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武战宗师 > 第349章 守夜
    所以说,当亲眼看见吴峰被寒羽翼杀了的时候,欧阳柔心中真的是暗爽了一下,对寒羽翼心生好感,毕竟就连他父亲也没有做到的事情,居然被寒羽翼给实现了,即便她并不是特别想要让吴峰去死,可他的种种作为真的是让她感到作呕。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后,吴峰果然不来主动打扰欧阳柔了,可他还是贼心不死,当他和父亲以及族人来到万兽大峡谷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欧阳柔等人。

    欧阳柔的颜值和各方面条件丝毫不比轩辕巧儿三女差,吴峰这个登徒浪子自然不会轻易罢休此事,但自己的父亲也没辙,甚至还被欧阳暮给逼到发誓才罢休,吴峰也是不敢在明面上妄动。

    于是乎吴峰灵机一动,要知道欧阳柔是出了名的路见不平,心底很善良,他便想出了一个阴损的馊主意。

    那就是吴峰借着自己父亲的威慑力在万兽大峡谷胡作非为,不过他也不傻,势力之中有武帝坐镇的他从来不去招惹,于是没有武帝坐镇的势力就成为了吴峰的目标。

    没错,他就是打算用自己的老本行,欺行霸市去欺负这些小势力,逼得欧阳柔主动来找他说理,这就不算违约喽!不过即便吴峰成功钻了空子,他也不敢太过于放肆,可是他对于欧阳柔已经变为了病态的爱恋,能够和她说说话就能让他满足了,所以他乐此不疲的着手此事,就只是为了有和欧阳柔说说话接触一下。

    就这样,吴峰的计划非常顺利,欧阳暮每次都没有反应,虽然他已经猜出来吴峰这是居心叵测,可严格来说不算违规,所以欧阳暮也拿他没辙了。

    欧阳暮看到自己的女儿一次次上当,便和她明说了,欧阳柔这才恍然大悟,可她心生厌恶的同时,还是不得不在看到吴峰欺负其他势力的时候出面制止,但她对吴峰的所作所为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而当他每次欺负新来的势力时,都会将欧阳柔这个心善的姑娘逼过来,吴峰的身心都会得到很大的满足感,态度越来越嚣张跋扈了。

    于是可想而知,最后踢在了寒羽翼这个要命的铁板上了,吴峰当场被寒羽翼格杀,而他的父亲吴坤也被尉迟天几招打死,烈阳宗也名存实亡了。

    如果是在之前的时候,吴峰的死还有可能让欧阳柔感到有些愧疚,毕竟当欧阳暮杀向烈阳宗的时候她也拼命阻止过却未果,可经过万兽大峡谷的种种之后,她不禁不会如此,反而想要拍手叫绝,像吴峰这种人.渣死一百次都不解恨,真的是坏到骨髓里面了,给他一百次改正的机会也没用的,她算是彻底想明白了这个真理。

    寒羽翼是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欧阳柔和吴峰两个人之间的恩怨,结果自己不经意间替她扫除了障碍,不过这也本来没什么,可再加上欧阳暮在一旁恰到其处的助攻,就成功的将这件看似正常的事情变成了爱的种子,也算是没谁了。

    “那行女儿,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你手里,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欧阳暮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难得可贵的闭上了嘴,留给时间和空间让欧阳柔好好想一想。

    于是乎,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寒羽翼忽然发现欧阳暮居然闭嘴了,本能的就觉得不太对劲,赶紧回头一看,便发现欧阳暮和欧阳柔的脸色都不正常,心中的那种紧张感越发深重了起来。

    “这个老家伙,不知道又和欧阳柔说了些什么,只希望别跟我有关就好。”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寒羽翼的这个想法还没有出生,就已经宣告胎死腹中了。

    转眼间,又是三个时辰过去了。

    这里虽然辨不清时辰,可大家都有些困倦了,想必换算成外界的话也应该到了午夜时分了,毕竟他们来到这处异空间也有十几个时辰了,刚进来的时候外面也不过是晌午。

    看到大家人困马乏的模样,寒羽翼和欧阳暮打了一声招呼,众人就原地进行休息。

    留下寒羽翼和欧阳柔两个人站岗,其他人休息,然后轮班制的调休替换。

    毕竟仙墓之中其他队伍都是潜在的敌人,虽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碰上其他队伍,但最起码的警惕不能丢失,谁也不敢保证对方不会趁机发难。

    当然,这种人员配置自然是少不了欧阳暮的影子,看到寒羽翼主动提出站岗,欧阳暮便用一个正当理由让欧阳柔也跟着站岗,用意自然不用明说了。

    寒羽翼刻意和欧阳柔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欧阳柔没有察觉,但姿态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扭捏,似乎不太敢和寒羽翼对视一般。

    众人赶了半天的路程,都困的不行了,结果一挨地整体就呼呼大睡了起来,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也不知道这处异空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居然除了光秃秃的地面之外,哪怕一根草都没有,充满了荒芜蛮荒之气。

    可转念一想其实也合情合理,毕竟这里没有阳光普照,什么植物能生长出来?

