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640】,非常肯定不是自杀,死者的神秘男朋友(二)
    好片刻后,萧季冰才看向苏青:“青青你怎么看?”

    一句话,雷动的目光也立刻转到了苏青的身上。

    “是啊,是啊,头儿,你怎么看?”

    苏青一双好看的杏眼微眯了眯,然后红唇微启,很肯定地吐出了两个字来:“他杀!”

    萧季冰点了点头:“不错,我看着也是他杀!”

    于是雷动可是真的有些不明白了:“头儿,这怎么可能是他杀,如果真的是他杀的话,凶手将死者抛在卫生间里,他又是怎么出去的?”

    没错,但凡考虑到他杀的人,首先就要合理地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苏青看向萧季冰:“这个,萧法医来解释最合适!”

    萧季冰闻言笑了笑,然后看向雷动:“雷动,你啊,这是忽略了一点,你是不是忘记了,人刚死之后,身体是软的,所以只要凶手将死者拖进卫生间,然后摆放好,他自然可以开门离开了,可是经过一段时间后,死者的身上出现了尸僵状态,那么死者的双脚自然就会将门死死地蹬住,也就是我们刚才打不开门的状态!”

    雷动抬手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不得不说,现在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应该把尸僵这事儿给忘记了,这可是真的太不应该了。

    而苏青还有话呢,只听苏青道:“还有,你再看看死者脖子上的那些绳子,很明显这应该是凶手想要故布疑阵,让我们认为这是死者自杀,可是你再看看这卫生间里,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供死者上吊的,或者是挂绳子的地方!”

    雷动看了看,可不是嘛,这卫生间里哪里有能挂得了绳子的地方。

    至于挂毛巾的粘钩……那玩意,只要用点力气,就可以直接用手扯下去了,所以想要吊死一个人……玩笑了!

    而萧季冰这个时候又指出了一点:“还有,死者的身上裹了四床被子……她就算是想自挂东南枝,也是有心无力吧!”

    苏青又补刀了一句:“其实雷子你可以试试看自己裹上四层被子然后自己挂个绳试试看!”

    雷动:……

    头儿,他真心没有那爱好!

    不过人家苏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只听苏青又继续道:“还有,咱们进来的时候,你应该也有看到卫生间门口的毛巾了吧?”

    一听到这话,雷动立刻就明白了:“是了,如果死者是自杀的话,那么她就算是想要塞住下面的门缝,也应该是塞里面而不是塞外面。”

    苏青点了点头,好吧,脑子终于开窍了!。

    雷动继续道:“所以凶手这倒是多此一举了!”

    苏青淡淡地点了点头:“而且门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房间里也没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还没有血迹,所以这说明凶手是以和平的方式进来的!”

    萧季冰点了点头道:“所以也就是说,凶手是被死者自己开门放进来的!”

    由此可见,凶手和死者之间不但认识,而且很熟!

    而这个时候,金铃也上来了。

    “头儿,据死者赵娟的父亲赵刚说,平时赵娟每隔两天就会和家里通个电话,可是这一次赵娟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和家里通电话了,起初他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这几天他给赵娟打电话,赵娟的手机一直都是在关机状态,所以赵刚这才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就找到了死者的表哥陈宇,两个人一起过来看看情况。”

    “所以就来到了赵娟的出租屋,让房东开的门,结果一打开门就闻到了臭味,两个人感觉不好,就去推卫生间的门,结果门推不开,只能推开一条缝,看到的却是赵娟已经死亡了!”

    “所以陈宇才立刻打电话报警了!”

    金铃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然后声音微顿了顿继续道:“还有头儿,我刚才也问了一下房东和死者的邻居,他们都说,死者是一个很本份的女人,天天都是独来独往的,也从来不往家里带男人!”

    “哦,对了,我问过了,死者是在一家名字叫做华欣足浴城的地方工作!”

    “头儿,我带着他们几个去足浴城看看?”

    金铃道:“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几个都站在楼下,不敢再上来了!”

    苏青直接点头:“行,那你带他们去吧!”

    金铃点头,便又下楼去了!

    从死者腐烂的程度上来看,萧季冰也只能估计出死者大致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十八天到十三天内,至于具体的死亡时间还有死亡原因却要等到,解剖了看!

