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全能监督 > 第一百八十八章:双面间谍
    有些人表面上是林兴业的员工,实际上却是石田建设安插的卧底,仲村杏表现得好像会守口如瓶的样子,然而刚下车就给石田纯子打了电话,“代表理事,这么晚了还打扰您休息非常抱歉,不过今天晚上出了点意外。”

    “哦,阿海那边出事了?”石田纯子对林田海的溺爱,不像其他家长那样有着很浓的过度保护感,更像是战友之间相互扶持相互守望,硬要说的话还有点窥探的**夹杂在里面,“他不是去参加那谁的乔迁宴么?”

    林田海的日常行程,事无巨细仲村杏都会向石田纯子报告,今天他会去高成一家参加乔迁宴的事情,定下行程的那天她就汇报过了,“是的,他跟泽尻似乎还在纠缠不清,可人家现在毕竟是有夫之妇了,如果传出去了对他的个人形象乃至整个公司的形象都会造成不小的打击。”

    泽尻绘梨花的性格恶劣到了极点,而且她本人压根不在意被别人知道这一点,否则不可能在记者会上都敢摆脸色给剧组难堪。即便如此,她依然是个大门户网站上二十代女性最希望成为的女性前三位,并且常年保持着超高顺位,由此足以证明她的外形有多么的霸道,完全遮掩了性格上的缺点。

    在仲村杏看来,林田海这种人是不可能受一个小演员威胁的,要知道他发起狠来借刀杀人的事情都做过,那可是字面意义上的借刀杀人。这次特意跑到人家吃酒,还偷偷摸摸进到卫生间“搞卫生”,纯粹就是裤带子松了自己给自己找个藉口罢了:不是我色心不改,而是人家逼我干的。

    作为石田纯子安排的监视者,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把事情告诉真正的领导,因为她在乎的不是林田海这个人,而是林兴业这家公司,一切可能损害到公司利益的事情她都要尽可能地阻止:“事情是这样的……”

    “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还太短,会不了解也算正常,这家伙从小到大就没因为女人吃过亏,你看他成天在外面乱来,有被人打过吗?”石田纯子听完了事件的全过程,却表现得毫不在意,就算泽尻绘梨花再厉害,还能比得过妮娜·艾里森?那女人可是以老幺的身份,压制着十几个兄弟姐妹的恐怖存在。

    “代表理事,会长他已经被人袭击过两次,腿都被炸弹炸瘸了……”虽然这么说似乎有点不合适,但仲村杏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石田纯子。老古人就曾经总结过,慈母多败儿,而林田海厉害了,他有两个慈母。

    “我是说他从没因为女人的问题而吃过亏。”电话那头的石田纯子有点尴尬,其实她一直都觉得很神奇,长子从初中开始就表现得与众不同,放学之后的“部活”总是很丰富,到了高中简直跟牛若丸一样,人家脚踏两只船都战战兢兢,他却能够玩“八艘跳”而不落水,甚至还是“秘技·反复横跳”。

    “即便如此……”仲村杏还是很担心。

    尼本有个很神奇的现象,下到门厅的警卫上到总部的会长,大家都对自家公司有着强大的归属感,继而衍生出强烈的主人公意识。都市题材的电视剧里,某些桥段尼本人能看得热血沸腾,可在外国人看来却有些无厘头,公司的生死存亡关你小职员屁事,酒店会不会关门轮得到你前台小姐去管?跳槽不就好了。

    “我特意指派你过去不是为了关心他私生活,有正儿八经能决定公司走向的事件再特别跟我汇报,像这种小问题填在表里就行了。”石田纯子到点就要睡觉,她这个年纪的女人不重视保养的话,很快就不能看了。

    好在林兴业的法人代表就是石田纯子,不然仲村杏都要怀疑自己是被派来当商业间谍的了,哪有当妈的对儿子这么不关心的,继母果然是继母。可惜这种话她只敢暗自腹诽,是万万不敢诉诸于口的,“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吧。”

    林田海也在打电话,他是打给渡边小池的,“我交代你的事情可以慢慢来,不要要着痕迹了,但是一定要见到效果,明白了吗?”很多事情不好放到台面上来,刘某名字里就有个强字,实力也足够强了,还不是被随便冒出来的一个女大学生搞得身败名裂,公司的声誉都受了极大损害。

    渡边小池现在比自家的会长都忙了,除了综艺节目要跟进还得负责逛街少女的经纪团队管理工作,每天也就四个小时的睡觉时间而已,这还是硬挤出来的,不过他不怕辛苦就怕被冷藏,恨不得把事儿都交给他去做才好,“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吧。”

    回到公寓打开全屋的暖气,接着随手把衣服脱下来扔在沙发上,林田海准备先去浴室冲个澡把酒气全部去掉,然后再去卧室睡觉。侧身打开浴室灯的瞬间他吓了一大跳,往后一退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门框上,不是他的反应太夸张,任谁看到浴缸里躺着一个披头散发且一动不动的女人,反应都不会比他小的。

    “不会是阿岳回来了,把这女人给掐死了吧?”林田海的确是个唯物主义者,可吉高由理子的姿势太奇葩了,脖子歪在浴缸边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湿漉漉的发丝还贴在了浴缸台的瓷砖上,怎么看都是刑侦剧开头的凶案现场。

    “你怎么走路不出声啊,想吓死我?”醒过来的吉高由理子恶人先告状。

    “是你想吓死我吧?泡澡不开灯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林田海非常佩服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要知道这间屋子里是死过人的,他亲弟弟林田岳就是在这里自杀身亡的,一个人来住就够有胆识的了,她居然还敢关着灯泡在浴缸里,“你该不会有个黑色手机,然后还接了地狱级任务吧?”

    “你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吉高由理子既没有恶鬼眷顾者的体质,家里也不开恐怖屋,只是单纯喜欢在黑暗的地方躺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