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游读 > 小说故事 > 日娱之乃木坂猜想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赴约
    最后一抹余晖在淡薄的夜色中融化,店内的各种情绪被不同的火焰炙烤着,渐渐沸腾起来。

    进来送上饮品的侍者是水月涟未曾见过的新人,包厢门被轻轻合上,将试图挤入的喧闹声关在外面。

    对于斋藤飞鸟而言,似乎与水月涟的约定就足以将她遇到的难题全部解决,对于烤肉的兴致被愈发浓郁的气味重新唤醒。

    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注意力全放在烤架上,像是在评判不同肉块的优劣,举着筷子犹豫不决。

    水月涟暗自笑了下,突然羡慕起她的这份心情。以前的自己也会因为一次美食而高兴好久吧。

    可一切都在变化,人的喜好也是。

    随手加起块滋滋作响的牛舌,却引得她的视线随之移动。恶作剧般一口吞下,露出副颇为美味的惊喜表情,看着她鼓起嘴的沮丧模样,食物带来的幸福感好像被放大不少。

    只是一瞬间,她又恢复了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重新沉浸到犹豫中去了。

    抢在水月涟下手前夹起目标,匆匆忙忙送入口中,却因还未来得及降低的温度,抱起凝出水雾的玻璃杯连忙灌下几口。

    知道自己的举动全被水月涟看在眼中,斋藤飞鸟垂下头,将险些被烫伤的舌尖悄悄吐出,呼着气暗自不满,又突然想起什么,抬头望向他,“水月之后还有安排吗?”

    “没别的,也就是送你回去。”

    “那能不能…再去次你住的地方…”

    “嗯?”

    斋藤飞鸟仰起小脸,眨着眼睛,“家里一般不允许我晚上在外面玩的…水月的话…说不定可以。”

    “这么信任我啊”,水月涟笑了下,又摇摇头,“但是我搬家了,在目黑那边,差不多要一小时的车程,时间上可能来不及。”

    “欸”,她抱着脖子,一脸惊讶。

    水月涟点了下头。

    像是期盼已久的修学旅行被临时取消一样的失望情绪,在狭小的包厢内近乎化为实质。

    “这样吧,我下个月在东大的校园祭上有演出,要来吗?”

    斋藤飞鸟皱了皱鼻子,用力点头,“要!”

    ……

    等到北海道的樱花也全部凋谢的时候,与水月涟约定的那天终于到来。

    摇晃的大江户线上,斋藤飞鸟紧紧抓着身边的扶手,仔细观察起与周围人的距离,直到确认完全由空气组成的脆弱屏障把自己与他人完全隔开,才分出点心思打量其他地方。

    越过大人们组成的丛林,注意到车厢顶部悬挂的广告标语。

    选举,党派,税务改革之类的,全是她不明白的话语。

    好一阵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不过要是水月或者娜娜敏的话,一定会明白的吧。她是这么认为的。

    突然响起的到站提醒,将她从一个人的世界挤了出去。收起心神,小心翼翼地在四周如同墙壁的身影中向车门移动

    离开车站内因拥挤而变得浑浊的空气,盯着路旁的指示辨认出方向,几分钟后就来到了东大赤门前。

    盯着这座深红色的建筑仔细瞧着,斋藤飞鸟歪着脑袋,还是无法将它和电视上的样子联系起来。就像她始终无法将心中对东大半是尊敬半是畏惧的印象,和水月涟建立联系一样。

    为准备排队进入的游客让开道路,斋藤飞鸟借由一旁的树影躲避渐渐炽热起来的光线,从包中取出手机打算拨通某人的电话。

    视线落在屏幕上,不经意间注意到一道的身影却让她差点惊叫出声。

    想要完全藏身于树影中,却不知道是不是动作过大的原因,那人看了过来,像是发现了她。

    “飞鸟,你今天也来参观吗?”

    白石麻衣也来到树荫下,脸上是温柔地笑意,却只让她感到一阵慌乱。

    “啊!麻衣样…嗯…”

    匆忙避开她的眼神,视线像是摇曳的叶尖,最终落在道路对面的信号灯上。

    “那是和家人一起来的?”

    白石麻衣左右看了眼,没有发现像是与斋藤飞鸟存在密切关系的人,又看向她,“是在等人吗?”

    “嗯…”

    瞧了眼时间,注意到斋藤飞鸟沉闷着,默不作声的样子,白石麻衣突然有些担心起来,放弃了直接进去的打算,“那要我和你一起等一会吗?”

    她原本垂下头突然仰起,脸上全是欲言又止的奇怪表情。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故意打听的想法,打算陪她继续等待,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

    偷偷望着在不远处接听电话的白石麻衣,斋藤飞鸟松了口气,急忙将屏幕上的一串号码拨出,度过令人难耐的几秒,得到的却是正在通话的提示。

    想要再试几次,然而白石麻衣已经回来了,注视着她的眼神带着几分疑惑。

    还好并未持续太久,白石麻衣开口,道,“现在和我一起进去吗?”

    “那个…我还要等人的…”

    像是猜中什么一样,她轻轻笑了起来,“水月那边有点忙,让我带你一起过去。”

    “欸?水月?”

    ……

    校园内的景色,路旁的各种学生摊位,穿着玩偶服的人,对斋藤飞鸟都是新奇的。

    盯着支拿着奇怪乐器的队伍看了会,就被走在旁边的白石麻衣注意到了。

    “要听完吗?”

    连忙摇头。白石麻衣瞧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带着她向前走去。

    跟上她的脚步,斋藤飞鸟偷偷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不同于一直温柔的娜娜敏。最开始时,白石麻衣那副生人勿近的态度总是令她有些胆怯。虽然那种表情,像是盛夏时分被阳光照射着的冰块一样,很快消失不见,但斋藤飞鸟自己却是很难再鼓起勇气接近。

    再后来的话,就是她回身去找桥本奈奈未的夜晚。但仅仅是回想当时的场面,总让她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寒风中,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让她好不容易积攒起的一点勇气彻底消散了。

    虽然在斋藤飞鸟看来,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但就是这样的白石麻衣,为什么也会认识水月呢…

    望着她的身影,斋藤飞鸟几次想问些什么,可话语总会在嘴边悄悄溜走。不知不觉间,脚步慢了下来。

    “怎么了?”

    白石麻衣回头看向她,表情柔和。

    斋藤飞鸟闷着头,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不知为何,看着白石麻衣走在前面,熟练辨认出前进方向的动作,斋藤飞鸟莫名觉得有些沮丧。