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婚后忽然得宠 > 第207章 赶你,你也不能走(二更)
    静谧的夜里,注定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吧?

    后来,向暖睡着了,睡梦中,有人将她带到了怀里,那个怀抱,又温暖,又安全。

    ——

    翌日清晨,外面下着薄薄的小雨,向暖醒来,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那个人在。

    昨晚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他突然就不见了。

    向暖条件反射的爬了起来,甚至有些像是,把他又弄丢了一样,满屋子都没看到他,她掀开被子便急匆匆的下了床,光着脚就往外走。

    “向暖!”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她失魂落魄的眼神朝着洗手间的方向看去,他穿着家居服,手里拿着刮胡刀站在那里。

    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又安安全全的放了回去,她却站在那里一时动不了。

    刚刚她以为,她只是做了一场好梦,梦里他回到了她身边。

    这一刻,她才突然清醒过来,不是梦,他早就回来了啊。

    忍不住跑了过去,也不管他要干什么,只扑到他的怀里便紧紧地抱着他:“你不准再走了!”

    霍澈没说话,只是两只手往外张开着,因为手里还拿了东西,而她头顶的冷香却叫他不自禁的低了低头,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他还是看到她湿漉漉的眼睫毛。

    “我去哪儿啊?只要你不赶我走,我不会去别的地方了。”

    “赶你,你也不能走!”

    她紧紧地搂着他,不知道他低三下气的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不知道吗?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能走了,他走了,她的人生就完了。

    有他的世界是菜色的,而失去他的世界,是灰白的。

    霍澈感觉着她抱他抱的过分的紧了,两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她,低声问她:“做梦了?”

    她摇着头,过了许久,才抬起眼来,目光与他的黑眸对视上的那一刻,她才渐渐地,将自己卑微的模样,渐渐地收了起来。

    刚刚她在干嘛?

    像个离了男人就活不了的可怜女人一样求他留下?

    向暖突然松开他,低头看到他手上的刮胡刀,更是羞愧的转了头:“你快点,我要用洗手间。”

    她还是跑了出去,霍澈站在洗手间门口看到她的身影消失之后还在门框靠了一会儿,满身上都是她的香气,让他受不了。

    早饭的时候向暖随便吃了几口便想放下筷子找个理由去上班,霍澈瞅着她是想要躲他,便说了句:“等下一块走,再吃点。”

    向暖抬眼看他一眼,无奈的又继续吃了点。

    金姐看他们俩那样,忍不住偷笑了下,那会儿去打扫卫生,发现霍澈房间里的被子都没动的,但是主卧的两个枕头,明显是被两个人用过的。

    大家都在盼着他们俩和好,金姐跟张姐都抱着看热闹的状态,总觉得,这小两口,关系肯定会一天比一天好了。

    吃过饭后向暖就想自己开车跑,但是还是被霍澈给扯着,直接塞到了自己的车子里,向暖转头就想下车,他堵着车门口:“说了一起走!”

    “两辆车也可以一起走啊!”

    “你在怕什么?我是你丈夫!”

    霍澈弯着腰看着她,很郑重的告诉她这件事。

    霍澈甚至觉得,她好像把他当洪水猛兽了,早就把他是她丈夫的事情给忘在脑后。

    向暖却是板板正正的坐在里面了,低喃了句:“谁都知道!”

    谁都知道你是我丈夫!

    谁都知道你是我向暖的人!

    上班的路上霍澈问她:“凌云的事情你别多想,我的确在吃醋!”

    向暖诧异的看向他。

    心想,怎么突然承认了?

    “他是周诺的远房外甥,我是知道的,他要做什么我也知道,就是不愿意你跟他走的那么进,接触那么多。”

    霍澈说出自己的心声来。

    向暖除了惊喜之外其实还有疑惑:“可是我们只是普通的交往,而且,你怎么会以为他一个大好青年会喜欢一个已婚的,并且还生过孩子的女人?”

    “因为你是宝!”

    霍澈扭头看她一眼,一点也不谦虚,也不打算让她谦虚。

    她是宝?

    向暖使劲憋着笑,实际上心里已经哈哈大笑了。

    霍总,这是承认自己的能力了?

    哈哈哈!

    “并不是说女人生了孩子之后就没有被追求的价值了,否则我为什么还对你这么念念不忘?”

    霍澈又扭头看她一眼。

    向暖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看着外面阴郁的天气,突然觉得这个天气,还挺好的,清清爽爽的。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多个心眼,总是要好一些。”

    霍澈车子开到她公司楼下的时候对她提醒。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去上班了,谢谢你送我来!”

