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元阳道君 > 第十章 理想
    (第十一章)

    明明拥有足够实力却不反胡灭胡?

    当然是因为实力不够。

    倒不是因为凡俗武力不够,问题在于超凡层面,根据猎魔骑士团的记载,当年天国之乱天国最盛时曾经组建了一只精锐武力组成的军团北伐胡人朝廷的中枢之地天京,一路之上势如破竹实力越打越强,但却在天京城下遭遇大败。

    胡人王廷在破灭时。

    请出了胡廷的缔造者,胡廷的太祖:一头借当年汉廷末世无边杀戮和胡庭龙气而成就、超出、突破此界五阶力量上限的金甲尸王。

    此尸王一出世就携十三头五阶铜甲尸正面击溃了天国北伐军团,天国北伐军中也不是没有高手能人,宗教起家的天国核心层是其一,更有不少试图扶龙庭的修士,但一战尽没于其中。

    是役之后。

    超凡世俗两界震动。

    任谁也想不到早已腐朽不堪、军备也是废弛的胡人王廷还有着这种底牌。

    虽然这张底牌有着限制,但各地在平乱中形成的以几大督抚为核心的军事集团却不敢以身家去试,与胡廷达成了默契与妥协。

    另一方面也在寻找着传说中更强大的仙人等能制约和击杀尸王之类的存在。

    在此之前他们是不敢反胡的。

    这就是所谓时机不成熟:尸王那种存在对于凡人而言实在是无解啊。

    张汉维显然不知道这类事,也是他出身和圈子的问题,对多数普通人来说,能看到的超凡力量多是各类戏法之流,是没法想象更高层次的伟力的,那不止是故事而是传说和神话。

    凡人世界几乎无解。

    落在超凡层面。

    同样是近乎无解。

    这个世界力量存在着上限,超出五阶上限者不可滞留,必须“飞升”更高位面或压制实力或打造构建小世界以藏身。

    否则必然遭到整个大千时空大道的打击。

    这点就是此时空已是主流的圣庭也不能违背,在圣庭历史上数次与异端异神的决定性战役中都有天使降临,但天使并不能随意降临,都是采取了各种取巧的方式,且战力一经展开就必须速战速决,在打击锁定和到来前离开。

    这种情况下。

    该怎样解决那头尸王?

    尸王受限。

    有能力对付的仙人们同受限制。

    更重要的是。

    仙人修长生、修大道,躲在仙境里潇洒自在,凭什么为了外界的凡人拼命?

    半点好处都没有。

    扶龙庭?

    那是小派无道修士没办法的办法。

    在有着真仙大道的仙门眼中是下乘之道。

    如此世俗和超凡层面都解决不了。

    是否时机永不成熟?

    当然不是。

    王方平来自盘古大千。

    有着更高视野。

    透过圣庭的资料稍作分析就看的很清楚。

    那头尸王借新廷龙气成就,自身和胡廷是绑在一起的,胡廷没落、衰退他也必遭反噬。

    现今胡廷面对着内外交困的局面,时刻都在被软刀子割肉,就等哪天超过一个界限,尸王就会遭受反噬再也维持不住,往日的因果终将迎来一次彻底的清算,灭亡胡廷的时机也自成熟。

    以上张汉维受限接触层面而不知的话,王方平也不好和他说什么,人的固有观念一旦确定往往很难改变,说了指不定被当作天方夜谭,懒得费力去解释还解释不清浪费口水。

    他亦没这个义务。

    所以对于张汉维的问题,王方平避而不答,问:“你们的理想是什么?”

