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左右逢圆山里娃 > 第239章 北方大学
    来叫门的是一个道师,田山川开了门让他进来,到了客厅,老道传话,让田山川去十二楼有事。

    田山川回话说:“道人你传话回去,我不该做的的都做了,神道之事不要再寻我去干,以后坚决不理神鬼妖之事,就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人。”

    道人十分为难,只好回去说给。

    也就一个小时,道人送回了小梅所生两儿,这时的孩子己十五岁了,快小伙子了,让人看去十分喜欢,这就好,等过一段时间,到知名的大学去考一考,能上了大学就好,既然送回家,一边让复习功课,一边在田间劳作,应保持一个劳动人的本色。

    过了半个月,田小川同小梅引两儿子先去蛇岛大学考一下,这里钓鱼老头执掌,虽然上次惹了他,但最终把直来直去救回来了,他没有啥好说的。

    经过考试,门门优秀。钓鱼老头说:“山川啊,这里不要念了,给你介绍个北方大学你让孩子学去,这可是全球最好的大学,他随手画了一个符号交到了田山川的手中,让他去找院长。

    有了地方,坐船一会就到,这个大学有点大,问了好些人才找到校长办公楼。

    一路走过,就没有感到人们有危机感和心里被妖化的病疾,这个又如何解释,先不管这些,找到院长把正事办了。

    还好,院长刚开完会进了办公室,田山川敲了一下门,门没闭,田山川敲了一下门,院长抬头看了一下田山川和小梅及两个孩子,让进来。

    田山川就把引儿子到此想入学说了一下,没用钓鱼老头所画符号,他觉得不应在这样的大学展出这种神秘之物。

    校长听了田山川的说法,走到两孩子近前面相了一会说:“我引到个地方去考,你两得等到下午才有结果,下午六点到这里寻孩子?”

    田山川感激不过,谢了院长,就以院长说的办。

    他和小梅记牢地方,出外要登记个房子。

    大学里有的是吃住的酒店,夏海和小梅登记了一套大房子住了下来,看时间到六点还有六小时,还是洗一下休息。

    休息起床,田山川说:“小梅想不想上大学?”

    “当然想啊,从小就想上大学,结果没上成,你能圆了这个梦,咱们以后就远离那个道,好好做个凡人,把两个儿子培养成人,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

    “一会,我与校长说一说,也考一考,你能应考了吗?”

    “等一等让我恢复一下,看能不能把过去的记起米。”

    “加把劲,我给你加油。”

    五点三十分,两用了两个半小时,把学过的全部背得滚瓜烂熟,六点钟见了校长,求院长让他俩考取北方大学,就读科技方面的专业。

    五点五十五分,两就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前等候,六点整院长引两孩子回来,他说:“两孩子非常优秀,被院校破例录取,进入特设专业就读,明天报名,我给你写个条子,到学生科报名吧。”

    院长写完条子,给了田山川,田山川双手接过条子看了一下,他要问院长的话。

    “院长,给你出个难题,能否让我二位也能考入你们大学,我和妻子想学科技方面的专业。”

    院长先是吃了一惊,他很快恢复了过来说:“这家人有趣,小的考上了,老大人要考,看来这个学院要创奇迹了。这样吧,明天给孩子把名报了,十点开考,下午四点考完,耍考评组说话,我只是推荐而已。”

    “谢院长,这份情我领下。”

    “没有什么,只要把你家四口都能培养成才,这份情就算还了,引上孩子去吃饭吧。

    ”

    田山川礼让校长一块就餐,他婉言谢绝。

    四人之家专门挑了一个豪华酒店挑最好的吃,李飞一人干了一瓶白酒,以表示对儿子进入大学的祝贺。

    一夜醉睡,六点起床,喝了几杯水,洗了澡,当紧连写带背过一遍考大学的学科,七点半收拾停当,马上去学生科给儿子报到。

    八点钟到学生科,找到科长,递给校长写的条字,科长二话不说,安排先照像,要登记姓名时,夏海不让用娘娘起的名字,自己亲自起了儿子的名字,大的叫田帅,二的叫田才。

    一圈下来,到了交费的财务科,科长说:“校长让免了你们的费用,只是住宿要自已解决,大学有租房,有卖的单元,有别墅你可以随便挑。”

    “科长你也照顾了我,我就买一栋最贵的别墅。”

    “好说,一个亿你就掏钱,离此二里地,引你看房给钥匙。”

    “不用看,给钥匙付款。、

    田山川取出卡递给科长,科长交到经办人员手中,刷了卡。”

    经办人员递卡时说:“科长,遇上大土豪了。”

    “什么?”

    “一会再说。”

    田山川拿了钥匙,看了下时间还早着呢,问了个方向,引小梅和两儿去了别墅。

    二亩田地一栋楼,古色古气高三层。雕梁画柱挑四角,神仙之居比不过。院里池塘鱼儿跳,鲜花盛开香飘飘。自动门开大厅坐,家电家具名牌货……。

    “小梅,让两孩儿先住,咱俩去试考,如若考上就报太空飞行专业,制造人类自已的飞行器。”

    “考上再说吧。”

    四人出外吃了饭,儿子回家,两去了考场。

    在一间空房中,摆了两张课桌,六个监考老师,共考六门,一小时一门,一次发卷,最长时六小时,提前完成也得等待最后结果。

    田山川拿到卷子,看了一遍,用时半小时,这下开始答卷,小梅已完成了一门,田山川二十分钟答一门,六门用了一百二十分钟,也就是二小时,再检查半小时,总用时三小时,小梅完成,检查了半小时,比田山川慢了半小时。

    两同时给评判的老师交卷,这下六位老师开始改判,两在下面用空纸说话。

    “山川,我想报医学,不想同你一样搞飞天。”

    “行啊,自已的主意自已拿,可要说好,利用空闲时间你得给我帮忙当下手。”

    “行啊,如果我学中医,你得让我试针?”

    “可以考虑。”

    这时一位教师宣布成绩,院长和学生科科长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