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山河多娇 > 第265章 无心问鼎
    就在那天夜里,当楚江眠在紫宸宫社稷坛终于亲眼见到传说中的九鼎时候,其实,他并没有感觉什么特别的惊喜和震撼。不过,意外当然还是有些意外的。因为,在那些诸侯们看来神秘无比的九鼎,也不过如此罢了。

    说是让他来参观一下,也真的就是参观一下而已。山河社稷坛建造的比较独特,放置九鼎的地方,铁壁高台,被九曲回廊阻隔,只可远观而不可近视。至于传闻中九鼎之上镌刻的神秘谶文,更是想看也看不着啊!

    本来还满满好奇心的赵王,不禁感到兴趣索然。被传为天下神圣之物的九鼎,在他眼里看来,也就是几个大铁疙瘩。这有什么好看的?不过,面对着满脸激动的季默和公子纠等人,他也只能随之赞叹几句,表示自己的恭敬。

    “赵王,九鼎为前代至圣先王收集神州之铁所铸,代表着天下九州。而上面镌刻着的神秘文字,就是这天下历史的大势所趋。如果读懂了这些,就会能够精确地推算出未来的走向……只是可惜啊!直到现在为止,还并没有人能够参透这上面的玄机。也就更加没有人知道,在遥远的将来,又会是什么人称王称霸!”

    季默虽然已经这么大年纪了,经历过无数的风雨。可是他说起这件事来,历经沧桑的脸上仍然非常激动。大周王朝之所以能够延续数百年,自然有过曾经非常光辉的历史。那是他们的先人所创造,无论如何,都是在史书上永远也磨灭不去的。

    一番慷慨激昂之后,似乎是察觉到了楚江眠内心所想。他的话风一转,看着在满殿灯火之下的年轻赵王,他的眼中有淡淡的光芒闪烁。

    “赵王难道不想在将来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九鼎上的秘密吗?”

    “呃,这个嘛……却是默公抬爱了。小子自幼便不学无术,身负纨绔之名,又哪里会懂得这些呢?虽然侥幸能够接掌了赵国的王位,也只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唉!说起来这次解洛城之围,已经算是勉强。又何谈其他呢!”

    “赵王就不必谦虚了。你是虚怀若冲、大智若愚的人。像你这么年轻就取得如此成就者,现在还不敢说是空前绝后,但却也是极少见的呢!在我的认知中,也只有那些古代的圣贤之士,才能够有这般的潜质!所谓后生可畏,未来可期……一切皆有可能。说的就是你啊!”

    面对季默咄咄逼人的目光,楚江眠丝毫没有闪躲。他坦然面对,以诚恳的语气回答道。

    “默公大可不必故意这样说。无论如何,我既然来到了洛城,又得到天子的亲自召见和殷殷嘱托,自然会遵守所做出的一切承诺。山河九鼎,王朝圣物,都会安然无恙的待在社稷坛中。诸侯若有再起觊觎之心者,天子诏令到日,当必诛之!而只要周室不绝,我和赵国便永为守护,决不食言。”

    “好!很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季默脸上露出宽慰的神色。他相信,这个年轻人会一诺千金,出口无悔。随后,他看了一眼公子纠,淡淡的对他说道。

    “经历这次的考验之后,希望公子能够真正的成熟起来。天子既然让你跟随在赵王身边,是让你去多学习一些东西的……你可不要辜负他的一片苦心啊!”

    公子纠满脸惭愧,郑重的点头。苦难果然是让一个人快速成长的捷径。他这次奔波千里,亲眼目睹战争的残酷,内心深处非常后悔从前的不知世事。王室的几个公子,包括他在内,除了安享富贵之外,可以说是毫无能力。一旦遇到紧急之事,便束手无策,惊慌失措。他们对于王室的作用,甚至还不如一名普通的士兵。毫不夸张的说,如果真的城破被俘,沦为了阶下囚。他们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楚江眠并没有拒绝公子纠跟在身边。这一方面是因为天子亲自开口,他没有办法。而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这位王室贵公子的本质还不坏。他能孤身前去求援,已经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

    至于将来的事,他并没有想那么多。世事无常,风云变幻。没有谁能够真正地预知未来。包括他也是。甚至就连九鼎之上所记载的那些绝世秘密,也并没有什么依据。沧海桑田的变化过后,英雄激荡的时代即将到来。天下九州,风雷起处,也只有最勇敢和最智慧的人,才能够掌握这个大时代的命运,引领潮头,逆风而行!