    而房间里苏青,雷动,萧季冰三个人又仔细地搜索了一遍,在led痕迹检测灯的照射下,他们在地面上找到了一组鞋印。

    不过这组鞋印在出了这404的房门,在这走廊里便消失不见了。

    问过房东,才知道,房东每天早上都会拖一遍走廊。

    脚印的印得挺清晰的是那种斜纹的,一般这样的鞋,不是凉鞋就是那种运动鞋,从大小上来看,应该是一双男鞋无疑了。

    不过兰子堡的村子里没有监控,房东更是没有在楼层里安装过监控。

    所以苏青也是挺头疼的,为毛她遇到的案子,有监控的几乎没有呢。

    如果房间在这个四层安装有监控的话,那么只要看看在案发的时间里,是谁进过死者的房间,凶手不就可以确定了吗。

    没有监控,那么一切就得他们自己来找了。

    ……

    在回去局里的路上,苏青接到了金铃打来的电话。

    “头儿,我们在足浴城走访了解到,死者和一个姓邹的男人很是有些暧昧的关系,不过这个邹先生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足浴城了,我们从足浴城里拿到了这位邹先生的联系方式!”

    “还有足浴城里有一个叫朱玉的足疗技师和死者的关系非常不错,两个人是很铁的那种闺蜜,不过朱玉这几天家里孩子生病,请假了,我电话联系了她,听到赵娟遇害的消息,她整个儿人呆了半天,还有她说明天可以来局里配合咱们的工作!”

    苏青:“铃当辛苦了,那就带着那几个家伙,回局里吧,我们正好也正往局里赶呢!”

    于是两个人挂断了电话。

    不过苏青又拿出了之前的金铃的记录本翻看了一下,然后直接拨打了死者表哥陈宇的电话。

    电话那边接得很快。

    “你好!”陈宇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苏青直接开门见山:“你好,陈先生,我是市局特案组苏青,今天我们见过的,你表妹的这起案子由我们特案组负责,不管怎么说,请你和赵娟的父亲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家属一个交待。”

    “不过今天赵娟的父亲太过伤心了,这我们也理解,也请陈先生可以好好地劝劝叔叔吧,而且我们也需要你们家属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情况!”

    陈宇立刻就道:“我明白的,苏组长,请你放心了,我争取明后天就带着我舅舅去市局。”

    苏青一笑:“好,越快越好,毕竟从赵娟的尸体情况上来看,赵娟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半个月左右,这已经错过了最佳的侦破还有对犯罪嫌疑人的抓捕时间了!”

    “我相信,你们家属应该也希望我们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吧,所以还请你们家属可以尽快平复一下心情,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陈宇连声答应着。

    等到苏青这边将手机随意地丢在了一边,萧季冰一扭头果然不出所料,看到的正是苏青紧皱起来的眉头。

    “青青,你没事儿吧?”

    苏青扭头看着萧季冰一笑:“唉,我这个人啊,果然还是不怎么适应去安慰人,刚才有没有觉得我太过的不近人性了?”

    萧季冰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苏青不信:“你就哄我吧,我自己还能不知道自己。说真的,我从来也没有安慰过人的,而且我也很不喜欢看到或者听到有人哭,因为我特别讨厌哭泣!”

    萧季冰点了点头,他也只是看到苏青哭过那么两次罢了,还是因为自己。

    苏青继续道:“在很小的时候,义父就告诉我,眼泪是这个世上最没有用的东西,那个时候我太小了,也不明白,所以疼了还是会哭,于是养父就让人拿着一个又厚又宽的戒尺,只要我哭便狠狠地打我一下!”

    “越哭越打,什么时候不哭了,什么时候才不打了!”

    “那个时候哪里懂得那么多,越疼越哭,然后越哭越疼,等到终于发现不哭了就不挨打了,这才止住了眼泪!”

    “然后从那儿以后,再疼,我也没有哭过,我几乎都忘记我其实也是会哭的了!”

    萧季冰心疼地看着苏青:“如果你当时没有丢,而是在苏家长大的就好了!”

    苏青笑了:“那样的话,我未必会遇得到你。”

    “而且那样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长成什么样,会不会是你喜欢的样子。”

    “而且我是被人偷的,搞不好你也是被人偷的呢。”

    萧季冰闻言不禁嗔了苏青一眼:“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巧的事儿,一个是被偷的,两个还是被偷的!”

    苏青扬眉:“不是有句话叫做无巧不成书吗?”

    两个人这个时候就是在说说笑笑,谁也没有把说出来的话当真了。

    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今天说的话,居然会一语成谶!

