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万界圆梦师 > 368 改变计划
    “曾书书!”冯公子头也不抬,奋笔疾书。

    “你从技能看出来的?”李沐问。

    “青云门除了他具备那不要脸的技能,也没别人了!”冯公子的脸再次红了一下,道。

    李沐看了眼冯公子,又看看手里的小皇书,大概明白曾书书或许是通过看书,觉醒了什么奇怪的能力吧。

    能力窃取附带侦察的能力,被共享之人,没有任何秘密。

    “师兄,他伤的这么重?怎么处理他,留下还是送回青云门?”冯公子转移了话题。

    “我觉得之前的计划可能有些偏颇,你先抄秘籍,让我再好好想想。”李沐道。

    “嗯。”冯公子点头。

    李沐踩着飞剑,飞到了半空,目测曾书书摔下的高度,若有所思。

    冯公子专心致志的抄写秘籍,忽然没留意到,曾书书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冯公子的笔尖猛地顿住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冯公子丢掉了碳素笔,悄悄摸向了随身携带的木槌。

    咳!

    曾书书咳了一声,吐出一口淤血,挣扎着坐了起来:“是你救了我吗?……你在写什么?”

    冯公子干笑了一声,瞪着眼睛道:“我说我在写药方,你信吗?”

    曾书书的眼睛滑向了白纸:“太极玄清道……你怎么……”

    砰!

    话没说完,后脑勺便重重挨了一下。

    冯公子共享着曾书书所有的功力,又是个健全人,重伤的曾书书毫无防备,当然抵挡不住,眼一翻,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冯公子看着昏迷的曾书书,撇嘴:“好蠢,自己都半死不活了,看到也要装没看到啊,偏偏要喊出来!”

    听到下面的动静,李沫落了下来,问:“怎么了?”

    “曾书书醒了,我又把他敲晕了!”冯公子道,“师兄,他见过我的样子了,也看到了我抄《太极玄清道》,不能放他回去了!”

    “嗯,不用放他回去了!我刚才考虑的也是这个问题。”李沐道,“小冯,我们的计划要改一下了!”

    “怎么改?”冯公子问。

    “我低估了失控的威力,也高估了诛仙世界的人的身体强度。”李沐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大胆一点,直接吞并青云门了。”

    “什么?”冯公子又感觉自己的思维节奏跟不上师兄了。

    “咱们原来的计划是制造失忆狂魔,扰乱整个诛仙世界,继而慢慢的往学院挖人才,徐徐图之,那样做是保险一些,但耗费的时间相对较长,时间长了其实挺容易被人发现。”李沐道,“今天,曾书书给了我新的启发,青云门的道法虽然强,但是身体强度挺差的,曾书书是七脉会武的前四名,年轻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一百多米就把他摔晕了。二百米,三百米呢,青云山那么高,御剑总不能低空飞行吧,理论上,我们是可以把青云门的所有人都招揽过来的。”

    冯公子目瞪口呆,她莫名的想起了英雄无敌世界奔跑的埃拉西亚主教和王后,师兄疯起来果然不在乎正派邪派的。

    对自己的有利的什么都能干,行为随机,充满不确定性,妥妥的第四天灾思想啊!

    “而且,诛仙世界的人战斗,大多仰仗自己的法宝神兵,御剑飞行也是,打架也是,飞剑一毁,他们的功力也就废了一大半。”李沐给冯公子看了看手里断成两截的轩辕飞剑,“所以说,青云门的人只要敢御剑飞行来打我们,把飞剑变成交通工具,保证来一个栽一个。”

    “他们要不御剑飞行呢?”冯公子问。

    李沐微微一笑:“不御剑飞行,便意味着他们丧失了机动能力,我们就飞起来,他们敢飞起来追,我们再继续第一个步骤!”

    “诛仙剑呢?”冯公子想了想问。

    “诛仙剑阵发威靠的是青云山七峰千万年的煞气,再通过诛仙剑释放出来,我们大不了不上青云山。”李沐嘿嘿一笑,“我估摸着要逼道玄动用诛仙剑,青云山也被我们挖的差不多了,那时候蜀山仙学院都是青云山的人,道玄哪怕拎着诛仙剑下山,面对昔日的弟子,真就举得起屠刀吗?”

    “……”冯公子听完了李沐的长篇大论,觉得师兄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貌似挺高,当然,她什么时候都觉得师兄的计划成功性很高。

    “再说了,我们又不杀人,无非是让青云门的弟子换个地方修行而已。”李沐道,“无论是鬼王宗,还是兽神攻打青云山的时候,青云门的普通弟子死亡率蛮高的,我们这是变相的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师兄说的对,我支持你。”冯公子抿嘴笑道。

    “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的学校缺老师啊!”李沐无奈的叹了一声,“几千个学生,不能都由我们两个来教吧!我的御剑术才练了个御剑诀,连御剑飞行都还琢磨不透呢!现在还能敷衍一阵,再过段时间要穿帮了。”

    他蹲下去,翻看冯公子抄写好的《太极玄清道》,“还有这青云门的秘籍,还得专家来教。”

    冯公子眨了下眼睛,道:“师兄,把他们敲晕了,我可以教你《太极玄清道》,绝对正版,等你学会了再教给我,那样我们就不怕出什么差错了!”

    李沐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好,就这么干!”

    说话间。

    曾书书悠悠的又醒了过来,红着眼睛怒斥:“你们两个混蛋,我爹是风回峰的峰主,青云门不会放过你们的……”

    砰!

    又是一声闷响。

    曾书书脑袋一歪,再次晕了过去。

    冯公子尴尬的冲李沐笑了笑:“刚才不确定你要拿他怎么办?就没用技能!”

    李沐问:“这回用了吗?”

    冯公子肯定的点头:“用了。”

    李沐又问:“《太极玄清道》抄完了吗?”

    冯公子讪讪一笑,又抓起了碳素笔,刷刷的写了起来:“师兄,再等我一下,马上就好了。曾书书的脑袋里只有玉清境的功法俄,上清境和太清境的都没有,我们要想搞到完整的《太极玄清道》,至少要抓个田不易七脉首座那个级别的人!”

    李沐低头看了眼昏迷的曾书书,神秘的一笑:“会有的。”

    又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

    冯公子长出了一口气,甩了甩发酸的手腕,把写满了字迹的《太极玄清道》修炼法决递给了李沐:“师兄,抄完了!”

    李沐接过来,随意的扫了一眼,揣进了怀里,手掌轻轻的抵住曾书书的后背,用内力替他捋顺气息。

    片刻。

    曾书书长出了一口气,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缓缓睁开了眼睛,只不过这次的眼神中充满了迷惘。

    “道友,你总算醒了!”李沐惊喜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发生了什么事?道友为何坠落在此处,是遇到仇敌追杀了吗?”

    “我……仇敌……”曾书书迷茫的看向四周,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片刻后,他紧紧皱起了眉头,“我记不得了!”

    “连名字也记不得了吗?”李沐关切的问。

    “不知道,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曾书书一脸的痛苦,完好的手臂摸向了后脑勺,“我的头好疼!”

    “可能是从高处坠下,伤了脑袋,得了失魂症。”李沐叹了一声,“这病可不太好治。”

    “是你们救了我吗?”曾书书问。

    “我们师兄妹考察河阳城外地势,路过此地,偶然发现了昏迷在地的道友,便下来察看,侥幸救得了道友的生命,道友洪福齐天,命不该绝啊!”李沐脸不红,心不跳,把救人的功劳揽在了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