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剑仙陆压 > 第二百二十五章?噬血一点红
    剑仙陆压第二百二十五章噬血一点红陆压无奈的看着满嘴是血的青龙。

    青龙对陆压也很是提防。

    它将粗大的身子慢慢盘起,龙头直对陆压。

    陆压也不知道这青龙能不能说人话,不想多做耽搁。

    他将老黄招唤了出来。

    “你和它聊聊”陆压说道。

    老黄看着身前身躯巨大的青龙。

    他忽然一张嘴,一道龙吟传出。

    那青龙明显大震,也是不断的发出龙吟。

    不一会,整个地下空间便满是龙吟之声。

    过了一会,声音停止。

    陆压望向老黄问道:“怎么样?”

    老黄叹道:“可怜的孩子,它只是个活了不到百年的孩子。很早就被抓到这里,一直被这些人逼问龙族秘技。”

    “刚跟你认识时,你也比他大不了多少!要不是一直在得意鼎中修炼,你和他修为能差多少?”陆压揭短道。

    “切,大多了好不。再说,我可是黑龙,比这种普通的小青龙天赋要强多了。”老黄不屑的道。

    “它既不会变化形体,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将它怎么带走,可也是个麻烦。”陆压说道。

    “我看你也是糊涂了,那得意鼎本身自带空间功效,你让它进到里面就是了!”老黄说道。

    “呵呵,这回算你聪明一回!”陆压拍拍自己脑袋,这些日各种事情,让他有些有些分神。

    取出得意鼎,只见老黄对着得意鼎一指,然后发出一声龙吟。

    小青龙接连叫了数声,似乎极不情愿。

    老黄大吼一声,小青龙有些恐惧,无奈的跳进了得意鼎。

    眼见它庞大是身躯进入鼎后,化作一条游动的小龙。

    老黄也随后跳了进去。

    解决完这里的事情,陆压顺着通道从亭子入口处走了出去。

    此时的心猿界里依然安静如初,根本不知道,大难已经临头。

    哪里能找到宗主袁道宗?

    陆压想还是抓住个弟子问问吧!

    陆压悄悄潜行着,不时用神识扫视着周围。

    便在此时,他的神识在某个地方,和另一道神识撞在了一起。

    犹如实物相撞,发出轰然之声。

    “哪位高人,擅闯我心猿界?”一道声音郎朗传来。

    根据这个气场,心猿界中,自然只有宗主袁道宗。

    陆压再不隐藏身形,他手持不屈枪,向着那个地方沉声道:“在下散人陆压,你可是袁宗主?”

    “不错,是我!你就是陆压?”一阵沉默后,对方说道。

    “袁宗主,这是你我二人的恩怨。如果不想牵连的其他人的话,来此一战!”

    陆压凝视天空,将手中大枪握紧。

    “正有此意!”高空中,传来隆隆的轰鸣声。

    一道巨大无比的符箓,当空而下,猛然轰落。

    陆压双脚踩地,大枪上挑,隔空而击。

    整个空间似乎被两名强者挤压在了一起。

    空气像是被压扁的圆饼,不断变形。

    阵阵气浪四散排开,周边的建筑轰然倒塌。

    陆压双脚不断下沉,将地面生生踩出一个大坑。

    而天空中那张巨大的符箓,则碎为繁星。

    “不错,能碎我镇天符,确实够资格于我一战!”

    随着话语,一道矮小的身影从天而降!

    一个身高自有三尺的侏儒,站在陆压身前。

    头大身短,却并不影响他散发出夺人心魄的压力。

    陆压没想到一代宗主,竟然是个矮小侏儒,难怪天下很少有人见过此人本尊。

    这形象,简直比呼延道人还猥琐。

    那袁道宗背后背着一柄桃木剑,几乎和他身高相同,甚是滑稽可笑。

    袁道宗抬头,看着这个胖胖的青年,啧啧道:“如此年轻,便入灵国境。不说是后无来者,但肯定是前无古人啊!”

    陆压大枪并未离手,只是微微躬身道:“宗主过奖了!”

    “我很是好奇,我心猿界怎么得罪到道友了?以至于让道友对我们痛下杀手,斩我弟子?”袁道宗平淡的道。

    “我和你们本无冤仇,但,你们不该要灭幻海苑满门?”陆压缓缓摇头道。

    “幻海苑?这等小宗门的存亡居然能牵动道友的关注?”袁道宗有些意外。

    “陆压心中,没有大小,只有亲疏!”陆压沉声道。

    “好吧,就算你为幻海苑报仇,可是,我宗门几十人已经死了,还死了我精心栽培的徒弟,这还不够吗?”袁道宗冷冷的道。

    “不够!范晚前辈因你们而死,这笔帐要算在你们的头上。另外,还牵扯道大蛇丸的阴谋,我更是不能不管!”

    听到陆压说大蛇丸三个字,袁道宗神色变了。

    “你居然知道大蛇丸大人的事情,那可就饶你不得了!你真以为刚刚进入灵国境,就可以和老夫抗衡了?做梦!”

