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冠冕唐皇 > 0271 我与留守俱过客
    西京城南敦化坊附近,鼓声有如雷动,奔马嘶鸣、人声鼎沸,颇有万马奔腾的气势。

    当然,如今的西京城是不可能有过万的骑兵,但李潼也实在乏甚戎旅经验,实在很难通过声音去判断到底有多少军众聚集此处。

    但他与武攸宜一同向此奔行,距离敦化坊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视线所及、横街上已经到处都是奉令向此聚集的骑兵军众,宽阔的街面甚至都因此拥堵起来。

    身为一个后世来客,老实说李潼是真的没见过如此数千人马大量聚集的场面。也不能说绝对,在神都参礼的时候还是见过一些大场面,但是那种礼仪的场合主要还是庄重、肃穆为主,并不能给人一种烽火狼烟的峥嵘感。

    眼下策马行在这骑众洪流当中,哪怕这些军众并不听从他的号令,也不是什么扬威边塞的军事征伐,但李潼仍然忍不住有一股金戈铁马的兴奋在心头激荡,心情很是激动。

    不过同行的武攸宜则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一路挥鞭打马,但是身上甲具沉重,骑术也是马马虎虎,跑得太快,几次歪歪斜斜,重心失调,险些跌落下马。李潼看在眼里,心情也是跌宕起伏,末了也只能感慨这家伙命真硬。

    “速行、速行!敦化坊官库若有丝毫闪失,小心你们的狗命!”

    险些侧翻下马,武攸宜心里也是惊悸不定,不敢再纵马飞驰,只是大声向周遭兵众们喝令。

    一路闹哄哄的,终于赶到了敦化坊,此际坊门已经大开,内外灯火通明,骑众们分散在坊墙周边,另有众多步卒鱼贯涌入坊中。

    “官、官库如何?”

    好不容易抵达这里,武攸宜也有些熬不住,整个人伏在马背上,已经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只是勉强抬起头来,语气虚弱的问向趋行上前的兵长。

    “官库没有遭祸,失火的是北面立政坊一处棚厩,那里囤储大量草料,火势一起难救……”

    听到兵长答话,武攸宜一个激灵,整个人又从马背上挺直了身躯:“什么?为何不早告?蠢、蠢物……啊呀!”

    他这姿势跳动的太猛烈,加上一路狂行至此,力气已经丧失殆尽,惯性受激,整个人再也稳不住身形,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李潼见到这一幕,已经是忍不住噱意安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物力,敦化坊官库近日也收集到几百万斤的麻货,要是一把火烧光了,则就实在有些可惜,所以选择在临坊引火弄事,一则弄起来稳妥、人员撤离也方便,二则这对于之后的形势走向也有利。

    毕竟只是为了吸引武攸宜将西京兵力向此调集,只要能达成这一目的,烧不烧官库其实区别都不大。特别是此夜还有别人暗中助势,先把武攸宜私库给烧了,眼下这状况,较之直接烧官库还要好一些。可见众人拾柴火焰高,搞事情还是要靠人多啊。

    周遭兵众围聚上来,七手八脚扶起了武攸宜,但其人已经完全站立不稳,索性身上甲衣一并接触,除下甲衣后的武攸宜身形更显佝偻,特别一身的汗水,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打捞出来,可见敦化坊此处官库安危与否让他多么的紧张。

    “快去查、快去……敦化坊要查,有无作乱人等?立政坊也要查,谁点的火,哪家起火,速去!”

    武攸宜摆手驱令,自己则直接横躺在了家奴见态从坊中搬出的榻具上,胸膛剧烈的起伏,呼吸声有如风箱一样沉重。

    “西京此夜真是多事啊!”

    李潼也下马,优哉游哉走过来,当然神情则是一脸的严肃紧张:“眼下只盼此夜赶紧过去,天亮之后,大日之下,祟迹难存!”

    “是啊,只盼天亮……”

    武攸宜语调仍是虚弱,但眼神却逐渐凶狠起来:“天亮之后,一定要严查全城,究竟哪个在作弄诡计,我必杀之!”

    李潼抬手拍拍武攸宜肩背帮他顺气,就是你老子我啊,可你就是不知道,这才哪到哪,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

    众多兵士聚集在此,效率也是极高,立政坊那里很快就查明原因,失火的是灵感寺名下一处产业,主要饲养牛马驮力,所以积存的草料之类数量众多,烧起来后闹出的声势也是极大。到现在火势还没有扑灭,兵众们只能在那园业外拆除建筑并洒沙扑火。

    一名身材肥大的缁衣僧人被押了上来,神情惊慌无比,扑在地上准备自辩。可现在武攸宜被折腾得满腔怒火无从发泄,这会儿刚刚回养一些力气,便尽数发泄在这僧人身上,挥鞭抽打得那僧人满地打滚。

    至于敦化坊这里,倒也更简单,坊中居户本就不多,再加上左近兵数充盈,干脆将所有坊民尽数驱逐出来,由西京守卒入内将几座官仓团团包围起来。

    “河东王你智计不乏,依你所见,此夜究竟是谁弄事?”