    带着楚江眠和公子纠走出社稷坛的季默,本来还想再跟他们多说几句的。只不过,在长檐飞挑的宫灯下,他停下脚步,有些微微的发愣。

    数丈之外的承天露台边,有一个身穿葛衣的白发老者,负手而立,就站在那里。他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道已经来了多少时候,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深藏着数不尽的人世沧桑。他眼角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正看着紫宸宫的夜色。

    片刻的犹豫之后,季默感觉自己心底跳的厉害。往前急迫的走了几步后,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几乎没有多少迟疑,立刻就断定这个人是谁了!

    “您……回来了?!”

    能够令这个大周王室的最后支撑人物神色激动,几乎失态,可是极其罕见的事。而且,他的称呼是用的“您”,可想而知对方身份之尊贵。

    忽然看到季默激动成这个样子。不仅公子纠大吃了一惊,就连跟在身后的楚江眠都有些奇怪。这是什么人?衣衫破旧,满面灰尘。如果走到街上,恐怕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糟老头子,没有人会过多注意。不过,当那双眼睛看过来时,却让他惊奇的发现,这老者的目光似乎能穿透黑夜,直接刺入人的内心!

    “你这年轻人,想必就是楚烈的那个儿子了吧?唉!我途经赵国的时候,本来想去看你一眼的,可惜你却不在。今天终于见到了……果然,那个人就是你,没错了!”

    声音苍老而透着疲惫。葛衣老者却并没有理会王弟季默的问候,他只是淡淡地挥挥手,目不转睛看着的却是楚江眠。而且,他所说的话有些奇怪,让人听不明白。

    季默强行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退到了一边。对方一开口,他便已经无比确定,这老者就是那个守护在紫宸宫里很多年的神秘人物!至于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多少年,没有人能够真正知道。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者,只存在于传说里,很少有人能够见到过他的模样。

    就算是季默,也只在少年的时候听到过他的声音。几十年前的祭祀大典,王室以隆重纪念最伟大先王的赫赫功勋。这个苍老的声音就曾经出现过,而那也是季默唯一听到过的一次。在这样的人物面前,年纪已经六旬的季默,也只不过是后生晚辈而已!

    在王室的历代传说中,被世人称之为百甲子的老者,就是他们和这个王朝的最后守护者。他一直都是他们的心理依靠。只是后来,紫宸宫里却逐渐失去了他的踪迹。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有人说他去游历天下了。有人说他已经白日飞升而去……各种说法,莫衷一是。而今夜,他突然现身社稷坛外,令深知内情的季默在惊喜之余,却又不禁暗自猜测,难道王朝气运还有转机?

    不过,注定要让他失望了。很显然,百甲子的注意力只在楚江眠身上。其他的世间事,已经难以再萦绕他的心怀。

    “晚辈正是楚江眠。不知道老爷爷是……?”

    楚江眠躬身而拜。他虽然并不认识这老者,但听对方语气,显然是与父亲楚烈相识。所以口气显得十分客气。而百甲子听到他的称呼,已经呵呵笑了起来。

    “老爷爷?呵呵!我活了这么大年纪,却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叫呢!不过,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你叫这一声,却也不会冤枉了。”

    “老爷爷,那你喜欢听,我可以多叫你几声啊……呵呵!”

    楚江眠也笑了起来。他可以感觉到,这个看不出多少年纪的老者,对他有着莫名的好感。而对方听他这样说,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得你叫这一声,就足够了!如果再多,恐怕老头子就担当不起喽!”

    他这一句话,竟然十分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语气。别人还没什么,季默在旁边已经心中震骇。百甲子是何等样人物?那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啊!可是,他竟然说担当不起楚江眠的尊敬,这如果不是他亲耳听到,是万万不敢相信的。而随后百甲子所言,就更加让他吃惊了。

    “天下维新,岁在庚子。天机所兆,其在子乎?唉!……走吧。趁着今夜月白风清,你与我这老头子去好好说几句话吧!”

    话音未落,季默眼前人影忽然消失,不禁心中微微一惊,睁眼看时,宫殿寂寥。百甲子和楚江眠已经不知何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