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重生之商海霸业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相遇抿恩仇,合作再继续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丁驰与范佩森签订了意向合作协议,为正式合作打开了良好局面,但其中仍然存在着变数。最大的变数就是,范佩森可能因为获知某些信息而忽然变卦。

    以现在的合作条件来看,丁驰非常满意,也非常想尽快正式达成。但他也清楚欲速则不达,所以并未强求,反而还表现的很是坦然。

    刚刚签订协议,丁驰就到了首都,参加国内一个重要的业界大会。

    刚一进会场,丁驰就发现了熟人,立即上前打招呼:“孙教授,您好您好!”

    “丁总呀,你好!”孙教授很是高兴,“你可是发展神速呀,跟老哥唠叨唠叨。”

    丁驰谦虚着,和对方攀谈起来,两人交谈的非常热络。

    虽然和孙教授接触不多,但丁驰却对其很是尊重,尤其对对方在雕国参会时的照顾念念不忘。

    “教授、小丁,你俩早到了?坐下谈吧。”一个女声插了进来。

    丁、孙转头看去,原来是姜新燕来了,立即对其问候起来。

    姜新燕恢复的不错,状态也很好,三人坐下谈的很开心。

    “教授,您好!”又是一个男人走来,冲着正抬头的孙教授打招呼。

    孙教授点手召唤:“小田过来,我给你介绍两个大人物。”

    此时姜新燕也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时笑了:“田董呀。孙教授,我俩熟得很。”

    “姜董,您也在。”来人正是拱都电子现任董事长田晓钢。

    注意到三人简单交谈,丁驰瞬间明白,田晓钢就是拱都电子现任董事长,也曾经给孙教授做过几个月学生。

    聊了几句后,孙教授点手示意:“小田,这位你可要认识一下,业界后起之秀。不,年轻大佬,卫都省的丁驰老总,旗下芯片和手机……”

    田晓钢先是神情一愕,随即略有尴尬的打着招呼:“丁总,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丁驰马上道:“田董,您太客气了,谢谢您和姜董对我们的大力支持!”

    “你们认识呀?”孙教授显然不明就里。

    “认识,有合作关系,近期还……我们做的不好,给丁总带去了麻烦,公司会按规定履行义务。”田晓钢含糊的回应着。

    做为自己一方,自是不适合提及此事,现在对方主动提起,丁驰就好接话了。于是他马上道:“那不过就是一张纸,我方不再要求贵公司履行。请您一定接受我这点心意,以感谢贵公司的大力支持,若是没有贵公司支持也没有我丁驰的今天。”

    虽然近期从侧面对丁驰多了了解,对其印象也改观好多,但毕竟还是有着隔阂的。可现在对方竟然态度这样谦卑,田晓钢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于是立即道:“丁总别这么说,主要是我方近一年多做的太差劲,尤其我……”

    孙教授最近刚从国外学术交流回来,真不清楚这两家公司的摩擦,但他也看出这里面有事,于是赶忙岔开:“来来来,议议一会儿交流的主题。”

    就这样,话题暂时被岔开了,直到会议开始。

    还真是巧呀,丁驰的座位竟然和田晓钢挨着,两人又多了交流和了解的机会。

    三天的会议结束了,田晓钢接受了丁驰的好意,同时也释放出诚意:“如果丁总还有租赁需要,我可以给予更大优惠。”

    “真的呀。不必更大优惠,原价已经很良心了。”丁驰很是开心,却又不好意思,“田董,以当前行情,那台设备至少七八千万。”

    田晓钢摆摆手:“我何尝不想死钱变活钱,可拱都电子和你的公司不一样,股权成分复杂。别看现在出手能挣一倍,照样也是麻烦,说不准什么时候‘处置国有资产不当’的罪名就扣到头上来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呀!”

    对方担忧确实在理,丁驰也就不再矫情,与对方坦诚地谈论起了租赁事宜。最终,以年租金四百五十万谈妥,租赁三年,租金一年一付。

    合作谈妥后,丁、田当天便回了各自公司,立即履行起了必要手续。

    次日,驰名电子便支付了租金,同时向拱都中院递交了申请,承诺不再要求拱都电子履行义务。拱都电子也在随后发来传真,授权驰名电子撕掉设备封条。

    拿到对方授权后,丁驰立即打电话给焦甄:“教授,复工了。”

    “太好了,这段时间可把我憋坏了。”焦甄应答后,当天下午就和所有研发人员都来了。

    看着身旁众人,丁驰很是高兴:“钟雨,你去揭封条吧!”

    “好。”钟雨应答一声,走上前去,很是小心的,在小工具帮忙下,比较完整的揭下了封条。

    焦甄等人立即欢呼着围上前去,开始了正式复工前的检测、准备工作。

    丁驰则没有留在现场,而是快步追上了离去的钟雨,伸出手去:“给我看看。”

    “到您办公室。”钟雨笑着回道。

    快步进了屋子,关好屋门,钟雨小心地从包中取出封条,平摊在桌面上。

    看到封条的一刹那,丁驰楞住了:“怪不得你刚才弄的那么小心,也很是神秘,原来这上面真有机关呀。那我就不明白了,这个微型定位仪不是还在上面吗,为什么他们那边却显示了另一个位置,还能显示定位仪移动了七八十米呢?”

    钟雨道:“当初探知到他们弄了这玩意的时候,我先是对其进行了信号干扰,以保证我们的位置不暴露,同时也在想着尽快取掉。可是听寇经理说封条贴的很紧密,我就意识到了难度,也不愿现场留下任何痕迹和影像。既然不便取下定位仪,那我可以让他们接到错误的信息呀,于是……”

    丁驰接过了话头:“于是你黑了他们的后台终端,使其和这个玩意脱开,然后把设计好的数据给了他们。”

    “丁总,您连这技术也知道呀?”钟雨很是惊讶。

    丁驰先是一楞,随即自得的说:“那当然了。”

    其实丁驰还有后半句没讲——“我可是过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