超脸上岔岔的发红,魏延却是脸有得色。

    陈龙怕又起纠纷,心道好嫩的诸葛亮,忙道:“孔明军师!你说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到底该怎么实施?”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