    向暖说着解开安全带,人要走的时候一抬眼就发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不免问他:“怎么了?”

    “就这么走了?”

    “……”

    霍澈往前凑了凑,向暖想起昨晚上被他亲的事情来,抬手在他薄唇上轻轻一碰:“昨晚还没亲够啊,谁允许你那么亲我的?贪心鬼。”

    说完就转身要下车。

    只是车门都打开了,人却还是被拽住了,直接给压在了座位里。

    “我就是贪心鬼!”

    他桀骜霸道,说完之后就覆上她的唇齿。

    许久,向暖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跟个傻子似地。

    从容慢慢的朝她走过来,小声叫她:“暖姐?”

    “啊?”

    向暖吓了一哆嗦。

    从容……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刚刚啊,暖姐,你的口红都被霍姐夫吃掉了。”

    从容笑着,温柔暧昧的提醒她。

    向暖下意识的立即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唇,左右看看没有别的人,赶紧的就往里跑。

    可不能让人看到她这幅傻啦吧唧的模样。

    从容跟进去,在电梯里,向暖赶紧的重新画了画,从容便问她:“霍姐夫早上是不是也得来一炮?看上去好像很饥渴哦!”

    “嗯?”

    向暖没明白过来,什么来一炮?什么饥渴?

    不过很快便从从容的眼里明白了她的话,恼羞成怒的瞪她一眼:“今天你是不是不想下班了?”

    从容立即捂住嘴,心想,我可是想早点下班呢,不敢再乱说了。

    向暖看她聪明,想了想又问她:“昨晚你们俩去喝酒,后来杨伊人有没有被人接走?”

    “有啊!后来陆家的车来接她了,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一上午杨伊人都没有到公司,据说是女儿发烧了,她在陆家照顾女儿。

    向暖想着,这两年,杨伊人每次在陆家住下,好像都是因为孩子生病,不过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容易生病啊?看上去像是个生龙活虎的孩子,难道……

    陆少爷这人,一向是奸诈的呀!

    不过不管怎样,希望他们俩早日把事办了,大家也就放心了。

    不说年纪大小,就那么看着,杨伊人明明对陆志明也是有心的,就叫人想要撮合。

    之前公司的客户看上杨伊人,很好的人,但是杨伊人就是想都不想,女人对一个很好的男人不感兴趣还能为什么?肯定是心里有人了呗。

    而众所周知,杨伊人就陆志明那么个大少爷已经焦头烂额。

    从容跟王欣妍在前台说:“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伊人姐姐的女儿啊?每次生病好像都挺严重的,每次伊人姐姐都得在陆家住上几天。”

    “可是孩子在陆家,我们去的话,会不会不合适啊?可是真的好想去哦!”

    两个女人都很想去看看陆家的大房子,据说那栋园子可是很有历史的。

    “我想要穿上汉服,嘿嘿,上他们家园子里走一走,哇,不知道我会不会在那里穿越到别的地方去?”

    从容双手合十,仰着头已经开始在幻想了。

    “那我们一起啊,你还记得以前的那个电视剧吗?穿越时空的,两个女人一起穿,这样方便在那边也有个照应啊。”

    王欣妍说。

    “对哦,那……”

    “王欣妍,你是老公孩子都不要了?还有你,父母都不管了?”

    胡非在她们身后听了会儿,忍不住提醒了句。

    俩女人回过神来,然后就不敢再幻想了,毕竟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人要她们守候陪伴。

    倒是丁智磊,站在门口听了会儿,突然笑了笑,问丛容:“到了那边,再找个妻妾成群的公子哥谈一场恋爱,肯定比跟我这种人特别吧?”

    丛容跟王欣妍往后看了眼,顿时俩人都悄咪咪的低了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男人们发起疯来,可真吓人。

    向暖跟温之河在里面听了会儿,俩人像是大哥大姐那般无奈的叹了声,摇了摇头,之后温之河便出去工作了,向暖继续留守。

    下午三点多,向励给她发微信,问她晚上有没有空,就今晚请她跟霍澈吃饭。

    向暖便打电话给他:“我晚上是有空的,可是霍总那边……”

    “我已经给姐夫打过电话了,姐夫说可以。”

    向励立即回了句。

    向暖……

    这家伙,竟然自己跟霍澈联系了,哼!

    他们看上去很熟的样子,但是他们俩应该跟她更熟才是,竟然瞒着她互相联系了,唉!真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俩人将来不会联合起来欺负她吧?

    “知道了!”

