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混在诸界 > 1-444 审问乐小小
    寄存间里,雷天生将备用圣体也移入超大空间,然后把乐小小移了出来。

    “大哥,这是什么地方?”乐小小担心地道:“咱们不是去狩猎么。”

    “不要再叫我大哥,但愿我从来都不认识你。”雷天生漠然:“我已经知道,你就是那个内奸。”

    “大哥,你说什么!”乐小小惊恐地向后缩。

    看他的样子,雷天生叹了口气,乐小小是内奸已经确定无疑。

    “别再叫我大哥,念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坦白交待,我给你一个不死的机会。”雷天生淡淡地道。

    乐小小紧张地望着他,浑身颤抖,仿佛一只待宰的鼠兔。

    好一会儿,乐小小才结结巴巴地开口:“大…龙公子,我,我什么也没做,我没给他们发过任何信息,我也不知道怎么发,那都不是我做的。”

    “这么说,你承认了,你就是那个七海的下线?”雷天生面无表情地问。

    他知道,这个时候,喻原肯定已经在关注这里,他必须做到公平公正。

    乐小小低下头,小声地道:“龙公子,你不要骗我,我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吗?”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只要你说的话对驿站有功,我就向喻原前辈肯求一个不杀你的机会。”

    这时,寄存间里突然响起一个平平的声音:“不错,我现在就答应龙公子的请求,只要你有立功表现,你就由龙公子来处置,你这种小人物,不值得我费心。”

    驿站的管理者喻原。

    乐小小猛地抬起头来:“龙公子,我说,我什么都说!”

    他的目光陷入迷茫:“我的资质不好,不被重视,除了最基础的修炼方法之处,什么也学不到,我不甘心,终于有一个机会,我偷了本门的修炼心法逃出来,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修炼了万年之久,终于结成圣体,之后到处游荡,后来听说驿站是提高实力的好地方,我历经种种磨难到达传送阵,可是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进入,我只好与其他圣人那样,在附近不停地修炼。”

    “我连传念术都不会,便学着以其他方式进行交流,幸好有不少与我们相当的圣人,相互之间用手势对答,我原本以为能够进入驿站需要几十万年之久,可是有一天,有一个人找到我,说可以立即带我到驿站,只是需要代价,我当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并把我的本门心法给他。”

    “可是他说远远不够,我的心法根本值不了几个钱,要我进入驿站之后补偿,我同意了。”

    “他叫七海,把我偷渡到驿站,让我提供信息来偿还,我本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一种买卖关系,我为了收集这些信息,才慢慢地被人称作百事通,我也通过给人作向导赚些钱。”

    “大哥,你向我询问突击巡猎队遇袭之事的时候,我都还不知道七海就是奸细,后来,他告诉了我,并威胁我说,如果我说出去,就杀了我,另外还说,就我曾经提供的那个信息,就算他不杀我,我也会被处死,我,我不想死,不敢揭发他,可是,我除了向他提供那些信息之外,什么也没做,我也不敢。”

    雷天生暗自叹息,乐小小这是进入了圈套,并不是自愿的,他问:“你都提供了什么信息?”

    “什么都有,很杂,主要是驿站所有人的来历,主要是那些名门公子的,后来有各个狩猎队的组成,出发时间,方位,收获,损失情况,不是管什么信息,他都要。”

    雷天生顿时感到敌人的可怕之处,竟然通过这些非常琐碎的细节来来勾勒出驿站的实际状况,或许是因为他和柳叶这两个不确定因素才破坏了对方的计划,但驿站依然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七海给你多少钱?”

    “也没给多少钱,大部分都用来偿还他偷渡我进驿站的费用,其他的我都用来修炼了。”

    “七海还有没有其他下线,哦,他还有没有向其他人收买情报,或者,他还有没有偷渡其他人进来?”

    乐小小摇摇头:“似乎没有,就算有我也不知道。”

    雷天生点点头,没有其他下线最好,他问:“七海都跟你说了什么?”