    张汉维犹豫了下。

    深吸了一口气。

    心情无比激动道:“驱除胡虏,恢复皇汉,发展工业,再造天朝。”

    “阁下对时局洞若观火,必知我天朝地大物博,人口四万万五千万,只要驱除胡虏携新朝鼎力之新气象与锐意,全力发展工业之下用不了多少年就可以赶超西方。”

    “到那时我皇汉又将重新如天朝屹立于大地之上,就像过去的数千年里一样。”

    “这就是我们的理想。”说完,他目光灼灼、心潮澎湃的看着王方平。

    直将盛情相邀共赴此理想写在脸上。

    然而他注定是要失望。

    王方平佩服但并无赴此理想的想法。

    本时空恢复汉统、再造天朝是本世界新一代青年的使命与理想却不是他的。

    举手相帮没问题。

    亲身介入暂时没打算。

    事实上他很清楚,就算没他世界一样要转,胡廷的衰亡和新朝的崛起都是大势所趋。

    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来此时空他最重要的事可不是这个。

    他的足迹也不止步于此世。

    想了想。

    “费尔勒。”

    “将我的联系方式给这位先生。”又对张汉维道:“两位在西陆如果碰上实在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试着联系我,东方的事时机成熟应该就在一二十年间,两位要想实现理想应该好好准备计划一番以待时变,最好将所有问题都考虑清楚。”

    在这个时代能来留学的没几个傻子,都是各自家族看准了未来的大势选出来的精英。

    张汉维一听就大概明白了王方平的意思。

    心下微微感到有些失望。

    只是他过来只是想来结识看能否引为助力,如今目的基本上达到了,这份失望的情绪倒不是特别强烈:“如此多谢阁下了。”

    “先生。”

    “我们阁下的联系方式。”费尔勒在稿纸上写下一行文字交给张汉维。

    张汉维接过。

    只见上面写着。

    “光明圣庭黎明骑士团高阶圣骑士罗兰多。”

    “请稍等。”王方平拿出自己的骑士徽章又在这张稿纸上印了一下:“两位要联系我可在全世界任一区域大教堂出示此印。”

    “那就多谢罗兰多阁下了。”

    张汉维收起稿件。

    正准备离去,忽的转身,道出心头疑惑:“罗兰多阁下。”

    “您的见识实乃我生平仅见。”

    “可是阁下明明已经看清楚了未来,甚至比我们看的更加清楚透彻。”

    “为什么不愿加入进来呢?”

    “以阁下的能力。”

    “将来建立新朝中枢必有阁下一席之地。”

    “前途远比在西陆远大的多啊。”

    王方平道:“你们有你们的理想。”

    “不惜为之付出一切。”

    “我佩服且尊重。”

    “但我也有个人的理想。”

    张汉维双掌一合,躬身行了个汉礼。

    转身退出车厢。

    “黎明骑士团,高阶圣骑士?”

    离开后,许匡农道:“汉维兄你说这位罗兰多阁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张汉维叹道:“他是教廷的人。”

    “西陆和我们东方不同。”

    “我们东方宗教在朝廷之下,受朝廷管束和册封,否则就是淫祀邪崇。”

    “而在西方。”

    “教廷是各国和所有人的共主,天主是西方所有人共同的信仰。”

    “光明圣庭居于所有王国贵族以及元首之上,国王要是得不到教廷的册封都理法不合。”

    “黎明骑士团中的高阶圣骑士。”他的声音顿了顿:“我曾经偶尔听有位同学说起。”

    “这个黎明骑士团又叫做猎魔骑士团,是教廷中专司猎杀异端的力量。”

    “匡农兄可想到了什么?”

    许匡农惊讶道:“宗教裁判所?”来西方留学,他对教廷自然不陌生,只是少有接触罢了,关于教廷的很多事情,都还是有听说过的。

    张汉维摇了摇头。

    “光明圣庭的宗教裁判所是专门对西陆各国贵族和有大身份影响力的人设置。”

    “也对教廷内部设置。”

    “对这类中勾结异端邪恶堕落者进行审判。”

    “猎魔骑士团。”

    “他们不审判。”

    “他们只要确定就直接杀戮。”

    “高阶骑士。”

    “普通骑士都不是什么人能当上的。”

    “就不用说高阶了。”

    “超于世俗之上教廷中有权位的上位者。”

    “难怪是特等贵宾。”

    “看来我们这次真的是结识了个大人物啊。”

    “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