    想来也就是这个原因,才导致了这处平原上什么都没有。

    乌漆麻黑的,连柴火都找不到,所幸这里的气温不算是太冷,大家紧紧衣服也能应付得过去。

    看着众人睡得很香,寒羽翼的眼眸之中也有一些血丝,打了一声哈欠,寒羽翼知道自己不能坐着了,想了想便起身往欧阳柔的方向走了过去。

    欧阳柔立即发现了寒羽翼的举动,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头埋的更低了。

    寒羽翼很快便来到欧阳柔的身旁坐了下去,主动和她聊起天来。

    “呃,那个可以和你说说话吗?

    我太困了,怕坚持不住。”

    欧阳柔娇滴滴的回答,“这样啊,那你也睡觉吧,我自己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那怎么可以,要睡也是你这个女孩子睡,我怎么能占这个便宜呢!”

    寒羽翼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欧阳柔听后心花怒放的说道:“那好吧,你想聊点什么?”

    闻言,给寒羽翼直接问住了,他们二人不过刚刚结识,还远远算不上熟络,要说聊什么的确是一个问题。

    寒羽翼绞尽脑汁的想了想说,“就说说你和吴峰之间的故事吧,我看你之前试图阻止我和他产生冲突,想必应该是认识的吧?”

    没办法,寒羽翼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不然也不会傻到和一个女孩子去聊另一个她明显讨厌的男人。

    可欧阳柔并没有在意,而是很干脆的回答,“嗯,我认识他,烈阳宗的水淼宗相距不过十几里地,当初……”接下来的时间中,欧阳柔没有半点隐瞒的和寒羽翼说起了她与吴峰之间的恩恩怨怨。

    说到最后,欧阳柔一脸认真的看着寒羽翼,“我还想谢谢你呢,替我解决了吴峰这个登徒子,他真的是坏透了,省得再去祸害其他人!”

    寒羽翼这下也知道居然无意间自己替欧阳柔铲除了吴峰这个隐患,弄得他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糟了个糕,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的帮了欧阳柔她一个大忙,不过看她的谈吐修养,应该不至于会因此以身相许吧?”

    寒羽翼此刻慌了。

    “你不用担心,之前只不过是我父亲他一厢情愿的乱点鸳鸯谱而已,我哪有那么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

    似乎是看出了寒羽翼的难言之隐,所以欧阳柔便直接将事情挑明了。

    寒羽翼眼前一亮,“真的吗?”

    欧阳柔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当然是真的了,本小姐的眼光也是极高的呢,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哦!”

    寒羽翼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欧阳柔有些幽怨的看向了寒羽翼,“怎么,我就那么不堪入目吗?”

    寒羽翼的表情一僵,连忙解释道:“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哈哈哈。”

    欧阳柔轻笑了几声,打断道:“不要这么紧张,我刚才说逗你玩的而已,你还挺可爱的嘛!”

    被欧阳柔这么一夸,寒羽翼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看得出来,你很深爱你的未婚妻,我有些羡慕她,能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陪伴着她!”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就听见欧阳柔有些憧憬的说。

    “以你的容貌和性格,日后一定会碰上比我优秀得多的男人,属于你的幸福总有一天会来到你的身边!”

    寒羽翼顺水推舟,将自己的意思和态度隐晦的传递给了欧阳柔。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理解,只见欧阳柔点了点头,“借你吉言,希望我的白马王子尽快来到我的面前,到时候我一定要先揍他一顿不可!”

    闻言,寒羽翼眼皮一跳,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揍他一顿?”

    欧阳柔哼了哼,理所当然的回答,“他让我白白等了这么多年,浪费了我宝贵的青春年华,这么迟才来,我不得先收一些利息吗?”

    欧阳柔的话,让寒羽翼是哭笑不得了起来。

    “看不出,你还挺泼辣嘛!”

    欧阳柔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形,煞是好看,“那是自然了,女孩子在外面闯荡的话,不学会泼辣一点的话,那岂不是会被有些臭男人欺负死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