    乐小小低声道:“七海说,兽潮背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也是人族,但不是来自咱们的星际世界,而是来自界海深处另外的世界,他们有一个比八级裁决者实力还高的首领,这一次是借兽潮消灭咱们的大部分力量,然后占领咱们的星际世界,那时,我是一个功臣,会得到很多的好处,大…龙公子,我不信他所说的,我什么也不敢做。”

    “你等等,我想一下。”

    雷天生感觉乐小小的话里很多重要的信息。

    兽潮背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

    他们的目标不是驿站,而是消灭星际世界的有生力量!

    他们的目的不是毁灭星际世界,而是占领星际世界!

    难怪异兽的数量被消灭了大半,兽潮兀自不退。

    难怪兽潮不像以前那样发动不**地冲击,而是发动有目的的冲击,而且针对的重点目标是高端战力。

    而且对方蓄谋已久,早在神殇之战之前就已经准备,并安置内应,这次兽潮并不是因为倪皇和倪老大的被拘,而只是因此而规模更大。

    雷天生只感到背脊发凉:这股势力的首领比八级裁决者实力还高,这可如何相抗?

    星际世界的八级裁决者谛生和易相都已经传承,就连神级战力都死的死,伤得伤,单靠剑神这个把阿离软禁起来的无耻小人,能抵抗异星世界的这股力量?

    雷天生打起了小算盘:“只要星际世界平安无恙,不过是换一家姓而已,干我屁事!”

    提高实力,前往倪树才是重点!

    雷天生迅速想好了得失,问:“他还说什么了?”

    “七海说,他为我讨来一个印记,已经给我种上,我已经是他们的人,逃也逃不掉,让我安心为他做事。”乐小小偷眼看雷天生:“从那之后,我连信息都很少给他,没过多久,就失去了他的踪迹,我成天提心吊胆的,什么也不敢做。”

    雷天生不理他,问:“你怎么与他们联系?七海告诉你了吗?”

    “七海说,只要我潜出驿站的保护圈,就会有人来接我,他有一个隐形衣,可以自由来去没人能发现,可是我什么也没有,怎么敢去喂异兽!”

    “还有吗?”

    “没有了,我只知道这些,这些都是七海说的,谁知道真假。”

    “那我问你,阳神组织的精英突击队被围歼是怎么回事?”雷天生冷冷地问。

    乐小小惊恐地叫屈:“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自从七海跟我说了之后,我就担惊受怕的,什么也不敢干,连打听消息都不敢,我一直就在约定的地方等大哥你来,哪儿都不敢去,突击队被围歼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肯定跟我没有关系。”

    雷天生轻叹了口气,大声道:“喻原前辈,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他就交给你处置了。”寄存间里响起平平的声音。

    “前辈,我准备把他关在我的储物空间里,永不释放,这样他就不会对驿站有什么危险了。”

    雷天生这样做当然另有深意。

    “龙公子,我相信你,我说过他随你处置,当然不会有意见。”那平平的声音传来。

    乐小小俯身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谢谢大哥,谢谢大哥不杀之恩,这是大哥的剑,我还给大哥。”

    这种处置方式大出他的意外,不仅留他一条小命,竟然连实力都没有剥夺,除了被拘禁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损失,反而在龙公子的储物空间里更安全!

    雷天生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他这样做算是情至义尽了,之后就与这乐小小没有什么情分,乐小小能不能活下来就靠他自己的造化。

    储物空间里也并不安全!

    雷天生将要去的地方比兽潮更危险,雷天生自己都是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他将乐小小藏在储物空间里当然另有用意,将来面对异星世界高手时,这就是一个护身符!

    既然这一次对方的高手放过他,把他当成内应,下一次也可能会有同样的好运。

    雷天生不会真去当这个内应,也不会冒险去充当这个内应。

    开玩笑,那很危险!

    雷天生带着备用圣体从寄存间里出来,直奔修炼区。

    他要继续修炼。

    直到下一次兽潮冲击,也将是最后的一搏。

    雷天生这样做,首先是为了提高实力,那可是百倍时速的修炼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中间被喻原打断,耽搁了二十年,又因为送千寻遥用去了几个月,他不能继续浪费机会。

    当然,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避开柳叶。

    虽然接受了柳叶,但他不知道如何与柳叶相处,反正兽潮之后他就会离开,相见不如不见,等他有命从倪树回来再说吧。

    感情,不是一种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