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专家级重生 > 134,纯粹赞助
    刘萌萌一边思索,一边记录。

    这并没有影响到效率。

    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不太需要两位女孩分开做记录,有意愿的商家,基本上都已经赶到了新发视频的评论区留言,表达了新的合作意向。

    刘萌萌和汤意新甚至用不着回头检查。

    绝大多数商家都是两条视频下面都留言,而且是多次留言,根本就不给两人有什么疏忽遗漏的机会。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留言,还被各商家组织的力量集中点赞回复,渐渐占据了评论区上方的显眼位置。

    顺理成章地,刘萌萌和汤意新记录的次数越来越少,又过了半小时左右,两人干脆都放下了手里的水笔。

    两位女孩对面,萧陌和沈霖并没有闲着,两人也一直开着手机,默默翻看评论区的情况。

    此时,形势已经很明显了。

    “看起来好像很有效,”看着面前评论区密密麻麻的合作意向,以及每一项基本上都会特意标注出来的“保证品质,保持价格”,沈霖握着手机,偏头看向身边的萧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他们的承诺。”

    “现在不是我们要不要相信他们的承诺,”萧陌回答:“而是他们要不要相信,我们随时都有删掉视频重发的决心。”

    “呃……”沈霖又看了看手机,界面上留言的排序飞快变动,映射出背后各商家的殷切之情:“看起来,他们应该是信了……至少短时间内,应该是信了。”

    “那就行了。”

    “行吧。”沈霖点点头:“品质和价格的问题是解决了……不签合同的问题呢?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也已经完成了。”萧陌回答。

    “啊?”沈霖疑惑。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萧陌问道:“所谓‘不希望受什么合同约束’,这句话的关键点,应该不是说不能签任何合同,而且指不希望受任何约束,对不对?”

    “唔……”沈霖沉吟一小会,一半是自己思索姚大佬当时的意思,一半是等待姚大佬的意见。

    姚大佬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于是,沈霖点点头:“是的,是这个意思。”

    “那就行了,已经完成了。”萧陌说道。

    “嗯?”沈霖求解释。

    “有一种合同,叫赞助合同。”萧陌的解释来了:“对方只负责给钱,我方不负责任何义务,也就不受任何约束。”

    “是这样吗?”沈霖不由自主地望向刘萌萌。

    当然不是这样!

    刘萌萌心中又有一万句吐槽,纯粹的赞助,确实正如萧陌所言,是某社会组织以捐赠的形势,向某一社会事业或社会活动提供资金或物质的行为,赞助方只负责给钱,然后交给被赞助方自由决定支出。

    但现实中哪有这么单纯,赞助早就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人家愿意出钱,总会有一定的诉求,或求影响力,或求传播度,实践过程中,也总会在或明或暗的地方,对被赞助的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干脆在附加的合同上加以约束。

    可是,具体到“睡大师”这件事上的话……

    足足两分钟之后,刘萌萌肯定地点了点头:“对,是这样。”

    “也就是说,这种赞助合同,”沈霖觉得有必要确认一下:“我们只负责拿钱,不需要做别的任何事,对吧?”

    “是的。”刘萌萌确认。

    “这样也有人愿意给钱?”沈霖难以理解。

    “有没有人愿意,”萧陌说道:“试试不就可以了?”

    “怎么试?”沈霖问道。

    “手机。”萧陌向刘萌萌招招手。

    刘萌萌望向沈霖,沈霖点点头。

    刘萌萌将控制“睡大师”账号的专用手机交给沈霖。

    沈霖接过,手机页面在视频账号的评论区,萧陌上下看看,随手点了一条:“就它吧。”

    顺着萧陌手指的地方,沈霖看到了这条留言的发布者:

    森菲科技。

    “然后呢?”

    “然后,给它发私信。”

    沈霖进入私信页面。

    “怎么写?”沈霖问道。

    “就说你目前不想签合同,问它愿不愿意以赞助的形势,纯粹一点地支持咱们……唔,我看看……”萧陌打开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翻到了哪里,然后照本宣科地继续念道:“支持一下咱们关注人类健康,促进睡眠质量,让世界更美好的大业。”

    “好吧。”沈霖拿起手机。

    沈霖开始思考。

    “怎么?”

    “这个,”沈霖抓抓头:“我为什么不想签合同?该说什么理由呢?”

    “嘿,”刘萌萌和萧陌同时笑了一声,萧陌说道:“这是我们的事,关他们什么事……行,你一定要说的话……就说某些原因好了。”

    这么随意的么?沈霖看着萧陌,后者确定地点点头。

    好吧……反正是随便试试……

    沈霖硬着头皮开始输入。

    ……

    半分钟后。

    森菲科技,办公区,临时搬出来的会议桌旁。

    “简州,台州,巴光区的人手也到位了……”

    “行,就这个方案吧,尽快执行!”

    “不好意思……真的没有现货……那是老张忽悠你,把皮球推到我里来……真没有……谁告诉你还有五十套……好吧,那是机动名额……我没这个权限……真没有……别,求你别说搭售……我建议您和王总也别这么说,不然百分之百不会把货给你……现在,百分之十吧……”

    “周哥,这个事就拜托你了……一定要给我盯牢……哥们下半年的饭碗就指望你了……好说,只要你那边不出问题,买十次单都没问题!”

    “老施,这个图要改一下,把上面的灯调一下色,‘睡大师’上面那个颜色看起来多舒服啊。”

    岁月不饶人,从早上8点一直忙到下午3点,王总经理已经很是疲倦,听着耳边热火朝天的客户通话,卖场反馈,部门沟通,推广调整等等悦耳的声音,王总经理的上下眼皮,不知不觉咪到了一起。

    “砰!”,“砰砰!”

    忽然之间,几声不那么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文双眼睁开,对面,公关部负责人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他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捶着桌子,张大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太激动的缘故,一时卡住了壳。

    “干嘛呢?”王文皱起眉头,不满地看看周围,这边突兀的动静,已经引了许多员工的关注,王文咳了咳:“关键时期,稳重点。”

    “睡……睡……睡大师的私信……王总你……”

    森菲科技众多员工的注视中,王文爬上会议桌,顺着桌面跳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