    发泄过后,武攸宜复又坐了下来,官仓无失让他心绪大定,也有精神去追究其他。

    李潼闻言后则摇头道:“我入西京本就短时,一直操心曲江集事,自身遭劫都还懵懂,又哪能料知其他。”

    “有人怀奸,不希望我与河东王成于当下事务。”

    武攸宜目光幽冷,心里不知转着什么鬼主意。

    李潼则抬眼向北面望去,除了此近两坊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之外,西京绝大多数区域还沉浸在夜幕中。

    长安城实在太大了,凭区区不足万数的兵力实在很难控制周全,再加上武攸宜这样一个活宝留守的胡乱调度,使得兵力分配更加漏洞诸多。此刻大量军众集结在此,城东又有乐游原这处高地遮挡,想要从容的定乱各处谈何容易。

    他这里还在思忖着,耳边又响起急促的马蹄声,借着便听到一个仓皇的声音:“留守是否在此?东市告警,有贼人于市中弄事,南北市门都受攻闹,守力不足……”

    听到这告急声,李潼暗里振臂握拳,并向一直紧跟在他身后的唐灵舒做了一个鬼脸。

    至于武攸宜则已经拍膝大骂起来:“究竟多少贼众潜入西京?此夜还能安生?此处没有闲力,让东市那些商贾们各集佣力助捕贼徒,天亮后才有官军入市杀贼!”

    闻听敦化坊有变,他连自家邸库被烧都无暇顾及,此刻是一心守住坊中官库,更没有心情去保护东市那些商户。

    报信者闻言后,脸色有些难看,待又稍作争取,换来的则是武攸宜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于是再也不敢强求,只能拨马转身、悻悻而去。

    不过他这里还没有行出太远,北面又有急促的奔马声响起。武攸宜听到这声音,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口中喃喃道:“不会是又有乱……”

    他这里话音未落,便又响起那催命的叫嚷声:“留守大王是否在此?贼人攻破东市北门,转入横街攻打春明门并隆庆坊……”

    “什么?”

    武攸宜闻言后,再也坐不住,直接冲向前方,疾声道:“贼人去攻隆庆坊,他们是要……”

    “贼、贼徒叫喊要杀留守……”

    报信者支支吾吾说道,然后又叩请道:“请留守速遣援众!城北诸坊空虚,实在无力制控贼徒!”

    “快、快!增援、增援!速传刘将军,率引骑众回援……”

    武攸宜跺脚吼叫,语调仓皇无比,脑海中已无别计,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保住他在隆庆坊的园宅。通济坊私库存放的一些贱麻疑似被烧,已经让他倍感肉疼,如果囤聚珍宝重货的隆庆坊园业被贼人侵入,那简直是在戳他的心!

    “留守不可!”

    李潼一直竖着耳朵在倾听,未待武攸宜将话说完,已经大声喝止,同时阔行上前抓住武攸宜两肩大吼道:“此夜乱情种种、意图为何?留守难道还看不出!”

    “什、什么意图?隆庆坊、隆庆坊有我园宅啊……”

    武攸宜脸色扭曲,说出的话都有几分变调。

    “西京多处同时兴乱,可见贼徒蓄谋已久!留守一旦分遣卒力回护家私,如果官仓再生变故,留守罪之大矣!”

    李潼神情严肃的说道。

    “官仓并无变故,起火只是临坊……不行,隆庆坊园业不容有失!”

    “这正是贼徒用心险恶所在啊!留守自思,贼徒蓄谋已久,兴乱何处,无人能知。众目环望之下,留守无顾官库安危,却使卒力拱护你的私产,此事一旦奏入神都,圣皇陛下将以何眼看待留守?”

    听到少王劝言,武攸宜只觉得一盆冰水兜头浇下,整个人都沉默下来,如此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涩声道:“那隆庆坊,就不能救了?”

    该说的话都说了,看着武攸宜一副如丧考妣的神情,李潼只是故作无奈的长叹一声,并懊恼的掩面叹息道:“此夜大知人力有穷,西京此境自有故情,我与留守俱过客,为人所扰,为人所笑,也是咎由自取。”

    “狗贼,狗贼!”

    武攸宜抽出佩刀疯狂的砍向地上,口中忿声咆哮,地面沙土飞溅,很快就一片狼藉,一如他此刻惊怒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