    说着,袁道宗双手在腰间一拍,背后木剑冲天而起。

    于此同时,他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一沓符箓。

    “空洞符”

    “霸王符”

    “噬魂符”

    “一点红符”

    四符同出!

    一时间,种种异响横生!

    周边的空气似乎被一个莫名而生的空洞所吸引,想连带着陆压也拉扯进去。

    猛烈的罡风骤然而至,犹如霸王击鼓。

    神识处,一只厉鬼血口大张,扑向大脑深处。

    最为诡异的是,一点血红色的东西,飘飘忽忽的游向陆压的眉心。

    宗师出手,果然不凡。

    既有空间袭击,还有神识攻击,外带那不知道是何东西的诡异红点。

    陆压却战意高涨,凛然不惧!

    你自凶来,你自恶!

    我自一口灵气足!

    龙鳞护盾在身前弹开,宛若遮挡风雨的巨伞!

    滔天气势四下蔓延,逼走罡风邪气!

    灵气小剑从体内喷薄而出,刺穿噬魂符。

    然后,不屈枪如蛟龙探海,雷球如开天辟地时的原始雷电。

    “破!”陆压口中大喝一声。

    空间黑洞应声炸开,散于虚无。

    袭体罡风无功而返。

    噬魂符被灵气小剑一下灭了灵性。

    那一点妖异红,则在雷球炸开中,反弹而回。

    袁道宗见状,恐怖至极。

    他上蹿下跳,拼命闪躲,似乎,怕极了那点妖红。

    即便他躲的够快,仍然让那妖红及体,轻轻的沾在了它的手腕处。

    袁道宗仿佛见到最可怕的东西,他竟然毫不犹豫,用另外一只手,握住桃木剑,一剑斩下。

    可是,即便他如此果断,手掌落地,那腕子上的那点妖红竟然没有随手而去。

    依然极为快速的顺着小臂向肩头冲去。

    袁道宗再斩,整条手臂也被斩去。

    顾不得断臂止痛,袁道宗凝神而望,见身上没有了那点妖红,才略微松了口气。

    陆压见他竟然连续两次断臂,以求躲开那点妖红。

    也是大吃一惊。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竟然让他如此恐惧?

    同时,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是用雷球攻击此物!

    想来,雷电乃是阴邪之物的克星,所以,才将它炸开。

    从而,反倒是施法者袁道宗自受其害。

    断了一臂的袁道宗本就长得比例怪异,现在,更是恐怖可笑。

    他脸带恶毒的望向陆压:“没想到,你竟然能将一点红克掉,真是失算。”

    陆压沉声道:“自作自受说的就是阁下!”

    “哼,我本想一举将你击杀,没想到被一点红反噬。如果正常一战,你我胜负本来难料!”袁道宗懊悔的道。

    “你现在断了一臂,气血流失,灵气紊乱,断不是我的对手了。把大蛇丸的事讲清楚,我饶你一命!”陆压冷冷的道。

    “就凭你,还想知道大蛇丸大人的事情?做梦!”袁道宗用桃木剑支撑着身体,阴笑道。

    陆压眼神一凝,就想动手。

    袁道宗忽然脸上现出恐惧之色,望向自己断臂的肩头。

    那里一点红色如血,瞬间顺着脖颈游到了袁道宗的眉心。

    袁道宗惨叫一声,松开桃木剑,用那条独臂胡乱的在脸上拍打。

    他是如此用力,很快,嘴角满是鲜血。

    妖红落在袁道宗眉心,宛如一点朱砂痣。

    袁道宗此时停下手臂,脸色凄惨如纸!

    “陆道友,速速杀了我吧!”他竟然发出这种请求。

    “你先将大蛇丸的秘密告诉我!”陆压不为所动。

    “求求你,杀了我吧!”袁道宗脸上身上开始出现变异的扭曲。

    很快,他的身子开始鼓胀起来,脑袋也被拉长。

    这时的袁道宗,就像一个面团,被一双无形的手揉搓下发生变形。

    “啊!”袁道宗发出宛如厉鬼齐嚎的声音,皮肤被撕裂成布条状,鲜血早就像雨水般四下飞溅。

    “大蛇丸是魔族潜行使,啊!”袁道宗艰难的说出一句后,便整个人变成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葫芦。

    他本来身高三尺,现在竟然高达一丈。

    一个三尺高的人,生生被拉长了这么许多,难怪袁道宗会如此恐惧,要求陆压杀了他呢!

    陆压见袁道宗是不可能活了,便将手一指,盘旋而起的太阿剑,快速划过天空,

    同时,袁道宗那颗不能再称为头颅的部位滚落当场。

    可是,无比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颗没有头颅的身子,竟然屹立不倒。

    而且,一阵怪异的声音之后,身上好像喷不完的鲜血和碎肉,又生成一颗头颅,还有一只胳膊。

    竟然发生如此变异,陆压也是无比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