    向暖说了声,要挂电话的时候又听那里面说:“别担心我会跟姐夫联合起来欺负你,我们俩要是有一天会联手,只能是因为爱你。”

    爱她?

    “没那么想,挂了,还有事!”

    向暖心虚的一笔,但是还是习惯的姐姐做派,挂了电话后却忍不住一阵脸红,什么因为都爱她?

    他们都爱她吗?

    不知道为什么,人突然有点轻飘飘的,她是会飘的人吗?

    下班点霍澈准时出现在他们办公楼下面,向暖跟同事们一起下的楼,看到他站在不远处,便跟同事们挥了挥手然后去找他了。

    霍澈转眼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那个女人,因为背着光,所以看不清她的脸,但是整体的感觉还不错,应该是很开心?

    而且让她的同事全都看到他,霍澈漆黑的眸子一闪即过的精明,直起身来等她靠近,抬手轻轻地摸了下她的头发,向暖本来想简单的问一声你来了,结果他那一个动作,她有点懵。

    而她身后的同事们却是有点小激动,还有人偷拍了照片。

    “没来晚吧?”

    霍澈低声问她。

    “没有啊!”

    向暖摇了摇头,还是有点疑惑的看着他。

    “那上车吧!”

    霍澈又说了声,给她打开车门,只是要上车的时候里面又走出来一个熟人。

    “等下!”

    “嗯?”

    人突然被拉住,她抬眼的时候,他的唇已经在她的额头上,向暖傻住,这突然的,这是干啥?

    在外面也要亲亲了?

    温之河只是条件反射的,觉得那边有人,所以就看了一眼,然后便看到了一幕,霍澈比他还要高几公分,跟向暖站在一块的时候,更是高了许多,那个角度看上去……

    只是他也只能自嘲的笑了笑,之后低着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霍澈漆黑的眸子抬了抬,看他走远之后才松开她,低声道:“上车吧!”

    向暖还满脸通红,钻进车子里,系好安全带才问了他一句:“刚刚搞什么鬼?”

    “突然想要那么做。”

    霍总脸不红心不跳的解释了一句,给自己扣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带她离开。

    突然想要那么做?

    在大街上?

    失忆的霍老板操作也这么骚呼呼的吗?

    向暖没有多问,心跳还没能平复,稍稍咬着一点嘴唇,车子走远后她下意识的往外看了一眼,刚好看到温之河的车子在前面,不自觉的眨了下眼,然后又垂下眸子,眼观鼻鼻观心,毕竟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所以,就算看到,也没事吧?

    他们都已经成了自己生活以外的人。

    到了约好的会所,因为时间还早,所以他们俩先到了包间里,向暖给自己倒了杯茶,问他:“要不要?”

    “你给我倒我就要了!”

    向暖没抬眼,本来就只是随便说话而已,给他倒满茶,然后放下茶壶,自己端着自己的茶杯闻了闻里面的茶香,觉得还不错才抿了点。

    霍澈专注的看她喝茶,见她放下茶杯才问她:“你弟弟的婚礼,会在hv办吧?”

    向暖抬眼看着他,想了想问他:“向励跟你提了吗?”

    “我问你!”

    霍澈回了她一句,还是认认真真的看着她。

    向暖想了想:“说真的,以你现在的思想,可能无法理解我的心情,他下午打电话跟我说,婚事要跟咱们俩商量的时候我不是不接受,我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你不记得他以前还想掐死我,当时你就在场,好几次都是你救了我,还有就是,其实我们从小关系就不怎么好,突然之间变成这样……当然,他要是需要我,我会帮,他把我当姐姐,我便把他当弟弟。”

    “听说曾经我替你问你父亲要了两千万做补偿,你回头就送给了他,还有你父亲的办公大楼我也是买下来送给你,但是你还是送给了他,他的游戏几次出事,你都有帮他过关,你确定你一直没打算把他当弟弟?哦!我还听如思说,你小时候有次差点为他死掉。”

    “……”

    霍澈的眸子又黑又暗,看的向暖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最后她无奈的耸耸肩,笑的无伤大雅:“所以我说,他把我当姐姐我便把他当弟弟啊,只是一直没敢想过,有天我们这对同父异母的姐弟,真的会像是亲姐弟一样好。”

    霍澈看着她有点沮丧的神情,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不过是在跟自己诉说自己此时的心情而已,可是他却没有第一时间了解,只当她是口是心非。

    突然对自己有些失望,轻叹了一声,抬手抓住她放在桌上的手到自己跟前,也转过身去正对着她:“向暖!”

    向暖也转过身,俩人的膝盖无意间互相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