    当然了,那都是后话了。

    ……

    金铃一回到市局,便将自己在足浴城走访的具体情况,向苏青做了汇报。

    “头儿,据足浴城的赵娟的那些同事儿说,赵娟为人和善,从来不与人发生口角,也不和人争执,所以她从来没有和人结过仇。”

    苏青点了点头。

    “如此来说,再结合现场的情况来看,倒是可以排除财杀,还有仇杀的可能性了,而凶手又是以和平的方式进入的现场,那么也就只余下一种可能性了!”

    ……

    而在第二天一大早。

    邹姓男子,也联系上了。

    男人听说赵娟死亡的消息时特别吃惊,不过他也说明了,他虽然是龙城市人,可是却常年在sc省做生意,两三年也未必会回龙城市一次。

    而与赵娟的关系,两个人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微信上的微友,只不过是邹先生在一年半前回到龙城市,有一次去了兰子堡找朋友,便和朋友一起去足浴城放松。

    当时为他服务的正是赵娟,于是两个人聊得挺投机的,便加了微信好友。

    平时,也就是聊几句天,然后邹先生给赵娟发点红包。

    再其他的也就没有了!

    当然了,这只是邹先生在电话里的供词,特案组的大家不能说是全信,也不能说是不信。

    苏青详细查了一下这位邹先生的个人信息,发现在他的名下有一辆蓝色的帕萨特。

    “小黑,吴凡,孙晨你们三个去一趟交警大队,将这两蓝色帕萨特的最近一个月的行程调出来!”

    包小黑,吴凡,孙晨三个人立刻齐齐应声!

    而近将中午的时候,赵娟的表哥陈宇陪着赵娟的父亲赵刚来了市局。

    赵刚的形容,看起来明显比昨天更显苍老了。

    苏青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两位请坐吧!”

    李杰忙为两个人倒了两杯水,端了过来,放在两个人面前的桌子上。

    苏青不会安慰人,而且这种突然丧女的事儿,只怕也不是你想安慰就能安慰得了的。

    所以苏青再开口,便直切主题。

    “赵先生,是这样的,昨天我们看过了案发现场,你女儿的出租房,房门没有被橇的痕迹,房间里也没有被翻动的痕迹,而且我们也在房间里,发现了你女儿的银行卡,现金,还有两件金饰,所以我们初步推断,可以排除财杀的可能性!”

    “而且昨天我们的人走访了你女儿的邻居,还有她在足浴城的同事儿,也都说你女儿不与人结仇,所以也可以暂时排除了仇杀的可能性!”

    “不过从现场来看,凶手是以和平的方式进入的你女儿出租房,由此可见,你女儿与凶手的关系不浅,所以,赵先生,你女儿是不是有男朋友,或者她与哪个男人交往过密?”

    赵刚很认真地想了想,这才开口:“这个,我只知道阿娟有男朋友,不过我没有见过,之前我有和阿娟说过,让她把男朋友带回来让我瞧瞧,可是阿娟一直没有带回来过!”

    “不过一个月前的时候,阿娟和我说她要结婚了,还说等到我过生日的时候,会把那个男人带回来给我和她妈看看。”

    苏青吸了一口气:“生日?”

    赵刚点头:“是,我生日那天阿娟是中午拎着生日蛋糕回来给我过的生日,不过那个男的,她却没有带回来,我看阿娟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也就没有问!”

    苏青的俏眼微眯了眯:“你生日是在什么时候?”

    赵刚道:“半个月前!”

    苏青看着他:“所以,那次也是你和赵娟的最后一次见面?”

    赵刚点头:“是!”

    于是苏青又问了问陈宇和赵刚两个人,一些有关于赵娟的信息,便让两个人先回去了。

    在他们两个人走后,苏青看向特案组的众人:“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雷动直接道:“从目前我们掌握的线索来看,应该是激情杀人。”

    金铃也点头同意:“不错,而且是情杀!”

    马维忠道:“头儿,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死者的男朋友是谁?”

    不得不说这个赵娟保密工作做得相当不错呢,她家里的人不但没有见过她的这位男朋友,甚至连那个男人的名字也不知道。

    苏青扯了扯嘴角:“不是还有她的闺蜜吗,有些话可以不和自己家里人说,但是却会和闺蜜说!”

    正说话音,萧季冰来了。

    苏青挑了挑眉。

    萧季冰也不用苏青问,直接开口道。

    “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是在十五天前,死因是窒息而亡,是被人掐住脖子掐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